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等她完成作品后再说吧。”他先不提。

  “行,不管你要什么我贾善德都给得起。”贾善德口气极大的说,不怕他狮子大开口。

  况且雷青堂不追究玉壶之事,他心里有数,雷青堂还不敢真的得罪他,因此放心说大话。

  这事说定后,雷青堂示意水玉兰可以开始动刀了。

  他从未见过水玉兰雕刻过任何东西,这回也算是初见识。

  所有人包括贾善德也都睁大眼睛的在瞧,见她手指灵巧的在米粒大小的玉珠上雕刻,一个时辰后,她完成作品了。

  她先将东西交给雷青堂过目,他瞧了后一怔,半晌没有说话,严文羽见他没动静,自己将玉珠取过来瞧,瞧了也是一脸的惊讶。

  之后陆续传阅其他人,最后到贾善德手中,他瞧了顿时说不出话了。

  她在玉珠上雕了一株兰花,这应该是世界上最精巧的兰花了,细腻的程度如花蕊细纹都刻划得相当清晰。

  她这门手艺当场震慑所有人,连贾善德都佩服不已,再也无话可说。

  §第十章 凤血石之谜

  雷青堂等人虽顺利通过考验,却不知贾善德聚会的场所厢房另有天地,耳房内还有人在,这人透过耳房的小洞观察厢房内的情景,藉以了解厢房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这叫田雨的,连身边的小厮都这般厉害,可见他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人欣赏的说。

  “是挺有些实力的,不过……这些人好面熟……”这人右侧有个黑衣人,他往小洞瞧一瞧厢房内的人后,忽然皱起眉头道。

  “面熟?怎么说?”这人讶然。

  黑衣人努力思索了起来。“小人记得……当日在苏州时,为追杀逃脱的两名玉石匠,追上了一艘船,本想屠船灭口,但船上的人武功不弱,咱们这才没达成目的退走,且因为走得急,并没来得及确认这些人的身分,但小人这会可以确定的是,这姓田的带来的这几个人,虽都经过变装,但应该与当日在船上的是同一群人,尤其是那个长相秀气的小厮,她分明是女的,却假扮男人,这群人有问题!”

  这人一听,神情骤变,胖脸狰狞了起来。

  雷青堂与严文羽一行人离开贾善德的聚会,回到客栈之后,水玉兰盯着眼前的那柄玉如意,热泪盈眶。

  她没料到自己有机会再见到此物,更没想到雷青堂会替她向贾善德要来这样东西。她激动不已,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二少奶奶,这玉如意当真是您父亲要留给您当嫁妆的吗?”方小乔问。

  水玉兰泪眼婆娑的点头。“那年过年,娘带着我去娘家拜年,回来时,爹就将雕好的玉如意放到我床头了,可我贪玩,没理会,一直和邻居的小孩玩到入夜才回来,草草吃了饭倒头就睡,也没去问爹给我这个做什么?

  “可睡到半夜,爹过来了,坐到我床前一手拿着玉如意,一手抚着我的脸庞,因为冬天寒冷,爹的手冰凉,便将我冻醒了,可我贪睡,就是不愿意睁眼,爹晓得我这德性,就不逼我醒来说话,自己一个人将话说了。

  “他说,这玉如意的玉是用咱们水家的家传古玉雕的,将来我出嫁时要当嫁妆用的,让我好好收藏,在暖被中的我只含含糊糊的点头,表示明白了,可哪知几年后爹会出事,家中所有的值钱物品全让官府给抄了,就连这柄玉如意也让官府拿去……”说到这她己泣不成声。

  雷青堂不舍她哭得如此伤心,过去抱住了她。

  “多谢二少爷替奴婢拿回玉如意,要不是您,奴婢也取不回爹的遗物……”她淌泪,非常感激他为她做的事。

  他替她将泪水拭去,当他听她说出玉如意的事后,他便己打定主意,要替她拿回这样东西,因此才会开口要求若她完成毫雕作品,便要取现场的一样东西。

  “别哭了,东西己重回你手中,你爹的这份心思没白费,将来咱们成亲后,这柄玉如意也会是咱们的传家宝。”他轻声告诉她。

  她抱着玉如意,心情激动,足足又哭了好一会,心情才逐渐平复下来。

  见她心情稍有缓和,严文羽己忍不住迫不及待的问起,“你怎么懂玉器的价值,又怎雕得出失传己久的毫雕来?”

  她今天露这两手,实在教所有人惊为天人,不敢相信一个年纪小小的“小子”能有这样的能力,就连那贾善德也是目瞪口呆,不得不放过他们。

  “爹娘只有我一个孩子,娘从小教我识字,爹则教我认识监定玉石,爹常夸我人不精明但贵在学东西专注,所以对玉石只要过目就能记下出处与来历,再依这个去评估判断价值。六岁那年,爹开始教导我毫雕技术,说这是只有咱们水家人才会的独门功夫,这手功夫不能失传,让我定要学会,我这也是苦练过几年的,只是后来家毁人亡后,我便再无机会继续雕刻,只将这技术偶尔用在与四少奶奶学做的点心上头做些花样罢了,无人知道我会毫雕这门功夫,”她解释。水玉兰一说开,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大家虽都已知晓她是水春山的女儿,但以为水春山获罪时她才九岁,谁能想到在此之前她己学会了水春山的绝技,不禁对她的能耐感到佩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