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您做什么?”水玉兰微愕的问。

  “咱们‘称’夫妻很久了,可一直没‘做’夫妻,为夫的是想索取做丈夫的权益。”他邪气的说。

  “丈……丈夫的什、什么权益?”她话都说不全了。

  “我受那简钰容折腾,你也只是冷眼看着,以为我享受,哪里知道我曲意承欢、忍气吞声的苦!”他说得咬牙切齿。

  “曲……曲意承欢、忍气吞声?”这话他也能说得出来?

  “您这人当真能曲谁的意?承谁的欢?又吞得下谁的气?您这谎说得未免也——”她话说到一半,身子被他压在身下了,他脸庞离她极近,两人鼻尖都要碰上了,她心跳不由得加速,快得控制不住,就怕会蹦出来。

  雷青堂神情严肃的望着她。“谁能让我曲意承欢、忍气吞声,这你还不晓得吗?我这是讨谁的欢心?哄谁的满意?你若不能解我,我这是白费了!”

  “您……”她教他的怒气吓到了。

  “你解我吗?!”他沉声问。

  “奴婢……奴婢……”

  “我早想说了,以后在我面前别再喊自己奴婢了!”

  “是……奴婢以后不喊奴婢了……”

  “你再说一次?!”

  “奴、二少爷,我……我不敢了。”

  “也别再喊我二少爷了。”

  “咱们还没成亲。”

  “喊青堂,四弟妹也是喊老四青云。”

  “喔……”

  “喔什么喔,以后就这样喊,这样你解我了吗?”他重新再问一遍。

  “欸,解……”她不敢说不解。

  “真解吗?”他不信。

  “这……”

  “解不解?!”

  “那……那要如何才算真解?”她被逼急了的问。

  “像这样,大概就是真解了……”他再一次吻了她,只不过,这次不只吻,他还做了别的,所有夫妻该做的,他一件没少做,这回是真正与她“做夫妻”了!

  而她,也终于懂了,他所谓的“解”的意思,这男人让简钰容挑逗了几日,虽说没动情,可身子也被逗躁了,因此,等不及的呑了她……

  §第十二章 私卖国宝

  客房内,水玉兰端坐一角,头垂得低低的,脸庞始终红红润润的。

  而一旁的雷青堂则是一副神清气爽、精气十足的模样。

  屋里还有一早过来敲他们房门的严文羽等人,这些人心知肚明这两人同床共枕了一夜,一早男女双方又是这副样子,均是心下了然,这昨夜大概是有谱的。

  雷青堂终于摆平自己的妻子了,大伙都替他们高兴,尤其是方小乔和朱名孝,他们等这天可是等很久了,只要他们的主子和乐顺利,那么他们这些做下人的日子也会好过。

  只不过当事人水玉兰一早教人“抓奸在床”,还是尴尬得很,红着脸只想一辈子躲着不见人。

  幸好严文羽也算上道,故意不提难为情的事,假装人家夫妻同房是理所当然,道声打扰后便开始谈起正事。

  “昨晚唐雄跟踪简钰容,有发现了!”严文羽道。他也是一开始就知道简钰容有问题,跟着雷青堂他们演了一场戏。

  “什么样的发现?”雷青堂问。

  严文羽瞧向唐雄,让他来说。

  唐雄开口道:“昨夜那女人离开雷二爷的房间后,即往一处豪宅去,并在里头待了一阵子才出来,我见她久久未出,冒险进去瞧了一下,见到她正和贾善德在一起。”

  “贾善德?!”水玉兰怎么也想不到简钰容会与贾善德连在一块,因为太过惊讶,忘记自己方才还害羞着。

  “不只如此,本是一言不合起争执的两人……居然就……”唐雄有些支吾了。

  “怎么说话说一半的,就怎么了?”方小乔不明所以的急问。

  “就……就翻云覆雨起来。”唐雄尴尬的说。

  “啊?!”方小乔面红耳赤起来,这下后悔问蠢话了。

  唐雄也对简钰容十分失望,本还抱着可能对这女人有误会的想法,痩马虽出身不好,似也有洁身自爱的,可这个,美则美矣,却毫无商操,他潜进去时,见两人正在争执,后来她激怒了贾善德,贾善德便想强要她,她起初不肯,但后来那淫浪劲连他瞧了都要脸红。

  众人愕然,严文羽低咳了几声才又说:“既然晓得这女人与贾善德是同路的,那便知贾善德始终怀疑咱们,而今他已经知道咱们不是玉石商,所幸他还是不清楚咱们的真实身分与来此目的,不过之后贾善德会是什么态度,咱们只能静观其变了。”

  “我倒认为,贾善德不致因而疏远咱们,因为咱们毕竟有钱有门路,如果他想销售他手上的东西,他会需要咱们的,等着好了,下次聚会,他同样会邀请咱们的。”雷青堂冷笑,对此有几分笃定。

  众人点头,说的没错,贾善德这人利析秋毫,以利交友,只要他们身上有钱,目的又是单纯只为讨好爱玉石成痴的女人,如此,对他来说并无危害,他应该会继续结交。

  果然,两日后,贾善德邀雷青堂等人再次参与他的聚会了。

  只不过这次受邀的人数更精简了,宾客皆比之上回来的更为有分量,是真正玉石界的大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