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方便,你有话尽管说吧。”他年纪小胡姑姑几岁,两人是打小订亲的,双方爹娘本是好友,说好生下的孩子将来结亲,可胡姑姑早了他三年出世,这女大男小的情况下,两方家长还是认为当初说好的就不得反悔,两人于是在他成年后成亲。

  虽然胡姑姑比他年长几岁,可他做事可靠,两人平时相处起来倒没有什么隔阂,夫妻间颇为恩爱。

  “这个……”她像是有话要问,又不知该怎么问才好。

  “府内有什么问题吗?”朱名孝关心的问。妻子可不是讲话吞吐的人,莫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唉,你先对我说说二爷与这水玉兰是怎么回事?”她终于开口。

  她本就想向丈夫打听水玉兰的事,但丈夫日日跟着二爷东奔西跑,尤其最近似乎在查与官府有关的事,特别忙碌,也变得神秘起来,夜里回到屋里,他每每累得倒头就睡,自己根本没机会对他问起这事,可这会她再不打听清楚怕是不妥当了。

  朱名孝一听她问起这事,立即拍了自己额头。“瞧我这记性,我一直记着该给你提点一下这事的,可是一忙总忘了说,可我想你明目达聪,应该瞧得出二爷是极重视这人的。”他提醒说。

  胡姑姑脸色有点怪异了。“我……”

  “怎么?你得罪二少奶奶了?”他见她的态度,吃惊的问。

  “连你也称她二少奶奶?她不就是个丫鬟——”

  “什么丫鬟?!二爷一回来就介绍她是咱们未来的女主子了不是吗?”

  “话是没错,但他们毕竟还没成亲,而且,一个丫鬟怎可能为正妻?这在雷家是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雷四少奶奶不就是个例子!”

  “那是因为她有靠山——”

  “二少奶奶不需要靠山,她的靠山就是二爷。你不晓得,当日二爷抵达杭州时,我去接人,周边的人都理所当然称呼她二少奶奶,这若没二爷同意,哪能乱喊?好吧,咱们不说别的,就说你何时曾见过二爷抱女人的?

  “而且那几日我与二爷在外办事追人,事情办得不顺遂,可我瞧二爷嘴里没说,但心里急着将事情办完赶回府,这一回府他头一个去找的,果然就是她!

  “你再瞧瞧,那刚命为‘兰院’的东院,那可是二爷自己规划将来娶亲要用的正屋,如今给了她,这意思己是再明显不过的了,我瞧二爷这次是动了真感情,这位二少奶奶不管出身如何,二爷是娶定了。”

  “这……”她越听脸色越白,就是因为兰院,她才发现二爷似乎真打算娶水玉兰,这才走这一趟来找丈夫确认的。

  “你向来聪明伶俐,这次应该不会犯什么糊涂,故意与二少奶奶过不去吧?”朱名孝担忧的问。

  胡姑姑脸一沉。“哼,二爷再宠,如果只是一个一无长才的草包,那么与二爷也不会长久的,二爷总会腻了她的!”她生平最厌恶身分不高的女人,为了荣华富贵,只会用美色迷惑男人,而自身没半分涵养与能耐,这种女人,最终只有被男人厌弃的命运,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照她看来,水玉兰就是这样的人,而她才不怕得罪这样的无能之辈。

  “你怎么——”

  “哼,我来只是问一句,其余的会自己看着办,你不用操心!”朝他说完,胡姑姑转身就走。

  “喂,你——你——”朱名孝叫不住人,只能无奈忧心。妻子向来明理,怎么忽然倔强起来了?

  离开朱名孝那里后,胡姑姑也不知为什么,居然来到兰院外头,见到两个女人相偕往这走来,她眉一蹙,并不想浪费时间与这两个空有其表,没有半丝内涵的笨蛋照面,一见她们便侧身避到树后头去。

  道两人靠近后,胡姑姑瞧见她们身上的衣物比平时俭朴许多,没那么花枝招展的,连珠宝玉饰也少多了,不再挂得满身俗气到令人受不了,她看着这两人停在兰院前,那表情似是院落的精致程度惊吓到了,两张脸随即忌妒到几乎咬牙切齿了。

  “瞧,这里可说是全别府最精美的一处了!”秋香恨恨的说。

  “精美是其次,这里是东面,正主子的方位,而咱们住的是最不起眼的南面,这两厢一比……”雪玉脸色发青。

  “咱们……真小看了那丫鬟了……”秋香不得不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这……唉,还是进去吧,咱们还得求她别让咱们再喝那避孕汤药了,二爷根本没碰咱们,可却要天天喝那汤药,这喝久了,怕是将来想生也生不出娃了。”雪玉忧心忡忡的道。

  秋香也立即眉头深锁,心绪不宁。“不只这事,还有背《药材大全》也一样,这些药名难念又绕口,比唱曲儿还难,我背了两天,脑袋也记不下几个药名,更何况那些艰涩难懂的药效,这下去,考核怎可能通过,我可不想让二爷打断我的腿!”她惊恐的摇头。

  “我也是,让我背背诗句讨男人欢心,我还做得到,但这《药材大全》枯躁乏味到了极点,我一翻开就想睡,到现在一个字也没记下,若因此被打残,那……那我也不想活了!”

  两人如今都泫然欲泣。

  “早知道当初咱们就不该对她口出恶言的羞辱,她要咱们请安,咱们乖乖去请安就是了,若与她有了好交情,她也不会这样整咱们,如今亡羊补牢不知来得及吗?”

  “这……唉!”

  两人皆是懊悔莫及。

  “别再说了,咱们进去吧,记得待会你说话可得谨慎点,别又惹她不高兴了。”秋香提醒。

  “若她不高兴也是因为你吧,你这张嘴就是忍不住刻薄人……”雪玉反唇相稽。

  两人边走边指责对方嘴坏惹祸。

  树后的胡姑姑直到见她们入屋了,这才走出来,可她双眉紧拢,像是深思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回神的再往兰院瞧去几眼,这才低着头一路思索着回自己屋去。

  而方小乔刚好由屋子里出来,见到了她离去的背影,回头就悄悄去对水玉兰禀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