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一时间,甲板上的船娘走得一个不剩,水玉兰见自己一上来这些人就走光光,这还不打紧,走前还不忘给她一个妒忌怨恨的眼神。这是怎么了,她得罪了她们吗?

  她纳闷的走向雷青堂,见他唇角带着一抹笑。

  “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上来?”他询问。

  “小乔对上回黑衣人劫船之事有些后怕,上了花船后紧张,奴婢安抚了她一会,见她好多了才上来找您的,对不起,让您久等了。”她解释。

  贾善德是主客,他不到,船不开,在等待的时候,雷青堂让水玉兰到甲板上来,他有话对她说,所以在这等她。

  他微蹙了眉。“早知道小乔不敢坐船,就不该带她来的。”

  “其实还好啦,她只是一开始想起那件事,心情平复后就好多了,再说,她可是忠心耿耿的,奴婢若是上船,怎可能自己留在岸上,照她说法,无论如何都要在奴婢身边保护的。”她笑说。

  这个小乔对她当真尽力报恩,赤胆一片,非要跟着她冒险,像这次来昌化,二少爷为了掩人耳目,身边不好带太多人,但她坚持同行后,小乔立刻表明态度,死都不肯自己一个人留在杭州别府,二少爷这才无奈的同意带小乔一块上路。

  雷青堂要不是看在方小乔对水玉兰忠心的分上,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多带一个人来冒险的。他轻叹,“罢了,名孝会照顾她,她应该不会有事的。”

  “嗯。”水玉兰点头嫣然一笑。“对了,方才那些船娘怎么了,见到奴婢过来就走,还一副气愤的模样?”

  她不解的问。

  他瞟她一眼。“我想她们妒忌你吧。”

  “妒忌?”

  “可不是,我眼里只有你,其他女人能不吃味吗?”他理所当然的说。

  她无言,不过也懂了他的意思,虽说有些自大,但似乎是事实,她也反驳不了什么,自己的男人确实很迷人,想起这点,她小脸略略酡红起来。

  雷青堂真爱瞧她俏红娇顏的模样,无声的叹了口气,清俊的脸庞漾起笑,由袖里取出一枚象牙章子来交给她。“这你收下吧!”

  她瞧着手中的印章,两枚是一对的,印身一枚刻有“天长”,另一枚刻着“地久”,合起来就是“天长地久”。

  两枚章子是各自的名字,刻有她名字的用五彩丝绳并加红色的穗子系缚,而他的虽也同样用的是五彩丝绳,但加的是蓝色的穗子,瞧起来极为精致高贵。

  水玉兰双眼晶亮着。夫妻喜用双印作佩饰,意寓成双成对、双双对对,再加上印身上的天长地久字样,她己明白他约她上甲板的目的,就是给她这个。

  “据说把它挂在身上,夫妻可以璧合珠联,永不分离。”他眼里藏着笑,内蕴深情,语气极柔。

  他给她这个的意义她十分清楚,不禁心头发热,眼角有了湿润的感动。

  “好的,我会天天将它挂在身上,您也一样。”她将属于他的章子亲自挂在他的腰带上,自己的则是交由他挂上。

  两人互见身上的配印,皆是温暖一笑,彼此的情意已经不需言语就能完全明了了。

  一丝温柔笑意掠过他的唇,他拉着她一起欣赏湖岸景色,此时船虽未开,但和风惬意,湖岸上杨柳依依,绿意盎然,美不胜收,不禁感谢起这个贾善德来得晚,反而让他们两人拥有难得的甜蜜时光。

  忽然一阵风吹来,引她迎风而立,这个方向恰巧让她望见岸上搭了座华丽的棚子,想来是有钱人家搭船游湖腻了,改搭棚赏湖取乐,棚内坐了一男一女,那男子身穿锦衣,但身材r胖,其貌不扬,而女子却是眉目如画,美丽动人,女子正手持琵琶弹唱着,因花船距离棚子稍远,听不见这女子的歌声如何,但这应该也不重要,因为那胖男子根本没听,只顾那女子上下其手,那女子没拒绝,更不闪躲,还有意与他调情,边唱歌还边朝那胖男子抛媚眼,身子完全倒向男子身上。

  水玉兰见了皱眉,光天化日,这般寻欢作乐实在不太好看,要嘛也找个隐密点的地方,这瞧着她都忍不住脸红了,正想告诉雷青堂这件事,忽听见朱名孝喊着,“公子,贾爷到了!”

  他们一听,立刻收拾情绪,得要开始作戏了,至于那对男女,水玉兰也无暇去提了。

  贾善德由严文羽亲自领上船,雷青堂立刻迎了上去,水玉兰扮小厮,自是赶紧跟在主子身后,低着头等着吩咐,并利用机会偷看贾善德几眼。

  这个贾善德四十多岁人,鹰鼻鹞眼,身材矮小,可眼神锐利,一瞧就是精焊之人,她光瞧他的相貌,便直觉这人非善类。

  “你就是田公子?”贾善德似用鼻孔看人,仰鼻对着雷青堂问话,雷青堂化名田雨,即是将雷字拆开再上下颠倒。

  “是,在下就是田雨。”雷青堂不矜不躁的应声。

  贾善德见他年纪不大,却已有见惯风浪的稳当,这便稍稍高看了他几分,但他这人其实谁都看不起,只有自己最了得,因此态度依旧高傲。“听说你手上有珍宝,特意邀我来观看?”

  “田某手上确实有批珍宝,不过不知是否能入贾爷的眼就是了。”雷青堂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