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简钰容见她神情奇差,不敢说下去,回身去望雷青堂,眼底满是埋怨与不安。“您送奴家象牙印这事,是不是忘了跟兰弟讲,她好像生气了……”她委屈的问。

  雷青堂这才朝水玉兰道:“不过是枚印子罢了,你何必当众生这个气?”这话反而在责备她了。

  她心一紧。“您说这只是个印子而已,难道这不具意义吗?”她愕然问。

  这时他竟抿嘴不语了。

  她盯着他,面容越来越苍白。

  其他人并不解这对主仆在闹什么,一个象牙印子,却扯出什么“天长地久不灭”,这什么跟什么?!

  尤其是这小厮,怎敢对着自己主子怒目瞪视?虽说是个颇得力且有才干的下人,但下人就是下人,若恃宠而骄敢对主子无礼,这在场的可都是为人主子的,任谁都不能容忍跟接受。

  众人纷纷对水玉兰大摇其头,原先有意挖角的,也不禁迟疑了起来,万一来个不敬主的,那可是自找麻烦。

  “若兰弟不高兴,奴家扔了这东西好了。”简钰容含泪说。

  “不,你的不用扔,扔我的就好了!”水玉兰取出自己的印,毫不犹豫的丢进湖里。既然是不具意义的东西,她何必视作珍宝的保留,不要也罢!

  雷青堂见了她的动作,脸色瞬间铁青,似也动怒了。

  简钰容见她真丢了印,吃惊不已。“兰弟,你怎能这么冲动,你……你这是故意要折煞奴家吗?”她急哭了。

  “我没折煞任何人,折煞的是我自己!”她转头就走,只是,才走没几步路就听见“扑通”落水声,她倏然回头,看见简钰容跳进湖中,所有人正发出惊呼,她一惊立刻跑回去,往船下望去,见简钰容根本不谙水性,在湖中沉浮了几下后就直直往湖底沉下了。

  船上的人均教这意外给吓傻了,竟没人想到要下水救人。

  水玉兰见事态紧急,打算要自己跳水救人,正要跳时,一阵风从她身侧掠过,雷青堂先她一步跳入水中了。

  这跳水的动静太大,连在花船下层的人也全上来看热闹了,本来与人在船内交际的严文羽闻讯赶来,见雷青堂潜入湖底救人,好一会才将人捞起游上岸,雇船的东主立即盟船驶去岸边,急着去瞧两人的状况。

  船一靠岸,水玉兰第一个冲下船,直奔雷青堂与简钰容的所在,然而当她靠近时,原本急切的脚步却逐渐慢了下来,她瞧见雷青堂全身湿透,正在急救像是昏迷的简钰容,他不断低身给她渡气……

  明知他这是在救人,可自己这心头就是忍不住不断的泛酸,她脚步越走越慢,可还是来到了他们身边,她到时刚好简钰容转醒过来了,睁开眼的第一刻便是抱住雷青堂哭泣,惊吓得十分严重。

  她靠过去,张口问了简钰容一句,“你干么跳湖?”

  下一刻,她脸颊一阵刺痛,雷青堂竟掮了她一耳光,她瞬间愣住,这时船上的人全赶过来了,正好看见她挨打,严文羽不禁大吃一惊的问雷青堂,“怎么回事,你打她做什么?”

  “哼,钰容因为她的任性,跳水为她捡东西,她竟冷血的问钰容为何要跳湖?我打她是告诉她,我对她实在太失望了!”雷青堂道。

  严文羽听了错愕不已,不知他与水玉兰竟闹得这么厉害,只得当和事佬的说:“那……那也不好打人,更何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无所谓的,我本是奴才,敢顶撞主子本来就不对,不守本分更是该死,主子打的好,打的真好,可将奴才打醒了,知错了,主子说的没错,是奴才过于任性了,相反的,简姑娘为了奴才不惜跳水,奴才却无血无泪的只想着,奴才又没要她这么做,她为何要跳?奴才让主子失望了,奴才很抱歉……这就先回去闭门思过。”水玉兰沉着脸,迳自说完这些话后,转身就走。

  转身后,在众人没瞧见她的面容时,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子顺着她被打红的脸颊滚落下来,她没空去抹泪珠,没空去感觉疼,只想赶快离开这里,离开所有同情的目光,尤其离开雷主台与简钰容两人,她根本不想再见到他们。

  “你说我的两个小厮走了?”回到客栈的雷青堂发现水玉兰与方小乔离开了,他神色阴沉的找上客栈伙计问话。

  “嗯,其中一个走的时候两眼通红,像是大哭过,脸颊好似也有点肿,这不会是挨打了吧?”客栈伙计好奇的问。

  雷青堂阴着脸不说话了,但那严文羽可是为水玉兰紧张了。

  “那请问这两个小厮有交代去处吗?”严文羽急问。兰儿由岸边回来后,马上带着小乔走了,这两个女人能上哪去?

  再说,昌化的客栈全客满了,她们离开这,又哪里有地方落脚?!且这会整个小镇都挤满了人,想找她们岂是这么容易的事?

  他不住为两人的安危担忧。

  “这个……那眼睛哭红的小厮收了东西就走,另一个是追上去的,不过在追出去前,有先紧急地跟我说一声,说他们去什么……何姨的客栈,让我转告你们一声,这样你们就知道了。”客栈伙计说。

  “何姨,她去何姨的客栈了。”雷青堂一听,脸色没那么难看了。

  何姨今日回去杭州,之前就说好那客栈房间空下就是要留给他们的,水玉兰去了那是有地方睡的。

  严文羽虽不知何姨是谁,但听雷青堂的口气晓得水玉兰在那是安全的,便也放下心来,掏了些碎银给那客栈的伙计,他收下钱后高兴的走了。

  严文羽忍不住的瞭向雷青堂。“我说青堂,再怎么说,你为了一个旁人这么对待兰儿,这也说不过去,现在人给你气跑了,你可得再去将人劝回来才成。”严文羽以大哥的身分说了句公道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