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


  脚一软,他与儿子王同天一样瘫软在地上,两眼只剩惊愕。

  众人平日惧于他的恶威,这时见他真正倒台,才敢欢欣鼓舞,大声叫好了。

  顾柏临见众人普天同庆的模样,抿嘴一笑后下令道:“将王家父子以及这府内一干狼狈为奸之徒全部拿下,一个也别放过!”

  “是!”巡府的官员开始拿人。

  “贾善德,你要上哪去?”赵英阴沉笑着拦住想要由后门逃跑的人。

  贾善德马上没气节的跪地朝他哀求道:“大爷饶命,过去是小的不好,得罪了您,小的知错了,知错了,请放过小的吧!”

  赵英朝他踹去一脚,忍不住骂他,“无耻之徒!”

  他跪趴在地上,居然尿裤子了。

  赵英见了更上火。“真可恨,唐雄竟然是死在你这种孬种手上,你若有志气点,我还替唐雄好过些,可你一一唐雄死得真冤!”

  他气得痛打贾善德,,旁也无人拦阻,就当没见到他动用私刑,任他打狗。

  最后打得贾善德奄奄一息,他这才罢手,然而就在这时候,府里女人传出尖叫。

  水玉兰朝叫声处望去,见简钰容要投井,大惊之下立刻赶上前要救人,但慢了一步,简钰容己跳落井底,她站在井边,蓦然怔住了。

  雷青堂走至她身边,轻揽过她安慰道:“她这是畏罪自杀,她若现在不死,将来受审也必是死罪。”简钰容为虎作偎,还杀了方小乔,之后同样会是死路一条,她现在这样死,也许还少受些罪。

  水玉兰闻言,轻轻闭上双眼,将脸埋进他胸前,泪水己沾湿他的衣襟。“我明白,我只是等今天等太久了,当所有人都绳之以法后,我虽高兴,却也难掩哀伤,这些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贪婪只会让自己落入地狱……”她哽咽说。

  他轻拍着她的背,仰头瞧着之前还阴雨绵绵,现己万里无云的天空。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这真是句好话……

  王家父子就擒之后,所有干出的丑事一件件铁证如山的被查办出来,且在齐香君的协助下,逼王兴业说出王家三十年前与仁王勾结迫害毛家之事。

  毛家冤情因而平反,不仅除罪,还追封己死的毛顺仁为忠义伯,严文羽得以改回本名毛文炎,以忠良之后的身分继承爵位,而毛家其他枉死之人,全被追封,包含二女毛淑芯在内。毛家一门,从此彻底恢复名声。

  而水春山被污陷的罪名亦受到平反,水春山本是玉石大匠,受追封为“国匠”,其妻追封为五品宜人,水玉兰为水春山之后,赐宅、赐银、脱奴籍。

  这日,皇上顾怀安忽然驾临京城雷府。

  雷耿狄夫妇战战兢兢的接驾,因为顾怀安的脸色并不好看,而他们却不晓得是何故。

  “听说,你们家老二雷青堂与雷家脱离关系了?”顾怀安在正厅坐定后也不废话,一开口就问。

  “这……”雷耿狄不解的看向妻子赵氏,以眼神询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不知情?

  赵氏屁股像有针刺一般,不安的挪了挪,就是不知怎么开口。

  “皇上问话,你这是做什么?!”雷耿耿耐不住的斥问妻子。

  她神情尴尬,这才呐呐的说:“青堂不听劝,要娶丫鬟为妻,我觉得不成体统,便拒绝了,谁知他一不高兴,就闹着要脱离雷家,带着丫鬟出走……”

  “这事我怎么没听说?”雷耿狄愕然问。

  “这……我没机会对您说。”

  “什么没机会,你是不敢说!”他气结。

  “老爷……”见他动怒,赵氏有些六神无主。

  “住口!”雷耿狄本想再骂,但见顾怀安阴沉的神色,忙惶恐的道:“草民治家不力,让皇上操心了……”

  顾怀安依旧不苟言笑。“丫鬟?水春山的罪已获平反,水玉兰也脱奴籍了,而她一手的毫雕技术在当朝仍是一绝,朕还打算利用她的长才替朕训练几批玉石匠,好好将这门技术传承下去,而你们竟如此瞧不起她!”

  皇上语气很重,言谈间明显欣赏水玉兰,不满雷家亏待了她。

  日前春实实与芳宁进宫,带来了一只玉石让他瞧,他瞧了之后对这雕刻技术惊为天人,”问之下才知是,名女子所为,而这人正是国匠水春山之后,他马上关心起这人来,这才晓得,这女子在雷家落难时,一路扶持帮助雷青堂支撑雷家,可雷家居然嫌弃她的出身,不肯让她成为雷青堂的正妻。

  他本是不想管这闲事的,可水玉兰这手雕刻技术实在令人惊艳,再加上在捉拿王兴业这一对混帐父子上,她确实帮了不少忙,虽说自己己为水春山平反,同时追赠了“国匠”封号,但水玉兰年幼就失双亲,在外颠沛流离,这才成为人家的婢女,自己对她的补偿着实少了些,况且,自己对雷青堂……

  赵氏脸色发青。“是民妇愚昧,请皇上息怒……”她其实早己后悔,只是拉不脸来答应雷青堂的要求,这会皇上都来质问了,让她一张脸青黄交替,不知该如何应对。

  一旁的雷耿狄同样紧张,冷汗直流。青堂这小子的事居然闹到皇上跟前了自己还不知,这脸当真丢大了,而且听皇上之意,是要重用水玉兰,雷家若有眼无珠不肯接纳她,这岂不得罪皇上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