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心心念念的男人终于出现,姜羽姗再也忍不住泪水,呜呜哭个不停。

  张大嫂急忙嚷嚷,“别哭,在坐月子呢,哭坏眼睛可不划算。”

  贺青桐手忙脚乱地为妻子抹去泪水,说道:“对不住,你受苦了。”

  姜羽姗摇摇头,指了指张大嫂的怀里,柔声道:“这是我们的女儿。”

  哭声响亮的女娃儿在看见父亲那刻笑了,原就是个漂亮婴儿,这一笑更是好看得让当爹的看花了眼。

  张大嫂道:“瞧瞧,多聪慧的丫头,才张眼呢,就晓得爹回来了。”

  满屋子里没有人知道,女娃儿视线对着的不是她的亲爹,而是跟着贺青桐进屋的高大男人。

  他有张黑脸,手里拿着粗粗的锁链,严肃的面容在对上女娃儿时绽出笑容,一脸的温柔可亲。

  贺青桐小心翼翼地抱起女儿,笑说:“宝宝真聪明,爹给你取名贺孟莙好吗?我的小孟孟。”

  看着黑无常,孟孟乐得挥动手脚,逗得她爹娘都笑了。

  李嫂子道:“看看,咱们孟孟喜欢呢!”

  逗弄了一会儿,张大嫂和李嫂子退出房间,将屋子留给一家三口。

  她们走到院子,只见一轮明月从东方升起,皎洁的月光照在贺家门庭。

  鼻子很灵的张大嫂说:“这是什么味道?真香,是桂花吗?”

  李嫂子认真地闻了闻,有些不解地道:“怎么会,还不到桂花盛开的时节……”

  两人朝种在院子东边的桂花树走近,上头的桂花竟然一簇簇争先恐后似的争相绽放。

  张大嫂握住李嫂子的手腕,惊呼出声,“这娃儿莫非是……”

  “星宿投胎?观音菩萨座下的玉女?”李嫂子接话。

  “肯定是,否则怎么会出现异象?”

  “走,跟大家说说去。”

  两人笑盈盈地往外走。

  看着她们兴奋的背影,手指头正在桂花丛间点点弄弄、点出一丛又一丛盛开桂花的白无常叹气,朝屋里瞄了两眼,低声嘟囔,“黑面仔把女儿给宠上天了,下辈子我要当他儿子。”

  白无常翻翻白眼,懒了,手一挥,满院子的桂花盛开,接着纵身一跳,窜上屋顶,仰头对着月光躺下。

  白无常抓抓脑袋,对黑面仔女儿这事,他有许多地方弄不懂,不懂上头为啥要特别交代,硬是把丫头出生的时日往前推十六年。照理说犯了事、孟婆汤喝过,直接入轮回得了,又不是重生,干么启动时光轮?

  他不信这是黑面仔运作的,那家伙还没这么大的本事能与上头的人勾搭上,既然不是黑面仔,那又是哪位上司的主意?

  他更不懂凤天燐怎么会被关在“留室”中等待,是让凤天燐等待什么呢?

  唉……最近的天机是越来越难以参透了。

  孟孟从屋外走进来,手里握着一把五彩缤纷的野花,一路走一路笑着,侧耳倾听小女孩的抱怨。

  “我挺生气的,他们怎能这样对待我娘呢,我娘是个大好人。”

  “我爹说了,这世间本来就不公平,好人不见得会被善待,坏人也不见得会有不好的下场。”孟孟口齿伶俐地说着。

  柳叶村的人都说,孟孟是天上仙女来投胎,张大嫂还笃定地说:“她就是观音娘娘座下的玉女,不信?去京城的观音庙看看,那个眉眼鼻唇,简直一模一样。”

  为了她这句话,还真的有人刻意跑一趟,特地进城瞧瞧。至于像不像,见仁见智,各有各的说法。

  但有一件事是村人们公认的——孟孟是个惹人疼爱的小丫头。

  她既体贴又温柔,说话软软甜甜的,最是会哄人。

  孟孟性子淡淡的,不与人争执计较,好东西被抢走也只是乐呵呵地笑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傻,殊不知她心头清楚得很,小小年纪便懂得与人为善。才五岁,这丫头就会说:“人生难得糊涂,处处斤斤计较,能计较出一世荣华吗?不如宽容豁达,图得一世安宁。”

  瞧瞧,这是五岁丫头能说出来的话?

  贺家夫妻把孟孟看得比眼珠子还重,实在是这些年,贺青桐待在外头的时间比在家长,两夫妻再没生下一儿半女,指望全落在她身上了。

  当年孟孟出生后,贺青桐又跟着商队出去做买卖,原本三、四个月就可以返家,那次硬是拖过大半年,回来之后众人方知他那次多跑了两个点,还到东北山区走一趟。

  贺青桐本来只想采买些药材返京贩售,没想到一群人兴起吆喝,跟着采药人往山里走,竟让他意外得到一株百年人参。

  这趟出门,他足足挣回将近五千两。

  贺家大发财,买田买地当起佃户,也盖起大宅子,几年下来累积了两、三万家产,变成柳叶村的富人。

  村里有几个年轻人见这条出路不错,也跟着他进商队。

  做生意讲究眼光,虽然村中的小伙子没办法像贺青桐那般赚得盆满钵满,但比起种田卖粮,更容易改善家中环境。

  贺青桐的成功,村人看在眼底,虽羡慕却不嫉妒,他们相信那是孟孟的功劳,谁让人家生了个神仙女儿,贺家有老天爷眷顾着呢?

  “难道我要眼睁睁看那些恶人欺负我娘?”小女孩不同意孟孟的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