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贾善德闻言立即冷眼瞥向领他来的严文羽。“哼,若入不了我的眼,我说姓练的,你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我不跟没用的人打交道的!”他不客气的说。

  严文羽故意唯唯诺诺的点头。“放心放心,我若办事不力,别说贾爷不见我,我自己也没脸去见贾爷的。”

  “哼,算你识趣,走吧,别耽误我宝贵的时间,先看货要紧。”贾善德说。

  “难得请贾爷上花船,船上的船娘们听说您要来,早等着伺候您了,您不先让这些船娘相陪一下再瞧货吗?”严文羽刻意问,像贾善德这样的人都爱狎妓,他有意投其所好。

  贾善德一听,却意外的没有承他的意。“不说正事要紧,等瞧完货,有得是时间吃饭喝酒抱女人。”他不假辞色的说。

  “是是是,说的没错,那就请田公子领路了,亲自带贾爷去看货吧!”严文羽发现这人并不好讨好,立刻请雷青堂直接带他去看玉石。

  “贾爷,这边请吧!”雷青堂将人往下层请去。

  贾善德眼高于顶,走路姿态大模大样,完全没将任何人放在眼底。

  来到了花船的下层密室,谢晋元就在密室里顾着这些值钱的玩意,见贾善德终于出现.只是随意点个头,应付应付,贾善德见他态度随便,马上不高兴了。

  “这下人是谁?”他当谢晋元是小厮。

  谢晋元瞧瞧自己的衣着。这衣料虽非上品,但也算不错,当他是下人,难道他有下人的气质?

  “在下不是下人,是远洋船号的船东,田公子的这批货是我运来的,为人办事得服务到底,货刚由我船上搬来,货既己送到我正要走,可你当我是下人,未免太离谱了!”他吃不得躬,不满的道。

  贾善德这人势利得很,一听见“远洋船号”四个字,眼都亮了。

  远洋船号是近年发展极快,十分赚钱的航运商,想不到对方即是船东,让贾善德马上谄媚了起来。

  “贾某有眼无珠,不晓得您是远洋的船东,失敬失敬了。”

  谢晋元冷瞧他一眼。“不敢当。”他撇嘴,姿态不比贾善德低。

  贾善德却不敢生他的气,因为他这人看高不看低,清楚谢晋元的财力有多雄厚,自然是不敢去招惹他。

  “身为远洋船号的船东,居然劳您亲自送货,这是和田公子有交情吗?”他仔细问。

  “当然,田公子是我的朋友,他的货一向由我亲自运送。”

  贾善德一听,立刻若有所思的看向雷青堂,似乎对他的身分重新评估了,而雷青堂当初没要谢晋元乔装,就是希望利用他远洋船号的名声加重自己的分量,这目的现下瞧来是达到了。

  水玉兰瞧贾善德这人尖嘴猴腮,心思狡猾现实,对他着实厌恶得很。

  “田公子,贾某既然来了,就让我瞧瞧你的货吧。”贾善德口气好多了,不再那么不可一世。

  “好的,东西都在箱子里了。”雷青堂让朱名孝将箱子打开,里头尽是玉器古玩。

  贾善德利眼马上睁大,蹲下去一件件的审视起这批玉器,每件物品都教他赞不绝口,简直满意极了。

  “青金石,这好——东菱玉,这个更好——还有这个也是珍品——啊,我多年不曾见到这种古玉了,这……”他惊叹连连。

  雷青堂与严文羽暗地里眼神交流,嘴角都浮出一丝冷笑。

  贾善德检视完所有的东西后,满意的站起来,拍起雷青堂的肩爽快的说:“田公子的东西果真不凡,我今天没来错了,你这批货我全吃下了!”

  雷青堂意外他买东西这般爽快。“那好,难得遇到识货人,田某会便宜卖,希望贾爷满意。”为了结交贾善德,他已经打算赔本钓鱼。

  “好好好,那就多谢了,练爷不是说船娘已经在等咱们了?不如这就去喝一杯,咱们边喝边聊。”贾善德高兴起来,马上说。

  下层的厅上早己备好了酒席,水陆杂陈,贾善德见了更是笑容满面,特别是当那呰船娘全往他身上贴去时,他的淫相更是整个显露出来了。

  可谁知道这厮喝醉后居然瞧上了长相甜美的方小乔,硬是要拉方小乔过夜,吓船时心情就已经起伏不定的她脸色更加发青,后来经众人劝阻贾善德,告诉他方小乔的,他醉眼瞧她一身小厮装扮,这才打消念头,招了其他船娘过夜享乐,当晚他玩乐得极为尽兴,雷青堂他们总算是成功的钓到贾善德这条鱼了。

  所谓的玉石集会,除了街头到处有玉石买卖交易外,其实买卖最大宗的便是以贾善德为首的聚会了。

  能有资格受贾善德邀约出席聚会的人非富即贵,全是腰缠万贯之徒,贾善德八面玲珑的穿梭在这些人当中,穿针引线,大赚交易财。

  在这里一掷千金买玉器的人多得是,贾善德的作用便是拱这些人挥金如土,买下所有玉器,难怪玉石商要以他马首是瞻,因为他人脉广,东西到他手中没有销不出去的。

  雷青堂一行人自从那日用谢晋元运来的玉器在花船上收服了贾善德之后,便成功打入贾善德的圏子,这聚会他们也因而有幸参加了。

  而谢晋元那日协助骗过贾善德之后,便离开昌化回去了,毕竟他航运事业极为忙碌,这次为了帮雷青堂的忙,再加上爱凑热闹的个性,这才多留了几天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