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他叹口气,伸臂过来,握住她搁在双膝上的手。“兰儿,你是我未来的妻子,你爹便是我岳父,同我母舅家一样重要,我不会置之不理的。”他轻声说。

  这话让她心头暖了暖。“谢谢二少爷……”

  雷青堂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离家这几日,他最想的就是握住她这双温暖又带点操劳的手。“你我不是外人,不必说谢。”

  她脸蛋更酡红了些,他蜜语说来总是令人甜进心里,一扫心中的怒气与疑惑,也教她消去了不少独自留在别府受到的闲气。

  “二爷,奴家是秋香,刚泡了杯新茶孝敬您,您让我进去吧!”

  门外传来秋香娇嫩的声音,而这立刻冻结了水玉兰的笑容,她马上僵住了身子。

  他瞧她明显变了的脸色。“兰儿,你——”

  她迅速将手抽回。“奴婢虽然只是个丫鬟,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奴婢这样的人,二爷是决计瞧不上才对,什么锅配什么盖,雷家,奴婢是攀不上的!”说完,一脸寒霜的她转身去开门,门一开,秋香端着香茗就站在外头。

  秋香一见原来是水玉兰与雷青堂关在厅里不许人进去,立刻柳眉竖起,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

  水玉兰寒着脸,不理秋香的挑衅,绕过挡在门前的她,目不斜视的离去了。

  厅内的雷青堂愕然,方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他整个还在状况外!

  回自己屋子的路上,雷青堂脸上笼罩着一层乌云。这丫鬟简直不知好歹,莫不是仗着有老四的媳妇当靠山,就敢动不动给他脸色看吧?

  不行,有话得说清楚,不能让这丫鬟爬到他头上去,否则自己将来真治不了她。

  他停下脚步,一脸阴沉的四处张望找人,本想随便找个人问她屋子在哪的,却见到了方小乔。

  “二少爷。”她主动走向他。

  “你来得正好,带我去见你主子,我有话对她说。”他沉着脸吩咐。

  她小心觑他的神情,不安的问:“您不是生二少奶奶的气了吧?她也是不好受的……”

  “不好受?什么意思?!”不好受的人是他吧!自他回来到现在,她可没给过他一分好脸色!他僧怒着。

  “您不在,这别府的人并不如想像中和善,尤其是那两个一搭一唱的扬州瘦马、杭州船娘,压根欺侮人,对二少奶奶出言不逊,言语刻薄,不仅如此,还有个瞧不起人的胡姑姑,老是在找二少奶奶麻烦,这让二少奶奶在这待着,日子没一天轻松的,方才由大厅出来,她还对奴婢说,打算回祁州去了。”方小乔说,她找上二少爷,就是想说这些事的。

  雷青堂听了,神情一紧。这丫鬟才到这几天,就想回去了?!

  “她真说想走了?”这可让他紧张了。

  方小乔忧心的点头。她可不希望二少奶奶就这样被逼退,放弃与二少爷的幸福日子,这岂不便宜了别府里有意跟她过不去的人?

  “她让奴婢去问这几日可有船能搭回祁州的,她收拾收拾就能上路。”

  雷青堂当下心惊。“带我去找她,立刻!”他蓦然沉下脸。

  方小乔马上就领他来到一间屋子前。

  他站在门前,脸色微微变了。

  “你没带错地方?!”他厉声问着方小乔。

  “没有,二少奶奶自来到别府,就一直住在这里。”

  “胡姑姑的,她说您与二少奶奶尚未成亲,所以二少奶奶的身分就还是下人,因此只能住在下人房。”方小乔气愤的说。

  他的女人竟住在下人房,他瞬间怒不可遏了。

  “二少奶奶就在里头,二少爷自己进去吧,奴婢就不跟进去了。”方小乔说,不打算进去妨碍他们说话。

  雷青堂颔首挥手,自己推门进去了,屋子里虽打扫得干净,但摆设简陋。

  他阴沉慍怒的缓步上前去,木床外隔着薄薄的布帘,她坐在布帘后,只隐约见到一个秀美的影子。

  水玉兰也发现他的到来,身子僵着不动了。“二少爷怎么来了?”

  这语气冷得像冰块似的,让他忍不住叹息。

  走到床前,他盯着布帘内的身影。“听说你想回祁州去?!”他轻声问。

  “是小乔告诉你的吗?没错,奴婢原是想回去,可刚刚又有了新的打算,要留下来查奴婢父亲的案子。”

  他闻言松口气,不走就好,可随即她的话又让他沉下脸来了。

  “奴婢虽留下,但会搬出别府,不住这儿了,这事奴婢会让人送信回去告诉四少奶奶一声,请她同意的。”

  “刷”一声,布帘被拉开了,出现了一张铁青的面孔。“我不许你搬!”

  她别过脸去,压根不愿意看他。“奴婢是四少奶奶的丫鬟,她同意就好,奴婢不用经过您允许的。”

  “你!”

  “下人房不是二少爷该来的地方,还是请您出去吧。”

  这句“下人房”钻得他心痛,一把怒火直往上窜。“不是我让你住这的,我——”

  “二少爷不要误会了,奴婢说这话没有抱怨的意思,奴婢认分,自己的身分确实是个丫鬟,住在这里本就应当,若住到别的地方,说不定还不能心安理得。”她说的是真的,对于住处,她没多大介意,拿这个来说只是想赶他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