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所以姐姐是嫁到祁州雷家了,难怪我在南方怎么也寻不到她的消息,那她……她现在……”多年得不到亲人的消息,而今有了姐姐的下落,严文羽激动不已。

  水玉兰难过的瞧着满怀期待见到亲人的他,不禁叹了口气。“毛姨娘生下青堂就过世了。”

  “过世了?!”他闻言惊愕不已。

  “雷家有个善妒的方姨娘,因为争风吃醋害死了毛姨娘,不过,青堂已经替毛姨娘报仇了,日前己让方姨娘伏法问斩了。”水玉兰告诉他这件事。

  严文羽听了流下泪来。“姐姐小时候最照顾我,有糖第一个就给我吃,夜里睡觉总担心我会踢被,每夜都来给我盖被子,还说家里有大哥主持就好,将来她出嫁时,要带着我走当陪嫁……多年来,我一直在寻她,想不到竟连一面都未能见到,她便己去了。”他非常失望伤心。

  蓦然,一只手掌落在了他的肩上,他仰头望去,雷青堂亦是眼眶泛红的望着他。“你到昌化,不是追查失踪的友人,查的其实是毛家的血案对吗?”雷青堂哽咽问。

  严文羽将自己的掌覆在他上头,点头后起身用力抱住他。“你除了为兰儿的爹而来,也想为毛家平反,咱们都是为毛家!”他泣声。

  这一说开,彼此立刻就明白为何对方会,路追查到昌化来,他们皆没想到彼此竟有血缘关系。

  “其实二爷晓得毛家还有一个血脉,自己还有一位舅舅,这些年来,暗地里都在找人,得到的却都是生死未卜的消息,二爷为此难过不已,却没人能料到,二爷费心找的人,竟就是严爷您。”朱名孝抹泪说。

  在座的所有人见两人终于相认,无不为之鼻酸。

  “我十岁就因毛家遭罪成了官奴,流放至南洋蛮荒之处开垦,年少时靠着想为毛家平反的意志撑了下来,后来买通官府,改名换姓的回到浙江,成了杭州茶商,可多年来我还是不死心四处打探消息,想知道当年毛家为什么会获罪?!”严文羽含.泪诉说起自己的事。

  “没错,严爷多年来四处蒐证却毫无进展,为此他还立誓,若不能为家人平反冤情,他此生绝不成亲,因此他至今未娶。”赵英也说。水玉兰感动至极,此人为了毛家,前半生过得颠沛流离,后半生只想努力找回家人,并且为家族申冤。但亲姐姐已无缘再相见,如今只剩平反冤案一途,替毛家上下的冤魂找回公道正义。

  齐香君听了严文羽的遭遇,也十分同情,觉得此人是难得的重情重义之人。

  “照齐夫人所言,那仁王与王通达把一干知情人都解决了,应该就会开采凤血石了,可为何这么多年来均没下文,直到六年前才由王兴业主导开采?”朱名孝抹去泪,不解的问。

  “这件事我倒是有一次不小心听见王兴业父子私下对话时说过,本来仁王已要王通达主导开采矿脉的事宜了,不料当时新皇颁下了两项政策,才让这事耽搁下来。”齐香君说。

  “新皇颁了什么样的谕令?”唐雄追问。

  “一是因还钱一事让皇亲们极度没面子,众人反弹,其中一个没落皇亲还因此自杀,新皇不得己只得延长了众人的还款期限,仁王的急需也因而缓下了:另外,王通达突然遭到调职,在管不到临安昌化的情况下,又不想让第三人知道矿脉的存在,因此开采事宜便也得缓下,不过仁王允诺迟早会让王通达回来杭州任职,不料王通达这一调走便是二十多年,期间仁王病死,仁王府无人知晓此事,只剩王家人心心念念着,这之后——”

  严文羽双拳一握,重重击了桌子,愤恨难当。“这之后的事,不用你说也己能猜出,当年血案发生时,王兴业己是二十岁少年,自然是知晓此事的,可当年的血案被掩下,直到六年前,王家再度回到杭州。这时的王兴业己是地方上权力滔天的浙江布政使,他贪念不减,下了决心要开采凤血石矿脉,可矿脉不好采,产出甚少,进度缓慢,另一方面,他私下找玉石匠让其隐密的为他工作,不听话的便下手杀掉,而兰儿的父亲就是第一批惨死在他手中的玉石匠。”

  如此,当年的血案与今日发生的种种事件完全被拼凑出来,这王家从王通达起,就都是狼贪鼠窃,利慾薰心之辈!

  “王家这些人极为贪婪,你们若能扳倒王家,也算是救了浙江的百姓。”齐香君咬牙说道。

  众人点头,这王家人贪婪无厌,绝不能再姑息下去。

  “开门,敢藏匿官府重犯,还不给大爷们开门!”外头忽然喧闹起来,刚走的官兵竟又折回来了。

  §第十四章 雷家出事共体时艰

  “夫人,己走的官兵们又回来了,想要硬闯进来,这下该怎么办才好?”茶庄的下人本听命去就寝,可又被吵醒了,慌忙来报。众人大惊,想不到官兵去而复返。“快,再回酒窖里去——”齐香君急道。

  “来不及了,他们已经撞开门闯进来了!”又有另一个下人急匆匆赶来通知。

  众人傻眼,措手不及。“你们直接离开茶庄好了,茶庄外有条小路通往渡船头,你们可以搭船离开这里,我这就带你们过去。”齐香君道,愿意亲自带他们走小路去搭船。“但这样可能会连累你,万”水玉兰为她担忧的说。

  “不用担心我,我无论如何也是王同天的下堂妇,这些人不敢随便对我怎样的。”齐香君道。

  众人这才放心点头,立刻跟着齐香君走,她带着众人走后门先出了茶庄,这才要拐进小路,就听见后头有人追赶过来,负责发号命令的人就是贾善德,众人这才明白,是贾善德发现不对,让官兵再回头搜查茶庄的。

  这贾善德实在精明,可惜心术不正,狼心狗行,当真枉费了他的聪明才智。

  一行人在齐香君的带领下,迅速往渡船头去,倏地,一枝箭飞至,贾善德居然放箭了。严文羽惊喊,“快找地方掩护!”

  众人立即就地寻找掩护,雷青堂护着水玉兰躲到一棵大树后头去,严文羽则拉着齐香君滚到一旁的草丛中掩藏,其他人也都躲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