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怒火中烧。“你心安理得,我却不,而你这态度分明是有心折磨我,不让我好过!”他咬牙切齿的说。

  他带她来浙江,是有心娇宠她的,今日这情形绝非他本意,这她该明白才是,但偏这丫鬟不理解他。

  他情愿她指着自己骂,或委屈流泪的请他做主都可以,也好过她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才真正刺进他的心骨,教他愤愤起来。

  他以前冷着对人,这才知被冷对的滋味,而也只有这丫鬟敢这样、能这样让他难受!

  她听了他的话,瞪他几眼后,又是不说话的转过身子去,这让他气得头痛,这若是生意上的事,他只要稍稍动个脑袋就能解决,总不至于难倒自己,可一遇到这女人,自己便成了傻子,着实不知如何处理了?

  “兰儿……”他有几分求饶的意味,伸出手想去碰她冷若冰霜的脸。

  她避开了,没让他碰。“二少爷有秋香与雪玉这两位美人,应该不需要再来招惹奴婢才是。”

  雷青堂眯起了俊眸,再不懂女人,他这会也找到症结了。“你怪我没事先告诉你府里有这两人在?”

  她手捏着衣裙,喉间像有硬物堵着,非常不舒服。“这是您的私事,奴婢不好管,也不想管,说不说都不要紧!”

  他眼眯得更深。“口是心非!”

  “什么?!”

  “你若不在乎,何必为了她们与我置气,还气得要走?”

  “谁说奴婢是为了她们的,奴婢要走是——”

  她腰间倏地一紧,被一只强健的手臂圏住带往他怀中,他俊容低垂的望着惊愣的她。

  “是为了什么要走?”

  “为了……为了……”两人离得太近,令她心里扑通扑通的急跳,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傻傻望着他。

  “是为了气我,表达你的不满对吗?”他问。

  她发现他圈着自己腰的手更紧了,简直让她透不过气了。“您别往脸上贴金,奴婢都要走了,哪还会想气谁,再说就算真气了谁又如何?奴婢不会因为这样心里就好过。”

  他蓦然松开了她的身子,瞧着她倔强的容顏。“你真要走?”

  她用力点头,眼眶不知怎地红了一圏,又酸又涩的痛得有些睁不开。

  他托住她的秀颚,瞧着她带着红丝的眸子,心一阵的拧。“那两人我明日就送走,不会让你再瞧见的!”

  “不用送走,您当初收下她们必也是有些喜欢的,这两人不论容貌、才情皆比奴婢强得多,留着她们在身边赏心悦目,偶尔也能为您舒心解然,不像奴婢,粗使丫鬟一个,什么都不会,既不能为您添色,也不能助您解忧,奴婢——”

  她的唇让人给吻住了,那自卑的话全吞进了他的口里,他惩罚似的吻痛她,当结束那个吻时,她的唇己是又红又肿。

  他却没半点愧疚,眼中甚至冒着两簇火焰。“休要说什么不如人的话,你就是你,水玉兰,我雷青堂瞧上的人,她人再美、再有才,也比不上你一根头发,而你这不是对自己没信心,是对我没信心,以为我雷青堂就定会教庸脂俗粉给吸引去,你可真是小看了我!”他怒气攻心的说。

  她怔怔望着他,正要开口说什么,他又继续怒道:“哼,好,既然你说不要她们走,那也好,我就让她们留下,可你是这府里的女主子,你得管住她们,若连两个什么都不是的住客你都治不了,你将来怎么管得了我的后院,另外,你若是再连一个管家都收服不了,将来又怎么够资格当家做主母?!这些事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语毕,他再不看她一眼,拂袖离去。

  “二……”她嘴张着没了声音,对着闺上的房门,忽然间燃起一肚子的火和满脑袋的满囊了。

  “若您治不了秋香和雪玉,也收服不了胡姑姑,二少爷质疑您没资格当主母?!他……他真是这么对您说的?”方小乔小心翼翼瞧着面前捏着粉拳,表情恼怒的水玉兰。

  “没错,他就是这样对我说的!”她绷着脸说。

  “那您有什么打算……还走吗?”方小乔谨慎的再问。

  她火冒三丈的拍桌。“我水玉兰为什么要让人瞧扁了?!我不走了!那男人怀疑我担不起当家主母,我便做给他看!”

  她烟生喉舌,方小乔却是听得喜上眉梢了。“说的好,您为什么要认输,您不去整顿这些人,才让她们不将您放在眼底的,而丫鬟又怎么样,不管如何您也是二少爷钦点的当家丫鬟!您背后有二少爷撑着,怕什么?!”

  她方小乔在这别府也是被欺负的对象,这些人讥她是丫鬟的丫鬟,她不平,不愿意继续被这些人嘲笑,总要他们明白,自己跟着的人才是真正的主子!

  “说的好,我怕什么,小乔,你这会去向二少爷要样东西。”水玉兰被雷青堂激得上火了,认真起了心思要解决自己在这府里的问题,于是让方小乔去雷青堂那一趟。

  “要什么东西呢?”方小乔好奇的问。

  “我要……”水玉兰告诉她。

  “是,奴婢这就去讨!”方小乔听明白她要的东西后,本己兴匆匆的要去了,但几步路后又折回。“这个……万一……二少爷还恼着您,不给怎么办呢?”方小乔担忧的问。毕竟自己可是亲眼见二少爷怒形于色的走出这里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