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九


  “不是就搜!”顾柏临二话不说,不再让王兴业罗唆,领头就往内府里去,一干人等立刻搜查起来。

  宾客哪里见过这场面,竟没人要走,全留下看热闹了,而这些人平日就受王兴业欺压,表面上对他忠心,私底下则是敢怒不敢言,此刻大多等着看王兴业落难,这才能额手称庆。

  然而夙血石还没搜到,却意外在库房撞见王同天的妻子在里头与人私通,行鱼水之欢。

  王同天一见脸都绿了。“你这贱人,竟敢背着老子偷人!”他当场破口大骂,还打了那奸夫淫妇各数个耳光。

  那奸夫被打得突然,竟大喊,“那孩子的爹不是我,不是我!”

  这一喊王同天还没反应过来,可王兴业己听出端倪,神情大变。“我那唯一的孙子与你什么关系?!”他顾不得顾柏临在场,且正在搜他的府里,立刻先怒问这件事。

  这个孙子可是他们王家唯一的根苗,若白养了六年,他可要吐血了!

  “他……他……”奸夫严重口吃,连发声都有困难,他正忘我淫乐之际,见一票人突然闯了进来,还以为自己与王同天的女人私通生子的事东窗事发,吓得脱口而出那句话,可如今见王家父子似乎根本不知情,这下自己露馅,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悔得想割舌了。

  小孙子人正站在门边,见着自己母亲与奸夫被打,一脸惧怕,王兴业气得将孩子拉过来,不甘心的仔细再瞧他的面容,不像自己儿子王同天就算了,与那奸夫一比对,两张脸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明显有八分像。

  “贱人,你说,孩子是不是我的?!”这头王同天会意过来,立即怒火攻心地揪着女人的头发,恶狠狠的打问着。

  女人被打趴在地上,哭个不停。“我……我不知……”

  这不知就是知道了,答案还要问吗?!

  王家一脉单传,到了王同天这代也就出了这么个独苗,这让王兴业父子两人都错愕得无以形容。

  齐香君将这场面瞧进眼底,忍不住笑出声。“这可真是报应,原来你王同天宝贝至极的儿子,并非王家的种,我就说你这人缺德,怎么生得出孩子来,老天又怎会让你王家有后,瞧,这不是天理昭彰是什么?”她痛快的说。

  王同天听了直想厥死过去。原来自己无种,而以为的种,是贱种!今日这等丑事还让所有人都知晓了,他扶着墙瘫滑倒地。

  而众人看好戏的暗自在心里耻笑,这王同天失德无道,也有今天!

  “得了,王家的家事本官不便多问,来人搜查凤血石要紧。”顾柏临不耽误时间,沉声说道。

  一时间王家仿佛被抄家,无一处不被翻过来,除了搜出满屋子的各类玉石外,当然也有凤血石在其中。

  王兴业爱玉成痴,明知凤血石不该摆在家中,但仍是受不了吸引,大批之前采出来的玉石就藏在他床底下,让他日日欣赏,他不愿送到别处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放心旁人,就怕让人将宝玉污了去,因此现在成了他私藏国宝的铁证了。

  他嘴唇微颤,盘算私藏罪可大可小,罪不致死,他朝中有人,过些时日也许能将这事抹平,然而独吞矿脉就是死罪,私藏要比私呑矿脉的罪名轻多了,见凤血石被搜出,己无法辩白,几度衡量下,只得道:“下官只是个人喜欢,收藏了一些而已……”

  “那王大人可是承认这夙血石是向咱们买的?若不是,这哪来的?你可得交代清楚,因为这卖的人也有罪的,而这罪,咱们担不起,您得还咱们一个清白。”水玉兰讥讽的说。

  “这个……”他嘴抖着,说不清夙血石的来处。

  “王大人无法回答,莫非这是由自己的矿脉中挖出来的?”

  “绝……绝无此事!”他立即否认。

  “若咱们能证明确有此事呢?”雷青堂蓦然厉声问。

  王兴业一室。“什么证明?”

  严文羽丢出了一叠名册。“这些是前几年你所杀的玉石匠和劳役的名单。”

  “什么?!”王兴业瞪大眼。

  “还有,这是你近月来所绑走的玉石匠和劳役名单,你将这些人送到昌化去雕刻和开采夙血石不是吗?!”

  严文羽也丢出另一本名册。

  王兴业错愕至极。这些人是他得知姓田的他们己死之后,没有了顾忌,决定重开矿脉后四处去绑来干活的人,而他们竟连名单也有?!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些名单也不能证明什么。”

  王兴业倏然明白,这群人诈死是想让他解除防备,好放胆的干,将掩藏的矿脉重新开启,如此他们便能搜得他独呑凤血石矿脉的证据,可恶,他上当了!

  但,这些人未免太小看他了,矿脉有他的人守着,光有名单,但若不能亲眼见到凤血石的存在,那谁也不能论他的罪!

  “昌化玉岩山己查出凤血石矿脉所在,而里头的玉石匠和劳役己全数指认王家父子就是逼他们去做苦役的人。”这时,由外头走进来一个人道。

  王兴业见这人赫然是雷家的家主、皇家驸马雷青云,登时吓了一跳。“怎么会是你?!”

  雷青云扯笑。“是我亲自领人去查封昌化玉岩山的,而今人赃倶获,你应该没什么话好说的了?”

  他真是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说不出话了,本以为昌化是自己的地盘,他还派兵驻守了,一般人想入山搜索根本不可能,也决计办不到,可哪知去的是雷青云,他乃当今驸马,官兵哪里栏得住?

  他这才知今日这一切是仔细谋划好的,顾柏临以巡抚的身分到他府上搜查,雷青云则带着人去昌化挖他的根,他完了,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