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为何带走这批人?他们有什么问题吗?”雷青堂神色一紧的问,他的牙商生意里也包含人口买卖,今早他就是去将买下的仆役带回,打算清洁跟喂饱他们后,再为他们找到新主子,而他与一般的人牙贩子不同,他不将仆役卖给名声恶劣的买主,通常买卖以前会先替他们调查好买主的性情,绝不让自己卖出去的仆役吃苦头,同样的,他也会为买主过滤好仆役的品性与状况,不让买主吃亏。

  也就因为这样,他的人牙生意做得尤其好,许多劳役买卖都希望透过他经手。

  只是这回买下的人数约二十人,一切看来正常,这会有什么问题让官差来将人带走?

  “这个……”朱名孝看向水玉兰,不知该不该在她面前讲。

  水玉兰也看出他的顾虎,不为难的要退出去。

  “你不用走,名孝,有事直说无妨,不必避开她。”雷青堂将她叫住,不忌讳她在场,两人将是夫妻,己没有什么事是她不便知道的。

  朱名孝明白他的意思,这就放心的说:“是,那小人就将事情说了。咱们刚刚带回的那二十个由山东来的仆役,其中有三名是冒名顶替的,官府来抓的就是这三人,但为求保险起见,将所有人都带走,说是要回去仔细调查这群人,若没有问题再将人还给咱们。”

  “为了抓这三人将二十人全带走?可知这冒名的三人是什么身分?”雷青堂问。

  “这三人的真实身分小人不知,不过偷听到官差的对话,他们似乎来自临安县的昌化镇。”

  “临安昌化?”水玉兰听见这事立刻飞眼朝雷青堂望去,那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

  “您之前就发现浙江各府各州官府买劳役的数量增高,这些人多是在临安县昌化镇失去联系的,而现在这些冒名顶替让官府抓走的人就来自这里,此处会不会就是问题的根源……”

  雷青堂沉目。“你推测的一点没错,其实我早计划走一趟临安昌化,也许到了那里可以查出一点线索,不过,这还需要个好机会和名目,这样去了那里才不会教人怀疑。”他明摆着的身分代表雷家,若贸然前去査案,暴露了目的,恐怕会累及雷家陷入险境,他不能没有顾虎,因此才拖到现在还没去昌化走一趟。

  大家不由得又陷入沉思了,都明白他顾忌什么,可一时又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二爷,何姨来了,正在前厅坐下等您。”胡姑姑过来禀报这事。

  “何姨?”水玉兰不识这人。

  雷青堂听见何姨到来,脸上自然露出笑容。“何姨是我母亲在世时极为信任的贴身人,她来应该是想见见你。来,跟我一道过去见她吧!”他对水玉兰解释何姨的身分,也猜得出何姨为何到来。

  这话让水玉兰蓦然想起来了,听说毛姨娘生前有个丫鬟姓何,后来嫁给杭州的生意人,想来这位何姨就是当年的那位丫鬟。

  “您向她提过我吗?”她腼腆的问。

  “没错,咱们将成亲,这喜酒定也要请她喝的。”

  水玉兰脸庞微微的发热,也不知他是怎么对人家介绍自己的,登时感到不好意思起来。雷青堂晓得她害羞了,主动牵起她的手。

  “走吧,何姨好奇你是什么样的姑娘,这还等着见你呢。”他笑着说,准备领她去见人。

  他十分重视何姨,也许是因为何姨是母亲最亲近的人,每次碰面总勾引出他对母亲的思念与孺慕之情。

  “那面不煮了吗?”方小乔突然问起这事。水玉兰脸更红了。

  “瞧二少爷还吃不吃了。”

  “吃,等见过何姨后,你煮我吃。”

  何姨四十岁,身形圆润,面貌和蔼,丈夫做的是运送玉器买卖的生意,虽非什么富贵人家,但生活已经过得很不错了,两人来到厅上后,她盯着水玉兰瞧,满面欢喜。

  “真是个玲珑的姑娘,二少爷好眼光,这若是姨娘还在世,见您终于找到心之所爱的人,也定会为您高兴的!”

  雷青堂笑而不语,水玉兰则是头垂得低低的,娇羞不敢搭话。

  朱名孝和胡姑姑夫妻也在厅上,听了这话都笑着点头称是。

  “想当初太太为您安排娶的那个,奴婢虽没见过,可也知她定不是个好命之人,否则嫁二少爷这样好的人,又怎会年纪轻轻就过世。”何姨忽又感伤的说起这事。

  “啊!瞧我,人都过世了还提这什么,真扫兴了,对不住,对不住!”发觉失言她忙道歉。

  “可奴婢瞧着将来的这位二少奶奶是福相之人,你们一定能白头偕老的!”她忙再补上这句。

  水玉兰不介意她提起雷青堂逝去的妻子,那毕竟己是过去,而今她真希望如何姨所说,与二少爷两人能白头偕老,不要像过世的二少奶奶一样,空留下遗憾。

  几人又愉快的聊了一会后,何姨起身要告辞。

  “何姨难得来,怎不多留一会再走?”胡姑姑见她要走了,忙笑着留人。

  “我本来也想多待些时候的,可明日得随相公去趟昌化,这得回去帮着收拾东西,不早点走不行。”何姨道。

  “昌化?何姨的丈夫明日可是要运玉器去昌化?”朱名孝晓得何姨的丈夫做的是什么生意,这便问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