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我有什么动机?”反被指控,贾善德愕然。

  “贾爷不觉得自己言清行浊、行为卑劣吗?若当初就怀疑田某,为何用市价的一半就收了我那批货?”

  众人这一听,精明得都竖起耳朵来,贾善德半价买来的货,可卖他们不只一倍多,这屮间赚去多少暴利,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贾善德被说得恼羞成怒。“好,你若要消除众人的怀疑,那便做个测试就知,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玉石商,还是假冒混进来意图不轨之徒。”

  “测试?什么样的测试?!”严文羽沉着脸向,这处境越来越危险,他们都不是真正懂玉石的人,若真做什么测试,马上就会被看穿的。

  贾善德撇嘴嗤笑。“这测试很简单,只要有些底子的都能通过,可若不是这行的人,那是决计骗不过去的!”

  水玉兰心一紧,朝雷青堂望去,见他仍旧泰然自若,十分镇静,不禁佩服起他的处变不惊。

  “是吗,请贾爷测试吧。”雷青堂临危不乱的说。

  “来人,将东西拿上来!”他吩咐。

  立刻有人将一批玉石搬进厢房里来,二陈列在众人面前。

  贾善德见东西摆好,阴沉一笑。“来,既是玉石商,应该分辨得出这些是什么玉石,田公子,请吧。”要让他说出眼前玉石的名称。

  雷青堂虽说不是正宗的玉石商,但因为经手牙商生意也曾研究过,要分辨并不难,他沉稳的开口道:“这是红碧玉,这是水晶、粉晶、茶晶……至于这个是玛瑙、虎眼石、新疆黄玉、菊花石、孔雀石、白玉、黑曜石……”他轻易的点出所有的玉石名称来。

  众人点头,这人肚子里是有那么一点东西的。

  水玉兰与严文羽他们立即松了口气。

  “很好,不过这只是第一关,后头还有,来人,下一批再搬上来。”贾善德不甘心的再吩咐。

  这次搬上来的有玉瓶、玉盆、玉罐、玉壶、玉杯、玉环、玉戒、玉如意等等玉制品。

  “说出这些东西的价值来吧!”贾善德要求。

  雷青堂沉吟了半晌,若单纯评估这些玉的价值他倒能估个十拿九稳,但若加上精巧的制作工艺,那价值往往翻倍,而若雕制的人是名家,那价值又再更高,还有年分也是决定价格的重要因素,若看走眼的话,这价格估出来就铁定闹笑话了,而贾善德要测试的就是他的眼力,能否瞧得出这当中的厉害。

  但,这并不是他的功力能做到的,严文羽也瞧出这点了,只能心急如焚,却不知该如何帮他。

  “田公子怎么迟迟不出声,这是估不出来吗?”贾善德意气洋洋的问。

  雷青堂脸色略变,正要开口说什么,身后的水玉兰忽然走到了人前道:“估价这种小事哪用得着我家公子出面,我这个小厮代劳就可以了。”

  见她突然跑出来,雷青堂不禁吃惊了,严文羽更是愕住,更别提朱名孝等四人有什么表情了。

  朱名孝几个心想,她这是来帮忙还是来闹场的?这场合可玩笑不得,若是出趴,人家都会没命的!

  “在座的可都是眼力过人之辈,你小子可别丢了我的脸才好。”雷青堂出声,言下之意竟是有意让她试试了。

  朱名孝等人原以为他会喝退水玉兰的,想不到他却没这么做。

  严文羽立即瞧向雷青堂,见雷青堂眼神有几分笃定,蓦然想起在苏州时,方小乔不慎撞落他的玉佩,水玉兰一眼就能说出玉石的价值。莫非雷青堂也想起这事,所以愿意让她试?

  可谁都不知水玉兰那回是不小心猜中的,还是真瞧得出价值来?万一是猜的,这……严文羽捏紧了拳,心中难免志志不安。

  “请主子放心,奴才自幼跟在您身边,您的本事奴才就算没全学会,至少也学了个六、七成,这点小测试,奴才行的。”水玉兰表现得极为自信,还故意说本事是跟雷青堂学的,让其他人不至于拒绝让她上场。

  雷青堂泰然播笑,不在乎冒险。“既然如此,田某想若连我的小厮都能通过测试,那大伙应该不会再怀疑我什么了吧?”他瞧向众人,这是决定就让自己的小厮出面了。

  贾善德觉得雷青堂实在嚣张,就不信他一个小厮能有多大能耐。

  “行,希望你的下人别让大家失望了。”他哼笑着同意了。

  水玉兰这才慢慢的走向一排玉器前,细细琢磨了几眼后,微笑的开始道:“这玉瓶是前朝的作品,但应该不是出自名家之手,不过因为有些年代了,大约值——六百八十两吧!”

  这一开口就让贾善德变脸了,因为一字不差,价格就是这个数。

  “再来嘛……这个玉盒,本朝之物,但盒身的麒麟是百年前的玉石大匠朱磊所雕,所以也颇有价值,一千三百两跑不掉。”

  众人倒抽一口气,连出自谁之手都能说得出来,这不简单了。

  “至于这个玉环,不值什么钱,仿的吧。”

  贾善德脸色己是极差了。没错,他故意在珍品里放些假货,打算鱼目混珠,瞧能否骗过人,想不到竟一眼被看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