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第八章 藏拙之智

  胡姑姑正记录着别府内入冬前要修缮之处有哪些时,此时水玉兰领着方小乔过来了。

  水玉兰一进来就脸上挂着笑。“胡姑姑,打扰了,能否拨点时间给我?”她客气的询问。

  放下手上刚沾了墨汁的毛笔,胡姑姑站起身来走向她,瞧她抱着的正是自己六天前送去的帐本。这是七天不到就认输送回吗?

  “有事?”她故意问。

  “欸,有事讨教。”水玉兰态度不卑不亢,并不像是尴尬要归还帐本的样子。

  胡姑姑瞧了瞧她。自己是说过她若有问题随时可以来问,但这么多天过去了,她从未来找过自己,这会己接近七日期限,这时候来问,不嫌迟吗?

  水玉兰见她没反对,便迳自笑着上前,将几本注记有疑问的地方——翻开。“不好意思,要注记这些费了我不少时间,这时候才来找你,可别误会我是临时抱佛脚了。”她笑着说。

  胡姑姑的视线朝她注记处瞄去,发现她竟能精准的点出每个问题所在,而一旁还有一排排娟秀的字迹。

  “你……识字也会写字?”胡姑姑十分惊讶。

  “欸,识得一些,一般字都能懂,可太艰涩的就得强记,字也是,基本的会写,太难的得再练练。”水玉兰腼腆的说。

  她原来会看也会写,自己小瞧她了!“那……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找出来的,没请人帮忙?”胡姑姑忍不住再问。她怀疑是有人帮她,否则一个完全没接触过帐本的人,哪能这么快找出这些问题?

  “二少奶奶与这些帐本可是奋战了好几日,不眠不休地熬夜研究才有所理解的。这期间连二少爷主动要帮忙,她都拒绝了,说是要靠自己找出问题才能记住症结,也才对得起胡姑姑做这些帐本的用心。”方小乔替水玉兰说,这言下之意就是没帮手了。

  胡姑姑表情一变,变得复杂起来。

  水玉兰见状。“胡姑姑怎么了吗?”她问。

  “呃……没什么,你的问题就这些?”胡姑姑略微闪神,回过神后问。

  “是的,请胡姑姑拨空帮我说明一下,这些毕竟是你记的帐本,有些内容还是要经你说明才能真懂得。”

  胡姑姑点点头,的确如此,她深吸一口气后,收拾心绪,开始认真向水玉兰解说所有疑向,钜细靡遗,竟是一点保留也没有。

  水玉兰听完后豁然开朗,十分感谢,请教完所有事后,她起身向胡姑姑答谢道:“多谢胡姑姑帮忙,这下我可全清楚了的,很有成就感。

  可胡姑姑却怔了怔,没有接话。

  水玉兰见她如此便不好再逗留,遂道:“浪费胡姑姑太多时间了,真不好意思,小乔,快将做给胡姑姑的点心放下,咱们别再打搅该回去了。”

  她专程做了梨子派要给胡姑姑当答谢,嘱咐方小乔将点心搁下后就要离去。

  “请等等。”胡姑姑蓦然将人喊住。

  “胡姑姑还有事吩咐?”水玉兰回头。

  “吩咐不敢,只是奴婢当初说过,若您能在七日内看懂这些帐本,胡姑姑从此服您,听从您的话办事,奴婢这人向来说话算话,您真做到了,所以奴婢承认您的地位,愿意尊您为女主子了!”胡姑姑忽然说出这些话来,对她也改用了敬语。

  水玉兰吓了一跳。自己当真收服了这眼高于顶的胡姑姑了?!

  胡姑姑走上前去,站在她面前,开口前先叹了一口气。“抱歉,之前奴婢对您误解了,以为您只是个会讨主人欢心却什么都不会的丫鬟,可事实证明错的是奴婢,您比奴婢想像的好太多,是个认真、尽责又肯上进的好姑娘。”

  她本以为水玉兰是丫鬟出身,成日又只会做点心而已,看起来老实笨拙,既不会琴棋书画也绝对不识字,遂故意拿帐本为难,没想到她识字,虽不懂帐本但琢磨个几天也能清楚了解其中的利害关联,且请教人的态度有礼不卑微,完全令自己另眼相看。

  尤其见她对付秋香、雪玉也很有一套,让那两人现今早早去向她请安不说,请完安整天都不敢出自己院子找旁人麻烦,变得安分极了。

  这些作为可不是没脑子的人能办得到的,她分明是小痴大黠,小事糊涂,大事却精明得很。反观自己,这次是小黠大痴,小处精明,大处糊涂失算了。

  如今,自己是真服气了水玉兰。

  “二少奶奶若不嫌弃,奴婢愿意好好辅佐您,在您手下做事。”她也己改称水玉兰为二少奶奶了,而她会说这些话,是因为自己之前确实故意刁难了水玉兰,也许水玉兰并不想原谅她。

  就见水玉兰笑咪咪的握住她的手。“太好了,我其实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笨驴一头,若有胡姑姑帮忙,就不怕出丑了。”她一点也不计较前仇,欢喜的对她说。

  “千里马不进取,不如一头驴!”胡姑姑意在赞美她,却发现这又好似在说她真是一头驴,忍不住尴尬了起来。“瞧奴婢这嘴,您不要见怪。”

  “不见怪不见怪,胡姑姑你说的没错,千里马不进取,不如一头驴,我这头驴若能追上千里马,那岂不也是奇闻。”水玉兰不介意的自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