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可贾善德为人多疑,行事又邪气,万一知晓咱们骗他,不知会怎么对付咱们,我都为她花钱又冒险了,她却为了你这样与我闹,我万万没想到她是个善妒的女人,对她,我这回是恼上心头了!”他越说越愤然。

  简钰容将他所说的一字不漏的听进耳里。虽知道了实情,可她心情并不畅快,他为水玉兰这般掏心掏肺、悔不当初的模样,只证明他对水玉兰当真用情极深,这次气走水玉兰,他口里虽说不用去将人找回来,可分明是口是心非,否则又何必喝酒解闷?!

  她向来傲气,见他对水玉兰情有独锺,哪里愿意服输,水玉兰又是哪一点及得上她?她眉眼含情朝他望去,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轻轻的靠近他。

  “公子……”见她骨节酥软的贴向自己,全身散发着妖媚的气息,雷青堂轻蹙了眉心。

  “你?”她朝他缓缓吹了一口馨气。“您不能暂时忘了妹妹吗?今晚……就今晚……让奴家代替妹妹伺候您……”

  他眼底一阵混沌,脑袋极重。“你想代替兰儿伺候我?”

  “嗯,您要了奴家吧,要了奴家吧……”她紧贴着他的身子,欲引人一亲芳泽。

  他醉眼笑了。“好……”

  天亮前,身材纤细的女子匆匆走出客栈,接着快步往大街另一头而去,天色未明,她却对路况极为熟识,毫不犹豫的拐弯、转向,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大屋前。

  这屋子外观华丽,门口有人把守,但把守的人见到她并未阻拦,也未见通报,让她直接进去。

  女子进到屋内,走进某间寝房,房内男子正和人欢爱,见到她也不惊,只让身下的女人离去,便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和她说话了。

  而她也不见扭捏,似习惯了见男人裸体。

  “你来得真不是时候,这个船娘可是我花了不少钱才买来的,才享受了一次而已,你就再来一次,你就来坏事,啧啧!”他嘴巴抱怨,但也没真怪她。

  她扯笑。“那可真不好意思了,不过那船娘我瞧来也是普通货色罢了,你这钱是浪费了。”

  他暧昧的瞧着她。“与你自是不能比,只可惜你……”他垂涎的打量她,真想吞了她。

  她见到他的淫相,掩嘴笑个不停。“可惜什么?你若想要我,尽管去向那人提,他同意了,我就来伺候你。”

  他脸色一青。“你是他的人,他从不肯割爱给我——不过,他倒舍得把你送给他!这人你到手了吧?”他问,但想当然耳也是白问的,谁能逃过她的美色?

  本是理所当然的事,却见她脸色难看了起来。

  他不禁讶然。“被拒绝了?!”怎么可能?!

  她咬唇,视为奇耻大辱!

  那男人明明说愿意让她伺候的,自己软若无骨的身子都已在他怀中了,他竟能无动于衷的睡去?!

  “我只能说他不胜酒力,身子状况不好。”她咬牙说。

  “喝醉了?可以你的魅力,就算是死人都能让你勾回魂魄,春宵过后再去死,更何况只是酒醉而已?”

  她更难堪了,说的没错,自己从没对任何男人下这么大的功夫、使这么大的劲,可这人明明不是柳下惠,却能有办法拒绝她,醉死得完全不受她诱惑。

  他难得见她踢到铁板,在心里冷笑,这女人自视甚高,从来瞧不起男人,对自己更是不屑一顾,如今可真是丢人了!

  “得了,还是说正事吧,事情办得如何?”他暗讥在心,但她现在正受宠,也就不再继续刺激她了,改日等她被弃后,有得是机会羞辱她。

  “哼,当然都查出来了。”她哼声。

  “如何?”他好奇的问。

  “想的没错,他们不是玉石商,这人只是一个为讨好女人什么都肯干的纨绔子弟。”她冷言说,话带着酸味,很是妒忌那个能让这人讨好的女人。

  他双眉竖起。“原来如此!不过,他能为那女人什么都干,你却比不上那女人?”本想忍着不讥讽的,但又忍不住的酸出口,谁教这女人平日嚣张到令人发指。

  “你敢嘲笑我?!”

  “哪里,我只是实话说出。”

  “二少奶奶,您别吃了,再吃下去,肿的不只是您被打的脸,连身子也会变肿的。”何姨夫妇离开昌化回杭州去了,空下的房间正让出走的水玉兰与方小乔住,方小乔看水玉兰心情不好拚命的吃,在一旁劝个不停。

  “别管我,这东西不吃浪费,何姨住的这间客栈的厨子手艺比咱们之前住的地方好上太多了,这不吃对不起自己,变胖也要吃。”水玉兰扳下一只油鸡的腿,正往自己嘴里塞去。

  “不行,您不行再吃了!”方小乔看不下去,索性抢过她的鸡腿不给她。

  “小乔,快还给我,我要吃!”

  “您这不是真想吃,您这是藉吃发泄,再吃下去会生病的。”

  “你胡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水玉兰瞪眼。

  “因为您担心二少爷让狐狸精拐去,这是不放心、不甘心、不想活!”方小乔一针见血的点出来。

  “你……你越说越离谱,我哪是担心这个……”她越说中气越不足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