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说!”他起身拍桌追问,吓得两个女人抱成一团,更不敢说了。

  那人虽说是人渣一枚,但也是人命一条,还是让他无耻的苟活好了。

  “呜呜……这都是奴家的错,妹妹要不是为了从那人手中救下奴家,也不会差点教人打了,都是因为奴家这不幸的苦命人。”简钰容蓦然泪涟涟起来。

  “这怎能怪你,是我自己爱逞强,才会与那人冲突,你也是受害者,没人会怪你的。”水玉兰忙安慰说。

  “可是因为奴家的到来,好似令两位爷不满,连累了妹妹,奴家过意不去……”

  简钰容摇头抹泪,那样子任谁见了都要心疼的,唐雄和赵英就自动的送上自己的帕子让她擦眼泪。

  只是帕子一口气来两条,不知她要选哪一条?没想到她倒会做人,两条帕子一起收下了,这让两个大汉眉开眼笑,而一旁的朱名孝本也想掏出自己的,不过猛然想起妻子的怒容,便将帕子赶紧塞回自己的袖袋内了。

  水玉兰偷觑向雷青堂。若他真不要简钰容留下,她也不好自作主张的留人,再说这事也得考虎到严爷他们,万一简钰容的出现妨碍了大家在此的正事,那也是万不可行的。

  但若赶简钰容离开,她又会被卖入青楼为妓,水玉兰顿时陷入两难,偏二少爷与严爷都不说话了,她压根不知该如何是好。

  简钰容见这气氛,哭得更加哀肠百转,悲切得惹人怜悯了。

  “严……练爷,既然二少奶奶己将人带回,不如咱们就暂时收留下来,若真有不便,过几日再另作安排也是可以的。”赵英见简钰容可怜,忍不住为她说话了,可简钰容毕竟是外人,在她面前便仍称严文羽的化名。

  “是啊,瞧她孤苦无依的,赶出去也让人于心不忍。”唐雄也帮了腔。

  两个手下都这么说了,严文羽询问的瞧向雷青堂。

  “你怎么说?”让他拿主意。

  水玉兰马上恳求的望向他。“二少爷……”

  雷青堂见她一副乞哀告怜的样子,不住叹息,自己可怎么拒绝得了她!只得说:“好吧,这几天就让她先待下,不过得在咱们离开这里以前送走她。”这是他最后的让步。

  别府已经有匹正然不知怎么处理掉的瘦马,若再带一匹回去,岂不自找麻烦!

  水玉兰一听,马上点头,她也没打算带简钰容回杭州的,只要让简钰容留下几天,她会替这女子找到好去处安身的,她私下这样盘算着。

  而那简钰容听见自己得以暂时被留下,略感放心了,不过还是为自己的未来发愁,美人命运多舛,她一生悲苦曲折,想着想着又在众人面前落泪了。

  那赵英几个见了极不舍,只有方小乔拚命皱眉。这匹痩马未免太做作了点,相较之下,别府里的秋香真的完全比不上了,起码这勾引男人的功夫,秋香是决计不及人家十分之一的。

  雷青堂正在午憩,倏然醒过来,发现简钰容就坐在自己床边。

  他忍不住讶然。“你做什么?!”不悦的质问。

  简钰容双目盈盈,盯着他腰间系着的象牙印。“奴家见妹妹身上也有一枚相似的,但您的这枚是天长,她的是地久,这是一对的是吗?”她没回答他的话,先问起这个。

  他顺着她的视线瞧向自己的印。“没错,是一对的。”他特别强调“一对”两字。

  她忽地就面色苍白的垂下首来。“您与妹妹恩爱,连个印都是天长地久、成双成对的,真好生教人羡慕,哪像奴家,注定孤寡一辈子。”她似悲从中来,这就掉下了泪。

  雷青堂冷眼瞧她,一声不吭。

  简钰容暗暗皱眉,凭她的美色,只要说这些话,再兼掉下两滴泪来,哪个男人不赶紧上来哄劝她、安慰她,甚至抱她,可这人却无动于衷,那眼神还冷漠得很。

  她小心抬首望着他。“公子,奴家是真心想好好伺候妹妹的,这才能报答她的恩情,所以能否离开昌化时也带着奴家一块走?”她可怜兮兮的乞求。

  他态度依旧冷冽。“你未经同意擅自进我房间,为的就是说这个?”他这是在责怪她擅闯进房。

  简钰容脸色一僵。美人主动进房,多少男人求之不得,这人居然因为这样责备她?

  “对……对不住,奴家一时心急,只想快与您说清楚,将来别不要奴家,这才会……”她委屈说着,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雷青堂瞧向被她抓在手中的衣袖,久久未出声,可那表情冷得像冰,让她不由自主的缩回了手。

  “公……公子……”第一次遇到让自己连脚底板都发寒的人,她心头微颤。

  “得了,出去吧!”他森冷赶人。

  她面容立刻一阵青一阵白了。“可您还没答应带奴家走,奴家……”她不放弃,手再度大胆的伸了上去,眼含秋水,美目深深勾缠着他。

  他眯细了眼,片刻后,看她的眼神似不再寒凉,笑得有点莫测高深了。

  这样的他,教她呼吸不自觉的屏住,注意力都被他那双迷魅的眸子所吸引,忍不住猜测着这笑容背后的含意,这是……接纳她了?

  “你真不想走?”他果然问。

  “奴家不想……”她殷切的望着他,手更攀上他的前襟。

  “我明白了。”

  “这意思是……”她问得千娇百媚。

  “意思是——”

  “二少爷,二少奶奶专程向客栈借了厨房,给大家炖了银耳汤——简钰容,你坐二少爷床上做什么?!”方小乔端着银耳汤进来,瞧见简钰容居然与二少爷在同一张床上,手还贴在二少爷襟上,不住大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