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是不是吓唬人的,这个你们可以去查,去问二少爷也行,因为二少爷的生母毛姨娘喝过,就连生前作恶多端的方姨娘照样得喝,而这药的配方此次我也由祁州带来了,回头就请人煎好一们服下。”

  这两人瞬间刷白了脸庞,连嘴角都微抖了。

  方小乔第一次见到两人这副德性,可是大快人心了。

  “另外,雷家还有规矩——”

  “还有?!”这两人异口同声,简直胆颤心惊了。

  “当然,雷家家大业大,基业何止百年,自然有许多规矩要守,不过这条是新的。”水玉兰笑道。

  “新……新规矩?”

  “嗯,你们都知晓方姨娘为了争宠害死毛姨娘、为了争权毒害老夫人,这些事在雷家闹得满城风雨,甚至让老爷因为错信、错宠了小妾而丢了雷氏族长的位置,太太有监于此,这次在我随二少爷来此之前,特意交代我,二少爷的后院不能再有方姨娘这样的人出现。”水玉兰说。

  两个女人听了前胸一挺,不以为然起来。

  “咱们又不是狠毒之人,比这方姨娘做什么?!”秋香不满的道。

  “这人心毒不毒谁也瞧不出来,但平日言行至少可以看出端倪,方姨娘过去待人嚣张跋扈,恃宠而骄,又喜欢穿金戴银、高调示人,这点最让太太反感,而你们……”水玉兰故意往她们身上挂戴的珠宝玉饰瞧去。

  这两人立即慌忙拿下身上的值钱之物。“这些都是咱们进府前自己买的,可不是进府后才挥霍的,至于态度,咱们知书达礼,待人一向和善,这也是众所皆知的,哪……哪有嚣张跋扈的事?!”两人睁眼说瞎话,急忙辩解。

  “那就好,你们最好多注意在别府的言行,因为我得随时回报给在祁州的太太得知。”水玉兰承认这件事是她狐假虎威了,可没办法,想让这两人乖乖听话就得用手段才行。

  她们不服她丫鬟的身分,可总要担心远在祁州的雷家太太、二少爷摘母的观感,若太太不同意接纳她们,这两人随时得打包走人。

  “这还有一条——”

  “还没完?!”两人都要崩溃了。

  “怎么?你们两人不是自诩是二少爷的女人吗?这就是雷家人了,就这么点规矩也吃不消?”方小乔故意问。

  “谁……谁说咱们吃不消的?还……还有什么尽管说来!”雪玉不肯示弱的道,可这声音分明都抖了。

  水玉兰忍笑。“雷家是药材大家,做的是药材生意,凡是雷家人多少要识得药材名称,喏,这本是《药材大全》,介绍各类药材外观、功效与出处,你们拿回去熟读,一个月后考核,若无法通过——”

  “会如何?”两人捧着她给的《药材大全》紧张的问。

  “没如何,过去太太会抽打没通过者的腿,可这里是别府,太太并不在这里主持,所以……”

  “所以没人主持这件事,不如就算了——”秋香急着接口。

  “就请二少爷出面吧,不过……太太偶尔还会心软大家读书太辛苦,随便抽个几下过去去了,可二少爷为人铁面无私,罚人总是确切结实,有一回代太太罚人,差点将那人的腿给打残了。”

  两人听了脸皮猛抽,心脏猛跳,想起雷青堂平日那森冷严酷的神情,马上就信了水玉兰的话。

  “好了好了,这些咱们都晓得了,这就回去背书,先……先走一步了。”怕再由她口中听见更多雷家家规,秋香与雪玉急忙逃命去了。

  她也不阻止她们走,让她们介皇而去。

  只是她们一走,方小乔立即就心惊肉跳的问:“二少奶奶,二少爷真的这么恐怖吗?这考试不过就将人打残?”

  水玉兰抿笑。“瞧来我唬人的功夫有进步了,这事连你也信了!”她得意的笑,促狭的眨眼。

  “啊?原来是假的!”她这才松口气。

  “你可真大胆,敢这样毁谤我?!”雷青堂不知何时也来到内院的八角凉亭了。

  方小乔一见到他,立刻识趣的退下,让他们自己谈话去。

  水玉兰见他出现,脸庞忽红忽白了,这是自三天前他在她屋里拂袖而去后,两人第一次见面,她心里有疙瘩,不免感到别扭,再加上自己方才的谎言,大概一分不少的全教他听去了,她就更尴尬了。

  “你就不怕我出来拆穿你?”雷青堂走向她。

  她不安的咬咬粉唇,最后还是壮起胆来的朝他道:“您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他瞧着她素净清秀的脸庞,发现自己的视线总是很轻易就教她勾去。

  “因为您若拆穿奴婢,等于拆穿您自己。”她说。

  他嘴角衔着一抹笑。“你是指,我是你的共犯?”

  “不是吗?是您让奴婢想办法解决麻烦的,若解决不了,也不够格当您的妻!”她几分埋怨的道。

  雷青堂苦笑无奈的叹气。“你还不肯与我好好说话吗?”以为给了那样东西,她该明白他的心,不再与他闹脾气才是,但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这女人对他的气还没消。

  水玉兰闷闷的摇首。“奴婢不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