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孟婆汤引发的惨案

  空气很清新,微微的花香、淡淡的甜味飘散,山岚弥漫四周,远处青山峨峨,鸟语啁啾,遍地开着淡紫色的小花。

  凤天燐双手负在身后,带着几分享受,不疾不徐地走着。

  他应该害怕的,但是并不,相反地,他觉得安适舒服,心灵从未这般平静过。

  奇怪吗?确实有点奇怪,也许是辛苦得太久,也许是压在胸口的石头太沉重,突然抛却,便感到无比的自在轻松。

  他很辛苦,打从出生那刻起就是。

  他的母亲以爱为鞭,不断鞭策他向前奔跑,他经常觉得疲惫,几度想停下脚步检视自己的人生,但他只要跑得稍微慢一点,所有人都会告诉他——快一些,绝对不能停下,一停,危险将至。

  于是他不停奔跑,不管“超越”是不是自己的意愿,不管母亲的鞭子还在不在身边,在没有外力的鞭策之后,他学会鞭策自己。

  这样的他,不快乐。

  曾经,有个叫做小六的女子问他,如果不跑了,会怎样?

  他不知道,因为他连想都不敢想。

  他用别人给的答案回答,“伴随身分带来的是使命,我既然要享受尊荣,便得付出辛勤。”

  六想了很久,无法反驳,只能带着恬淡温柔的笑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既然如此,我陪你一起跑。”

  那是唯一一个愿意陪他一起跑的女子,之后所有靠近他的女子,都只想分享他的尊荣。

  他曾经想过,是不是……如果小六还在,他便不会这般辛苦?

  他不知道,因为小六不在了,她走了,再也没有人会紧紧握住他的手。

  多年之后,他遇见一个叫做纪芳的女人。

  纪芳很特别,她不分享男人的尊荣,她为自己创造尊荣,她不只紧握心爱男子的手,还助他走过最艰险苦难的一刻。

  他喜欢她、欣赏她,只可惜她心爱的男子不是他。

  他记得的,记得自己站在街边,看着纪芳嫁给他最好的朋友靖王世子上官檠。

  阿檠志得意满,他的人生终于得到圆满,但是……

  成全是种高贵的情操,可这样的情操让凤天燐觉得心酸,是不是他的人生只能不断地与喜欢的女子错身?

  看着好友坐在马背上,得偿所愿地幸福着,突然,一阵不甘兴起。

  他想问问为自己测字的晁准,为什么他的情爱伤人?为什么他的权势只是镜花水月?难道非要逼得他不如归去,清风伴明月,才算结局?

  他正愤怒着,晁准就出现了,多么巧合?

  凤天燐想也不想,拚命追赶他。

  从城里追到城外,他的轻功没有占到半分便宜,晁准始终离他十步距离。

  然后……他不晓得为什么明明在官道上奔跑着,一个转身,地成山、路成谷,他失足坠跌。

  不过这个山谷他喜欢,深吸一口气,这里连空气都透出一股自由惬意,让他每多走一步,心底的疲惫便淡去一分,彷佛走着走着,身上的负担便渐渐变轻,连脚步也轻得快要飞起来。

  砰!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撞上凤天燐的手臂。

  眼见那是个满脸病态的矮小男子,凤天燐十分不解,这样的病体还能跑得这么快?赶着去投胎?

  更奇怪的是,对方见他衣着高贵、气度不凡,非但没有跪下求饶,眼底还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得意。

  这样的场景,不在他的经验当中。

  男子朝他挑眉,丢下一句,“我先走一步,你随后赶上。”接着很快就跑得不见人影。

  他们认识吗?他为什么要随后赶上?

  男子的话让凤天燐一头雾水。

  摇摇头,凤天燐信步走去,不到半个时辰,他看见一座很长的桥,青玉做的,闪闪发亮的绿映在清澈的河水中,美得令人赞叹。

  河里种满莲花,粉的、红的、白的、紫的……各色莲花争相怒放,美不胜收。桥前两侧有一整排屋子,一间接着一间,并排罗列,与莲花一样,红黄紫白,颜色缤纷。

  他想直接过桥,可一名男子随即挡在他身前。

  那人脸微长,五官斯斯文文的,像个文人似的,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公子,请先抽号码牌。”

  什么?凤天燐没听懂。

  男子引着他走到一台方形盒子前,“请把您的大拇指压在这里,先做指纹监定。”

  凤天燐还是没听懂,但乖乖照着对方的指示做了。

  拇指压入红圈圈中,下一秒,方形盒子里面出现一个美得让人惊艳的年轻女子。

  她朝凤天燐弯身为礼,说道:“欢迎光临,您的号码是五〇〇六号,目前还有十七位客人在等候区排队,麻烦您稍待一会儿。”

  方形盒子跑出一张纸,男子将纸条取下,塞进凤天燐手中,紧接着指引他到休息区,“公子,要茶还是咖啡?茶有宁神茶、清心茶,咖啡有拿铁和美式。”

  咖啡是什么东西?凤天燐对新鲜的事一向好奇,当即做出了选择,“给我拿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