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是……事情是这样的,小人发现近来在昌化地区,有人私下在打探夙血石的矿脉所在——”

  “什么?!有这事!”王兴业一听,睡意减了泰半,人清醒了不少。

  “欸,小的认为这件事不寻常,所以赶着来向您通报。”贾善德连忙说。

  “同天此刻不是正在昌化,你不先向他说,却大老远跑来通报本官,这是怎么回事?”王兴业为人精明,马上问起。

  “这……小的将这事也禀了公子,可是他……”他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兴业脸一沉。“他如何?”

  贾善德暗吸一口气后才从头说起,“启禀大人,小的日前在昌化向人展示了咱们挖出的夙血石,可当中有一群人十分可疑,在看过凤血石之后不久,即传出有人在打探矿脉所在,小的怀疑就是这群人所为,并且也将此事禀报了公子,可公子听从简钰蓉的情报,认为他们是一般商人,没放在心上,也要小的别管,小的却不放心,担心出大事,这才连夜来向大人禀明这件事,请大人亲自拿主意。”他头叩在地上,一副对王兴业忠心耿耿的模王兴业面容一敛。“这小子又因为女人误事了吗?告诉他多少次了,女人的身子能睡,话不能尽信!”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偏自己只有这个独子,再不成材也不能丢了,遂又说:“好了,可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在打探凤血石的矿脉?”他虽恼怒独子,可还想在外人面前给独子留点脸面。

  “这……”

  “你不要告诉本官没一点证据就敢来报?”王兴业立刻拉下脸来。

  贾善德冷汗直流,马上道:“小的虽没有证据,但直觉一向准确,咱们办事素来是宁可错杀也不错放的不是吗?”心知王兴业在浙江权力滔天,虽贪财到能罔顾人命,但为人小心谨慎,这才能坐到高位,是只奸诈较猾的老狐狸,自己说这些话,定能让他听进去的。

  果然,王兴业沉吟了片刻后便阴狠的吩咐道:“既然这些人已经见过夙血石了,那便不好多留,这事你去办了吧,一个也别放过!”

  他能坐上浙江布政使这个位置,靠的不是慈心,而是狠心,该杀就杀,不该杀的,杀了又何妨?!

  §第十三章 原来是甥舅

  “二爷,有眉目了!”朱名孝兴奋的带着一块未经琢磨的玉石来报。

  雷青堂接过他带来的玉石仔细的看,这虽是小小尾指大的玉石,可这成色与质地是凤血石无误。

  水玉兰看了也用力点头确认。“是夙血石!”

  严文羽面露喜色。“这在哪找到的?”他立刻问。

  “在昌化的玉岩山。”朱名孝禀告。

  “玉岩山?!”

  “没错,咱们在昌化各地搜山后,发现只有玉岩山的山腰有采石洞,而且,白日不见人采矿,只有夜里才有劳役出没,咱们的人假装劳役混进去,得知里头设有守卫,对劳役的管理非常严格,动辄对他们打骂,还不许他们交谈,十分苛刻,咱们的人进去后好不容易才冒险带出了一小块来。”朱名孝细说状况。

  “这些人应该就是失踪被绑的劳役们了,他们被控制着,过着不是人的日子。”严文羽愤愤的说。

  “既然咱们找到矿脉,就有机会救他们出来了。”水玉兰激动的道。

  雷青堂捏紧手中的玉石,一脸凝重。“走,咱们现在就回杭州去,想办法将这事公开,好扳倒王兴业父子。”

  他们努力终于有成效了,所有人都极为高兴。

  “严爷,不好了,贾善德带着官兵到客栈来了!”唐雄与赵英仓卒来报。

  众人一惊,贾善德动作这么快,这就找上门来了。

  “咱们不如杀出客栈,绝对不能束手就擒!”赵英说。

  “不用冒险杀出去,名孝,带大家走暗门。”雷青堂蓦然吩咐朱名孝。

  “客栈有暗门?!”严文羽惊讶了。

  “本来没有,但二爷让我凿了一个。”朱名孝露齿笑着说。

  严文羽不禁瞧向雷青堂。“你早预料到咱们可能有今天?”

  “当咱们让人去查矿脉时,我就预防可能会招来疑心,所以让名孝先做了准备。”雷青堂解释。

  严文羽大为钦佩,对他未雨绸缪的能力无话可说。

  “我明白了,咱们快走吧。”他起身,一行人这就要往客栈的后院去,暗门在那,可直通街上。

  “等等,小乔呢?她怎么不在?”水玉兰突然发现少一个人。

  “小乔喊肚子饿,方才还向客栈的伙计讨点心吃,这会应该——”

  “这会人在奴家手上,各位匆匆忙忙地是要上哪去?既要走,怎能这般狠心不带奴家一块呢?!”简钰容扭着细若杨柳的腰肢进来,而她身后有两个人负责绑押方小乔。

  “小乔!”水玉兰见状吃惊。

  “二少奶奶,别管我,您快走——啊!”方小乔遭简钰容回身打了一巴掌,打得嘴破流血。

  “还不住口,你让他们跑,这是想拿自己的命来抵吗?可惜你这条小贱命抵不了的。”简钰容撇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