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六


  “这还不够,王兴业极为狡猾,就算有坏法贪赃的证据,他们也能想办法狡赖掉,咱们得找出能让他们直接问斩的大罪,而这次雷家也会出面帮忙,不会再让你们孤军奋战。”雷青云道。

  “没错,雷家出事时,大家深受二哥与兰儿的帮忙,但当你们有难时,之前雷家却帮不上忙,而今,咱们不再只是一般商人,不怕得罪一个布政使,当然力挺二哥到底!”春实实也站到丈夫身边说。

  水玉兰感激得喜极而泣。“谢谢你们,等了这么久,终于能为枉死的爹以及含恨的娘伸冤了吗?!”

  雷青堂轻揽着她。“等着瞧,沉冤多年,咱们终于能反击了。”

  “可是,若要大罪,那咱们就得要揭发他们独吞凤血石矿脉之事,但王兴业在没有找到咱们几个灭口以前,现在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这该如何是好?”

  水玉兰抹泪后,蹙紧眉头。

  雷青堂见她烦恼,不禁笑了笑。“那还不简单,让他们将咱们给杀了不就好了……”

  浙江布政使官邸。

  “你是说真的,抓到人了?!”王兴业喜不自胜。

  “没错,人是在苏州被抓到的。”来禀报的人兴奋的说。

  “连那姓练的也一道?”

  “姓田的、姓练的还有他们的女人跟手下全都就擒,甚至少……前少夫人这会也都在咱们的大牢里了。”

  “很好,一网打尽!”王兴业高兴得不得了。

  这几个人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日除之而后快,就因为这几个人,让他们这几年得过得戒慎小心,连矿脉也不敢采了,损失不少,教人饮恨!而今终于逮到人了,从此他就能高枕无忧,继续采矿发财了。

  “大人,那这群人现在要如何处置?”

  “还问什么问,当然是杀了!夜里派一批人假装有人夜闯大牢,将这些人全杀了,尸体丢弃到荒山野地去,这事就算了了。”他吩咐。

  “是,小的这就去办。”

  隔两日王兴业父子在府上大开宴席,因王同天唯一的六岁独子过寿,可明明是小童过寿,这场面却是酒池肉林,女人袒胸露体的与宾客耳鬓厮磨到令人面红耳赤,连那小童也跟在王兴业父子身边,对女人上下其手,祖孙三代的丑态是一个样。

  “大人和公子对这些美人可还满意?”贾善德跛着一只脚,贼头鼠脑的来到王兴业和王同天的面前讨好的问。岂料王同天忽然朝他丢去酒杯。“没用的东西,人抓不到还瘸了腿,现在连安排个像样的女人都不成,留你这条狗还有什么用!”酒杯砸到了贾善德的鼻子,当场让他鼻梁歪了,鼻血直流,可他不敢去擦。两年半前,他抓人不着还断了脚筋,瘸了不说,这几年任他怎么挖地三尺也抓不到姓田的一群人,可前一阵子却让别人给逮住,这王家父子认为他没用,对他不再信任,简直把他当狗一样使唤,人前完全不给他半点颜面。

  “若公子不满意,小的会再去找来真正的美女伺候您,请您息怒!”他隐忍的说。

  “真正的美女?你也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美女吗?瞧瞧,这丑女你也敢让她上来污我的眼?!”王同天指着角落的一个女人,气呼呼的骂道。

  贾善德这才朝那女人瞧去,这一瞧他火也上来了,气冲冲的上前去,一把揪住那女人的头发。

  “臭婊子,我明明要你在厨房里待着洗碗,你敢给老子上来丢人现眼,你这是犯贱讨打了吗?!”他上去就先甩了女人一个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

  “奴家……奴家只是想念公子,想来见见公子——”

  “住口,公子岂会瞧得上你这张恶心的脸,就因为你,才害我惹怒公子的。婊子,贱人,讨打!”他当场对她拳打脚踢起来。

  她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王兴业父子也没阻止,和众人观赏女人被打,这瞧着瞧着还挺兴奋的,不时传出王兴业父子的指导声——

  “打左边脸,那里有疤特别丑……踢脚……打肚子……”

  “哎,怎不踹她屁股,不然打她鼻梁,若断了,刚好跟你相配!”

  这女子被打得生不如死,连哭都哭不出声了,但她的惨状却惹得在场众人哈哈大笑,连那六岁孩童也跟着捧腹大笑。

  贾善德打得正欢快时,忽然闯进了一票人,这些人一进来就往王家父子面前站,那态度傲慢无礼,正喝酒欣赏女人被打的王同天立刻斥问:“你们不知道这是谁的府邸吗,敢这样大胆闯进来?!”

  这群人个个面容严肃,不理会他的恶声吼叫,不一会,再度走进来一个人,这人身穿官服,王兴业原本喝着酒,不怎么在意眼前发生的事,他在浙江是霸王,谁敢惹他,可斜眼朝那走进来的人瞥过去后,却立即吓出了一身冷汗,马上起身先摸自己的官帽,发现自己根本没戴官帽,才又急急忙忙的跑至这人面前,尴尬的喊,“世子爷,下官不知您驾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来人是顾柏临,当今闽浙巡抚,官位远在王兴业之上,且巡抚有监察之意,能纠举地方官,再加上他本是皇亲世子的身分,可是比一般巡抚地位又再更高,难怪王兴业见到他吃惊,连忙上前迎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