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昌化街上人头攒动,人们摩肩接踵,在这一个月里街头巷尾,人人都在买卖玉石,交易热络到无法想像。

  水玉兰带着方小乔刚从何姨夫妇所住的客栈走出来,这会趁贾善德尚未找他们的空挡,赶紧来见何姨一面。

  何姨和丈夫来昌化已经许多天,再过几天就要回去了,何姨关心他们查案的进度,水玉兰将大约的情况告诉何姨,只是何姨仍担心他们的安危,拚命嘱咐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分,怕会为之后带来灾祸。

  水玉兰请何姨放心,二少爷是个行事小心的人,不会轻易让大家陷入危险的,何姨想想这才安心。

  接着何姨又得知他们住的客房不够,几个人挤得辛苦,便说过几天他们夫妇就要先回杭州去,届时客房空出来,就能让给他们住了,他们不用再占着严爷的房间,让他们主仆三人挤着睡,二少爷也不需要再与朱名孝同睡了,几个人终于可以睡得稍微舒服点。

  “其实何姨忧心的也没有错,咱们虽化名,可万一遇到熟识的人,拆穿了咱们,那可就糟了。”方小乔与水玉兰走在街上,边闪着人群边说话。

  这街上无时无刻人潮汹涌,好似全国的人都往这小镇挤了,方小乔被挤得满头是汗,还得不时拿出丝绢擦“是没错,所以咱们行事可得更小心才行——小乔,小心!”水玉兰说着,忽然见一人迎头要撞上方小乔了,连忙提醒,将方小乔往旁一拉,方小乔这才没被撞到。

  “喂,这怎么走路的,居然撞人了?!”方小乔虚惊一场,生气的怒斥祸首。

  “对不起,对不起!”差点撞上她的女子柔弱的道。

  方小乔听这声音身子都酥一半了,再去瞧她的人,当真不得了,一双夙眼媚意天成,腮凝新荔,再加上檀口小嘴,相貌绝美,让人惊艳不已。

  “你怎么……”人太美,令快嘴的方小乔一时间也骂不怎么下去。

  “奴家……不是故意的。”这女子目光流盼间,已经泪珠儿垂落了。

  水玉兰看了她几眼才道:“咱们没怪你的意思,你别哭。”

  “奴家哭不是因为撞了您,是因为……”她珠泪又一颗滴落,真哭得我见犹怜。

  “婊子,不好好伺候本少爷,这还想往哪里逃去?!”一名公子哥儿由街头冒出来,见到那女子立刻破口大这女子马上显得惊慌无比,无处可逃的情况下,居然躲到了水玉兰的身后。“小少爷,请你救救奴家!”

  水玉兰这时还是小厮的打扮,所以对方称她小少爷。

  水玉兰一惊,只得瞧向那公子哥儿。“你……你是谁?怎欺负女人?!”她问。

  那公子哥儿冷笑的上下瞅了瞅水玉兰,见她不过是个下人模样,不屑的撇嘴。

  “我是谁不用你这奴才管,这瘦马是我刚买下的,正要带回去好好享用,这样你明白了吗?!还不快滚!”

  男人买了痩马回去,哪个不急着享乐的。

  水玉兰一听“痩马”两字,立刻想起杭州别府里的痩马秋香。可同样是瘦马,秋香与自己身后的这人相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身后的这个才是真正称得上是痩马的美人吧!

  所谓瘦马,即是以瘦为美,且必定先从贫寒人家买来从小开始养起。这瘦马不光是形体要痩弱,举手投足还必须经过严格训练,得符合豪商钜富们的审美标准才行。

  因为在扬州养出来的痩马卖得快,价钱也最好,因此又以扬州瘦马名气最响,但许多不知情的,以为瘦马只有扬州有,事实上,这全南方各城各县都有人养痩马,只要养个出色的来,就能卖个好价钱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她身后的美人竟然就是供人买卖的痩马,瘦马一旦教人买去,就是对方的人,旁人是不能插手的。

  “姑娘,他是你的主子吗?”水玉兰确认的问向身后的女子。

  后头的女子嘤嘤哭泣。“奴家命苦……”

  “命苦什么?!跟了本少爷是你的福气,来,跟本少爷回去快活!”公子哥儿伸手过来强拉她。

  女子身单薄,被这一拉,整个人撞进那男子的怀里,又痛又难堪,惊慌失措的眼泪直落个不停,而四周人潮虽多,却没人伸出援手。

  “就算她是瘦马,你也不能这样粗鲁对待,况且她这般瘦弱,哪禁得起……”水玉兰个性仗义,马上抱不平的说。

  而这话竟让那公子哥儿朝她挤眉弄眼了。“禁不起也别有一番乐趣,这不就是咱们买瘦马的用意,就爱看她们在床上弱不禁风的样子,这才显得咱们男人的雄风鼎盛。”他大言不惭的说。

  水玉兰气结,觉得这人太没品,一时正义感涌上心头,觉得不管不行,便强出头道:“什么雄风,只知道欺负女人的男人都是狗熊!”

  “你说什么?!敢骂本公子是狗熊?!”这人立刻横眉竖目。

  “我就骂你怎样,正经事不做,成天只想抱女人,你这算哪门子的男人!”

  “该死,你这小子越骂越痛快是不?瞧本公子不给你好看!”那男子恼羞成怒,两拳一握,一副要打人的样方小乔大惊,马上大喊,“不可动手,她、她肚子里有娃儿了,若落了胎,你非得吃上官司!”她急中生智的说。

  可她一说完,水玉兰反而惊愣住了。这……这在瞎说什么?!

  “他……他不是男人吗?男人也会怀孕?”公子哥儿指着水玉兰呆问。

  “谁说她是男人的,她是我家少奶奶,为了逛街方便才乔装的。”方小乔怕她挨打,只得抖出她们女扮男装的事。

  这人仔细看了看水玉兰,确实秀气得不像话,应该是女人无误。“哼,果然是个女人,这才敢对本少爷说这种话,瞧在你是女人又有身孕的分上,本少爷不与你计较了,但这痩马我要带走,你最好不要再碍着我了,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他怕吃上殴打孕妇的官司,遂放过她,要带那痩马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