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七


  “不知者无罪,本官不会怪罪。”顾柏临话虽这样说,可不苟言笑的态度令人发毛,尤其他扫视了眼前骄奢淫逸的情景,嘴角带起讽笑。

  “呃……今日是下官孙子的生辰,这……地方的乡绅一时闹开了,所以……”王兴业不安的觑着他,懊恼今日这模样让顾柏临撞个正着,想着该怎么解释才好。

  “王大人仅有一孙,当然宝贝,寿辰之日欢乐点也无妨。”顾柏临说。

  “多谢世子爷体谅……但敢问世子爷怎会突然造访?”不明来意,王兴业谨慎的问。

  王同天这痞子不曾见过自己父亲如此谨小慎微的样子,警觉了起来,忙整了整凌乱的衣裳,站到王兴业身后去,装出一脸老实相。

  而原本笑闹的宾客与妓女,瞧王兴业父子都战兢起来,精明眼利的也立刻正经坐好,不敢再胡闹下去,安静瞧这闽浙巡抚找上王兴业是出什么事了。

  顾柏临冷眼瞧着王兴业父子,一会后才道:“本官来寻人问罪的。”

  “问……问罪?问……问谁的罪?”王兴业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了。

  “你的。”

  王兴业一惊。“下官何罪?!”

  “来人,将王大人的罪状念给他听。”顾柏临掸了掸自己的衣袖,吩咐下去。

  左右立即有人上前大声读出他的罪状——

  “浙江布政使王兴业,任职期间卖官牟利,查出二十七条卖官案:另贪扣朝廷发给地方官员的俸禄,共两万一千两,以及前年苏州大旱,国库拨银賑灾五万两,私扣下三万六千两,仅一万四千两用于賑灾:还纵容其子王同天在外横行霸道,鱼肉乡民,甚至休弃发妻,强抢民女淫乐作乱。王兴业利令智昏、贪赃坏法,治家不严,遗祸百姓,该当何罪?!”

  王兴业正心惊顾柏临居然能搜罗到自己这些罪名时,听到“砰”的一声,回头去看,自己不中用的儿子居然吓得跌倒在地,一旁的贾善德和王同天的六岁儿子要拉他起来,可他太胖,两人拉不动只好作罢,任他难堪的瘫坐地上。

  厅上的宾客原本是心惊王兴业被当众读出罪状,后又见王同天出丑,个个忍不住掩嘴偷笑起来。

  王兴业觉得丢脸,磨了牙,先稳了心,才转头对顾柏临狡猾的道:“这些都是诬告,卖官之事是下官的属下所为,下官事前完全不知情,不过日前查出不法,己将此人革职查办。另外,贪扣朝廷给地方官员的俸禄,这更是子虚乌有的事,大人可以尽管去查,浙江有哪个官员未拿到俸禄的?至于私扣賑灾银两,这更是天大的冤枉,五万两下官全数花在灾民身上,不够的下官还私下垫了八千两出去,这些都有帐册可查,容不得下官造假!”他自信从容的替自己辩白。

  这卖官一事,他早做了防备,如果东窗事发立即会有人出来做替死鬼顶罪,而那贪扣俸禄的事也一样,浙江这些大小官员还得看他脸色行事,谁敢真出来指控他污钱?又不是不怕他秋后算帐!

  光是这厅上就有好几个他的手下官员,他不过向他们扫去一眼,这几人立刻如鼠辈般的缩肩低眉了,谁敢多说一句?!

  关于赈银就更好解决了,那帐册做得极漂亮,任谁也抓不出错处,想用这些定他的罪是难上加难。

  王同天听父亲说完这些话,胆子才像是生回来了,让贾善德再一扶就顺利站起来了。

  王兴业故意去瞧顾柏临的脸色,心想他该是极为错愕的吧?哪知却见顾柏临镇定如常,似乎早知道他能开脱这些罪,这教他直觉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

  “既然王大人对这些罪状都能有合理的解释,那本官也不为难,不过,你治内不严放任儿子胡作非为之事,又如何解释?”顾柏临再问。

  王兴业冷笑。“下官承认小儿是对女人多情了些,但绝无在外狐假虎威欺民扰民,更没有强抢民女淫乐之事,反倒是下官那前儿媳,嫁入王家七年无子,却成天哭闹,与妾室争风吃醋,闹得府中不宁,还不知检点,与人私通,两年多前甚至与人私奔,至今下落不明。”

  “没错,这女人生不出孩子,还不守妇道,与人勾三搭四,我这才休了她的,请世子爷明察!”王同天也说。

  反正如今那齐香君己是死人一个,尸体都被丢在荒地了,随他们父子怎么说都死无对证。

  “胡说八道,我哪里不守妇道,与人私奔了?!”齐香君忽地怒气冲天的出现。

  王同天一见到她,大惊失色的又跌倒了,还撞到跛腿的贾善德,两人一起跌到地上去,贾善德教他的r肉压得差点没断气。

  “你……你怎么没死?!”王同天惊慌失措的问。

  王兴业也大吃一惊,不明白死人怎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死?我为什么会死?难道你派人杀过我?!”她上前故意问。

  “我……我……”王同天慌乱的瞧向父亲,让他想办法回答。

  “我们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之前听闻你与人私……出游,担心你出意外,这才会这么问,如今见你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王兴业惺惺作态,假意的说。

  齐香君大怒。“你对我这个前儿媳可没这么好心,日前才派人去大牢里杀我,是我命大才没受你所害。”她指控。

  王兴业脸色一变。“本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大人真不知道吗?”连顾柏临都质疑了。

  “当……当然……”王兴业衣服内里已经汗湿,表面上仍故作镇定。

  他心中暗想,这齐香君在他王家多年,多少知道他们父子的一些秘密,如今不死,怕是会反咬他们一口了!

  “难道,连咱们几个的死,你也不清楚吗?”

  此时雷青堂走出来,他身边还跟着水玉兰,后头还有严文羽、赵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