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不过好像听说祁州似乎出了什么事,也让他赶着回去,雷青堂与水玉兰本是极为关心,但一问又像是没什么大事,谢晋元只说他先回祁州了解,若真有状况会通知他们的,两人道才放心。

  再者他们也想说祁州雷家是地方大户,有百年基业,如今又是雷青云当家,他处事妥当,能出什么事,就没再多想。

  “二少奶奶,这些人生活骄奢,即便佳肴满桌,仍嫌没有可以下筷子的地方,瞧那人明明对着满桌子菜还在喊无下箸处!”方小乔小声与水玉兰交谈,她教这里的日食万钱、食前方丈给惊吓到了,何时见过这样奢华的景象,连每个人手上的杯子都是玉雕的。

  水玉兰轻叹,这便是与外头不同的另一个世界,这般挥霍无度、铺张浪费,可多少人却在外头苦分不到一块饼吃,想起爹娘死后,自己惨到几乎行乞维生,曾多日饥饿未进一粒米食,因此养成对食物绝不浪费,把握每个吃东西的当下,在祁州雷家时,四少奶奶才会老是取笑她,一块饼就能将她骗去做苦工了。

  而今再看看这侯服玉食、金迷纸醉的情景,不禁摇首,当真天上与地狱的两个世界。

  “二少奶奶,您想,在这里真能打听得到什么消息吗?”方小乔低声的再问。他们到此是有目的的,要知道失踪玉石匠的去处。

  “这里虽聚集了不少玉石商和买货人,但咱们行事得万分小心,不能明目张胆的查问,只能暗访,不过我相信,在这里一定能找到线索的。”

  “嗯嗯。”方小乔猛点头。

  事实上,朱名孝和赵英、唐雄他们已经很积极的穿梭其中,技巧的在打探消息了。

  方小乔自认口拙,怕自己没打听到什么,反而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目的,只打算去偷听这些人谈话,希望能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田公子,原来你在这儿,来,这儿有批货想请你瞧瞧。”贾善德忽然找上雷青堂。

  雷青堂见贾善德似笑里藏刀,仍不动声色,面无波澜的跟着他过去,水玉兰扮成雷青堂的小厮,当然亦步亦趋的跟着,严文羽做事谨慎,怕有问题也一道跟去。

  然而,水玉兰以为贾善德让雷青堂过去只是监赏玉器,哪知到了一处厢房,这厢房里约莫坐了十多人,这些人衣着华贵,神态高傲,想来玉石界中最有分量的人物都在此了。

  这些人不仅有钱有势还有权,尤其在浙江一带几乎能翻云覆雨,水玉兰见这态势,晓得这关不好应付了,应该不只是单纯监赏玉器这么简单。

  见多识广的严文羽当然也瞧出不寻常,暗暗为雷青堂担忧起来。

  果然,贾善德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各位,眼前的这位青年才俊姓田,也是位玉石商,可在座的,有谁见过或听过他的?”

  雷家在药材界呼风唤雨,但隔行如隔山,玉石界的人当然没人识得雷青堂,而雷青堂虽经营牙商事业,这其中也有玉石的买卖,但毕竟是小宗,又极少亲自出面接洽,见过他的人就更少了。

  贾善德见所有人都摇头,立刻冷笑。“我瞧田公子拿出来的货虽然都是稀世珍品,似你的人却打听不出一点来历,这不古怪吗?田公子莫非不是干咱们这行的?”

  他是个疑心病极重的人,很难轻易相信人,那日花船回来后,即着手请人调査雷青堂,却都一无所获,便开始起疑。

  雷青堂见精识精,虽当众被质疑不是玉石商,但也只是淡淡抿笑,并不见一丝慌乱。

  “田某初入这行不久,眼前的都是前辈,又如何会认识我这样的小辈。”他避重就轻的说。

  贾善德见他轩昂自若,气度不凡,也有些赞赏,但要因此解去疑心,绝对不可能。

  “既才初入行,出手即能拿出高挡玉器,你这小辈不简单啊!”贾善德继续道,指的是他那批南洋玉器。精明锐利的眼眸不住地盯着雷青堂看,不放过他任何细微的表情。

  贾善德之所以能在这行稳坐龙头之位,靠的就是行事小心,绝不错信任何人。

  雷青堂神态如常。“贾爷人脉广,田某认识的人也不少,之前那远洋船号的船东就是我的好友,田某要什么货,他都有办法帮我由各地调来。”

  “话是没错,那船东贾某也亲眼见过,但是,忽然腾空冒出一个小辈,这事已经奇怪,且你还透过姓练的牵线,摆明就要我上钩,而这姓练的瞧也不是个有用的人,拿出的东西不入流,却能和你一道,你二人的组合未免也太可疑了!”这话连严文羽也怀疑上了。

  雷青堂和严文羽没想到这贾善德会聪明至此,他们当真小看这人了。

  贾善德笑得极为阴险。“怎么?不说话了,你二人莫非真有鬼?!”他语气凶狠的问。

  水玉兰在一旁为他们两人捏着冷汗。

  这时,朱名孝、方小乔、唐雄、赵英都让人“请”来厢房了,他们四人瞧起来颇狼犯,像是教人强押过来的。

  “贾爷,这几个人到处与咱们的客人闲聊,问了不少玉石匠以及聘请劳役的事,不知有何意图。”贾善德的人一面禀报,一面不满的瞪着朱名孝他们。

  水玉兰见状更着急了,若他们真被拆穿,照贾善德的狠戾程度,他们一行人恐怕都走不出这了。

  “意图?田某既入玉石这一行,当然对玉石匠求才若渴,好的玉石匠能为田某雕出绝顶好货,助田某卖出更高的价钱,而劳役,在座谁家里没有一两座矿石山的,就算没有,玉石厂总需要大量的劳役帮忙加工玉石吧,我的人打听这些有什么错?挖角、找人,本来就是同行竞争的事,贾爷若要以这诬蠛咱们来意不善,那真正动机不明的反倒是贾爷你了!”雷青堂说的义正词严,毫不见心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