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这……说这什么话,我贾某怎可能会害你们,这M血石虽不好明着买卖,但若私下去卖,就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你这话不对,朝廷早言明这不能买卖,所以不管公开或私下都是不合法的,若被官府抓到,轻者入狱,重者砍头!”严文羽正色道。

  贾善德冷笑。“官府?我贾某敢说,在浙江一带,若是官府得知,也决计不会动你们分毫的。”

  雷青堂等人一听他说得如此笃定,三人眼神互递,这摆明着与官府勾结,与当初他们猜想的完全一样。

  这贾善德是官府的走狗,而这些凤血石定也是来路不明!

  “贾爷这话是官府中有人?”水玉兰明知故问。

  “没错,我之所以敢让你们瞧这批东西,又让你们大胆收购销售,自然是有把握能摆平这些事。”贾善德得意回道。

  “这可是杀头的生意,大家都是有身家之人,不能光凭贾爷一句话就去冒险,还是请贾爷想办法证明你真有能力保护咱们。”雷青堂说。

  贾善德恼怒的再瞪了眼雷青堂。邀请他们这几个也不过是图他们能出手将凤血石买去,随他是要转卖还是拿来讨女人欢心,只要他能大赚一笔就成,哪知这几个人却不断给他找麻烦,这让他不得不恼了。

  尤其众人真让他们说得退缩不敢冒险了,让他只得绷着脸皮的暗瞧了隔壁耳房一眼,既然如此,就非得让这人出面安大家的心不可了。

  “要证明不是没有,我这就请一个人出来,只要大伙见了他,保管都能放心了。”贾善德说。

  “什么人?”立刻有人好奇的问。

  贾善德沉笑。“待会瞧了不就知道了,王公子,请出来和大家见上一面吧!”他扬声请人。

  不一会,屋子的左边墙面居然自动旋转,从墙后走出了一个人,这时大伙才晓得原来屋子还有一处密室耳房,而那里竟藏着一个人。

  这走出来的人约三十多岁年纪,神态骄傲,虽身型肥胖,有脑满肠肥之相,然而他身上的佩饰只要是稍有眼里之人,都瞧得出来件件是上品的上品,可见非富则贵。

  雷青堂与严文羽不识这人,可其他人一见到他,似乎都已认出他是谁了。

  水玉兰仔细瞧着这人,却暗暗吃惊了,赶紧拉了拉身侧雷青堂的衣袖,低声告诉他,“这人我见过,他是当初和简钰容调情的男人!”

  雷青堂闻言,心下立刻明白,这走出来的人才是简钰容真正的主子。

  严文羽也听见了水玉兰的话,扯唇一笑。“这下有意思了,我倒想知道这走几步路都满身大汗的胖子,到底是什么人物?!”

  就见贾善德胁肩谄笑,有如奴仆对待主子般阿谀奉承的朝那人迎上去。“王公子这边请上座。”

  那人不可一世的坐上贾善德安排的位子,他一坐定,贾善德立刻说:“王公子是谁,除了少数几个见识不广的不知之外,只要是浙江在地的人,或是常在浙江走动者,应该都识得他了。”

  这少数见识不广的指的是谁大家都很清楚,纷纷瞥了雷青堂他们一眼。

  可他们并不在意,严文羽反而直接问:“敢问这位大人物是?”

  “果然孤陋寡闻,有眼不识泰山!”贾善德啐道。

  “这是浙江布政使的独生子,王同天王公子,你们这也不识吗?”有人撇嘴道。

  雷青堂三人面色变了变。居然是王兴业的儿子?!

  事实上,他们做生意与之打交道的是王兴业,从没接触过王同天,但晓得王兴业有一独子,只不过这儿子是个性好渔色的纨裤子弟,爱喝酒,爱吹牛,在外风评并不好,因此他们做生意时都避开此人,这才没能认出他是谁。

  “各位,这会见到了王公子,还会担心贾某骗了各位,让大家冒死去卖夙血石吗?”贾善德见他们三人惊愕的脸色后,得意扬扬的问。

  众人马上点头。“是是是,既有王公子出面,咱们还怀疑什么,这还要感谢贾爷给咱们机会赚钱了!”立刻有人谄媚的说。

  王同天可是王兴业的独子,虽然为人风评并不佳,但在外就代表他父亲,这一露面,表示官府也默许夙血石的买卖,那这还能有什么问题,利字当头,大家哪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贾善德笑得更加小人得志,雷青堂瞥了眼水玉兰,她立刻也假意道:“公子,既然夙血石买卖没问题,那咱们是不是也该加入他们,至少先带些回去?”她露出一副渴望又带着些撒娇的表情,这是要他掏钱了。

  雷青堂先是皱眉犹豫。“这……随便一件都价值连城……”

  她脸色一变。“您又不是买不起,这点钱算什么?!”

  他脸一沉,哼了一声,才不甘不愿的点了头。

  “嗯。”这是同意让她买了。

  贾善德见了暗笑,果然是女人的奴才,他不屑得很却也很满意,目的达成,自己总算能在雷青堂身上赚到钱。

  不过,他对这些人今日不断质疑他的事,又起了新的疑心酒楼内的雅间,雷青堂、水玉兰、严文羽匆匆入内,朱名孝、唐雄、赵英、方小乔己在里头等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