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您就是担心这个,自故意出走后,这两日来您可是未曾阖眼睡觉,就等二少爷来接人,可他至今不出现,您怎会不急?!”

  “我……”自己的心思都被说得半点不差,她还能反驳什么。

  “老实说,您心里七上八下的吧?毕竟那简钰容是女人中的极品,天生狐媚子,男人少有逃得过她掌心的,就说那唐雄和赵英两个好了,这两个粗汉见到她马上变斯文,对她说话连声音也不敢大些,成天对着她傻笑,而这女人眼下的目标明摆着就是二少爷,这……少爷虽定力过人,也难保——”

  “难保什么?”门口处蓦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方小乔吓了一跳,水玉兰则惊喜的扭头朝门口望去。果然是二少爷,他来了!

  “二少爷!”她立刻欢喜的站起身,才想要冲向他,蓦地身形一顿。

  雷青堂见她站着不动,轻蹙了眉,瞄了一旁已经紧闭嘴巴的方小乔。“你男主子我还没让人拐去,你不用吓唬自己的女主子。”他说。

  “二少爷快别误会奴婢的意思,奴婢可没有吓唬二少奶奶的心思,奴婢只是见她烦心,又闷着不肯提,才替她说出心里话,这说出来总比她吃成胖猪的好吧?”方小乔指着桌上满满一桌吃得快见底的油盘说。

  他往她指的方向望去,眉心皱得更深,抿了抿唇,朝她吩咐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下去吧。”他让她离方小乔瞧了一眼坐着不吭声、脸色也不好的水玉兰。晓得她心里不舒服,还恼着二少爷来慢了,自己想留下来陪她,可二少爷要自己走,自己哪能不走,叹口气,还是退下了。

  在方小乔走后,水玉兰立即重重哼了一声,故意别过脸不去看他。本是高兴他到来的,但想起他这么慢才来,又心情郁闷起来,这莫不是真如小乔所说,他被诱得动心,舍不得抛下对方了吧?

  他倒像没事人,坐下来见那油鸡还有一只腿没动,慢条斯理的拿过来慢慢的嚼,也不理会她了。

  水玉兰先沉不住气,索性回身瞪他。“您很饿吗?”见她生气,他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吃东西?!

  “欸,有些饿。”他继续的吃。

  “怎不吃饱再来?”她咬牙问。

  “现在吃也不迟。”

  “这是奴婢的油鸡!”她气愤的道。

  “这你的、我的,咱们之间还分这些吗?”

  这句话一出,她马上落下泪珠来。“您还好意思说!”

  见她都哭了,他放下食物,不住喟叹的走向她,将她别过的脸庞轻轻扳回托起,审视她已经消肿的脸颊,一股懊恼无以形容。

  “对不起,打疼你了。”当那一耳光打下去时,他心痛如绞,差点就演不下去了。

  他一生从未打过女人,没想到第一次打的竟是自己最爱之人,虽然尽管是作戏,可还是教他感到愧疚难忍。

  水玉兰手心紧握着自己的象牙印,她没将这东西丢入湖中,若真丢了,在偌大的湖中哪里找得回来,她才不舍得。“不疼,是奴婢让您打的,这点皮肉疼不算什么。”

  事实上,当她在街上见到简钰容时,就认出简钰容便是自己当日在花船的甲板上,眺见岸上与男人大胆调情的女子,只是自己没料到再见到她时竟会以如此柔弱的姿态出现,后来见她真像是被那轨裤子弟所欺,这才出面相助。

  她本来也没想过带简钰容回去的,可她当街又是跪又是求的,实在可怜,所以心中虽然怀疑此人不简单,却还是先收留了她。之后,二少爷也觉得这人有问题,似有意离间他们,可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都不理解,商量过后遂决定将计就计,顺着她的意思走,瞧她意图是什么。

  只是,虽配合着演戏,可戏演得逼真了,见他们亲近,心脏还是受不了,明知他不是真心向着简钰容,还是忍不住生他的气,好似他真对不起自己了。

  尤其简钰容跳水要寻回象牙印的举动,做得活似让她给逼的,这女人心机深沉得令人不可思议,他给了自己一巴掌,是她让他这么做的,既然戏做到了这分上,干脆一口气逼出后半段,让简钰容成功离间,这么一来,才能得知这人究竟想做什么。

  然而,当她“负气”出走后,日夜难安,就如小乔所言,那简钰容太美,万一自己的男人受不住诱惑的与她——她越想越气,越想越不安,这一股子的怨气自然就全算在这男人头上了。

  这会见他终于出现,那表示应该已经知道简钰容的底了,可她受气煎熬这么久,这份委屈不能就这么算了!

  “兰儿,别生我的气了,你受罪时,我与那女人周旋,心里想的可都是你,你不信我吗?”雷青堂哪里不晓得水玉兰的心思。这两日她人在外,自己也不好过,连那女人色诱献身时,他脑中想的还是她,最后装醉睡死,才让那女人罢手,这般“守身如玉”,为的还不是她吗?!

  水玉兰咬唇,不吭声。她气闷了几日,哪能这么快就消气!

  “要我剖心吗?”他轻叹,认真问。

  她干脆只哭不说话,也不去看他。

  “唉,瞧瞧你哭得眼肿鼻红的,老实说,这德性很丑,不如简钰容那梨花带泪的媚态,可我任那女人怎么娇泣就是不动心,可你一横抹鼻子哭起来,我一颗心就跟着揪起来,若不是吃了你这丫头的符咒,又怎会情人眼底出西施到这等地步?”他苦叹的告诉她。

  这话终于让她心中的怨气稍稍好过些,但哭得更厉害了,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有点慌了,难道自己又说错话?

  既然多说多错,那就别说了,改用做的,他索性抱住哭个不停的她,俯下首去吻住了她的唇,她惊愣住,忘了哭,他趁这空档将她横抱上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