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的,请稍等。”男子离开。

  凤天燐挑了张椅子坐下,椅子软软的,很舒服,一坐进去就不想起来。

  坐定后,他的拿铁来了。

  凤天燐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杯子,白色的,下面还垫着小盘子。

  他看一眼杯子里的液体,褐色的,十足十像药汁。

  这东西真的能喝吗?他凑近嗅闻,令他意外的是,扑鼻而来的是诱人的香。

  他轻啜一口,只觉得味道比想像中好,这个地方相当不错,他很满意。

  转头张望,他发现不久前撞上自己的矮小男子。

  男子朝凤天燐露齿一笑,“只有这时候,我才觉得老天爷公平。”

  什么意思?凤天燐听不懂。

  男子咯咯笑着,露出满口的黄板牙,自顾自地往下说:“不管是富贵尊荣还是孤贫低贱,唯有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说完,他端起手中的咖啡,朝凤天燐轻轻点头,心道连喝的东西都一样呢!

  “死亡?”凤天燐心头微惊,他死了吗?

  一口气喝掉咖啡,男子抓抓头发,从上头抓下一只虱子,放在掌心,脏兮兮的手指用力压下,凤天燐几乎听见虱子被碾碎的声音。

  “我叫李清,五岁丧父,十岁丧母,祖父养不起我,把我卖进高门大户做奴才,我小心翼翼,对主子巴结讨好,好不容易得到主子看重,让我跟着学写字念书,那时候我心里可得意呢,几十个奴才只有我得到这番造化,心底盘算着,只要够努力,终会有出头之日,可是……你猜猜,我怎么啦?”

  凤天燐摇头,他猜不出,但看李清这副狼狈模样,肯定事与愿违。

  “我的主子霸人妻子、杀人丈夫,事情闹大,对方死咬住不放,拚着不要命也要告上官府,主子见事情摀不住了,竟推我去顶罪。官府大人收了主子千两纹银,判我流放,这一去便是永无止境的苦役,天天重复。

  “我每天都高声大骂那不公道的贼老天,不是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吗?不是说为恶者必有天罚吗?怎么我一生正直谨慎,助人为善,竟落得如此结局?不过……你看。”李清打开掌心的纸条,乐滋滋地说着,“我的号码牌是紫色的,下辈子我将会出生在富贵世家,这是老天爷还我的公道。”

  紫色代表富贵世家?凤天燐打开纸条,上面的颜色是……

  李清瞥了一眼,解释道:“蓝色的,不算太差,你将会出生在平民百姓家里,到时看你遇上什么样的父母,就会决定你将过什么日子。”他见凤天燐满脸郁色,好意地压低声音,安慰道:“看到我旁边那个妇人了吗?我瞄到她的号码牌是黑色的,她会堕入畜牲道,以后当猪当鱼,任人宰杀。”

  “你怎么会知道?”

  他指指前方,“刚刚带我们去机器前做指纹监定的男子,他是我们村里的人,我当主子的贴身小厮后攒了点钱,那时他娘病得下不了床,没钱可医,是我给他银子的。瞧,善有善报,他还我恩情呐。”

  凤天燐有些难以置信,所以他果真死了?因为他没行善助人、没有做够好事,所以他要死了,变成平头百姓,重新开始?

  不要,他还没有活够,他只承受了尊荣带来的责任辛劳,还没有享受过人生!

  他不想死,他想好好活着,就算不能当皇帝,就算与喜欢的女子失之交臂,就算未来和他计划中的不一样,他也不要死!

  见凤天燐一脸的郁气,李清用肮脏的手掌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要难过啦,人终要一死。”

  这种话对凤天燐不是安慰,而是落井下石,他冷眉一竖,重重吸气。

  见他如此,李清再度凑上前,指指右前方一排小房子,低声问:“你真的那么不想死?”

  废话!凤天燐瞪着李清,像他这样坐拥锦绣富贵的人,谁舍得死?

  “好吧、好吧,我偷偷告诉你,附耳过来。”

  凤天燐嫌弃地看着李清酸得发臭的脏脸,暗道谁敢附耳?不过想到李清知道的消息比他多,他只能咬牙强忍,心不甘情不愿地凑过去。

  李清见他妥协,得意地挑眉,之后道:“如果你运气好一点,轮到六号屋子的话,那里头的孟婆刚上任不久,没经验,心肠又软,经常做错事被罚,你就闹闹她,听说有人把事情闹大过,最后就不必死了。”

  这样……也行?凤天燐望向李清。

  他拨开枯黄的头发,笑得眼尾拉出十三、四道横线,噘噘嘴、学小姑娘的模样,压低声音说:“我那个同村人知道我迫不及待想重新投胎,才会告诉我这个消息,你试试吧!”

  凤天燐点头,“多谢。”

  “不客气、不客气,我天生喜欢帮助人嘛。”李清笑咪咪地摸摸紫色号码牌,暗暗猜想着,不知道下辈子会变成什么?皇帝、太子、皇子,还是高官权贵?真是令人期待呐!

  这时,广播器里传出叫号声——

  “四九九八号,请到十八号柜台。”

  李清身子一跃,向凤天燐挥挥手,眨眨眼,笑道:“我先走罗!”话落,他踩着轻快的脚步,挂起幸福的笑容,走向编号十八的屋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