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可是——”

  “反正最终我与二少爷并未同房,所以这事别在意了——”

  “水姑娘,您不在自己屋里歇息,怎跑到这里来了?!”胡姑姑走了进来,见了水玉兰脸上依旧不带笑,顶多扯了嘴角,勉强算是有了好脸色。

  水玉兰见到她就有股说不出的紧张感,这人太严肃,让她不知怎么应对才好。她不住心想,胡姑姑不愧是别府内的女管事,这般威严才能管好这个大宅院吧。

  “我不放心小乔,来探望小乔的伤势。”水玉兰道。

  “你自己也有伤在身,二爷才吩咐让你好生休养的,你这样擅自跑出屋子的行为,万一伤口恶化,让我如何向二爷交代?”胡姑姑板着脸说。

  “这……”

  “请水姑娘还是尽快回自己床上去吧,省得二爷回来责怪,为大家带来困扰。”胡姑姑对她说话有些咄咄逼人,没有下对上的恭敬。

  “你是谁,怎能对二少奶奶这么说话?”方小乔见不惯,生气的质问胡姑姑,她还不知胡姑姑就是别府的女管事。

  在这别府里,可没人敢对胡姑姑质问什么的,她登时就锐视起方小乔。“我晓得你是跟着水姑娘一道来的,初到别府可能还不知规矩,我这就暂不与你计较了,可日后得要知轻重了,眼前水姑娘尚未成为二爷的妻子,所以你称呼她二少奶奶极为不恰当,这今后你必须改口。

  “另外得一提的是,既然她还没进门,身分就仍只是一名丫鬟,尽管二爷有嘱咐,让她当家,可她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在我看来,下人与主人间的差别还是得分清楚的好,[梦远言情]若水姑娘真想掌管这个家,那就等真能成为二爷的妻子再说吧,而我这强调的也是嫡妻的身分,若只是小妾,大伙也不能就真当成主母对待了,否则可是乱了规矩的。”

  这总归一句话,胡姑姑认为水玉兰还不够格当这别府的女主子,再说简单点,就是瞧不起她出身低了,更认为她当不了嫡妻,最后只会沦为妾。

  胡姑姑这人十分重视门第阶级,认为仆就是仆,要成为主子在当今这个世道是难上加难的事,因此对水玉兰不瞧在眼底,轻视是理所当然。

  方小乔听见这话气死了,水玉兰则是悄悄握起了拳头,她心里早有准备,自己想当二少爷的正妻,没人会认同的,可她不甘心,四少奶奶做到了,她也想一试,为自己争取幸福。

  “我想,水姑娘听了我的话要不高兴了,可我说的是事实,希望水姑娘不要往心里去,怪我没给你对主子般的尊重。”胡姑姑继续说。

  “你这人——”方小乔终于忍无可忍要发火了。

  水玉兰忙将她拦住,开口道:“我懂胡姑姑的意思了,你不用尊我是主子没关系,因为我确实还没有这个身分,不能因为二少爷的一句话就坏了所有的规矩,你该怎么待我,就怎么待我。”

  胡姑姑见她明事理,嘴唇微掀的笑。“嗯,你能见谅就好,这会还请立即回房去吧!”水玉兰拍拍气愤不平的方小乔的手,让她不要与胡姑姑争执,然后起身朝胡姑姑道:“我知道了,这就回去了,可我只是受伤并非犯人,在床上再躺个一日便足够,明日起我希望能自由活动,请你不要再干涉我,若二少爷有话说,我自己会去向他解释的,不会造成你的麻烦。”

  她这话说得胡姑姑脸色略变,只得点头道:“好,我明白了。”

  水玉兰走出方小乔的房间,打算回自己屋子去,路上却不巧遇见了两个人,秋香与雪玉。

  这两人一接近,她立刻闻到一股香浓的花粉味,这令她轻蹙了柳眉,这香得有点过了,反而教人不舒服。

  不过这两人倒当真是美,不管体态与脸蛋都教人挑不出瑕疵来,她与这两人站一块,就显得自己十分不起眼了。

  她瞧着两人,等着看她们想做什么。

  “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千金高攀咱们二爷,原来不过是个丫鬟而已,这怎么好意思说要当二少奶奶呢?这世道的人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秋香她一眼后,轻蔑的说。

  “就是说嘛,凭咱俩的容貌与身段尚且不敢这样妄想,可瞧瞧这人……”雪玉上下瞄起水玉兰。“啧啧,你瞧她的眼睛,哪有女人家的娇媚,还有她的腰,与水桶无异,打扮也着实土气,我不信二爷会瞧上道样的土蛋!”

  “真是土蛋一个,说的真好,她连头发也不及格,发丝干枯得跟稻草似的,这平日是有在保养没有?”

  “保养什么,一个丫鬟每日干粗活都来不及了,哪懂得这些,可不像咱们,除了丽质天生外,一颦一笑,一发一肤都是经心养护的,这才叫女人,才称得上娇娘。”

  “可不是,这般粗糙,还能称为女人吗?罢了,罢了,这样的人咱们不必介意,也不用当成敌人看,因为不配!”

  “嗯,没错,咱们不必自眨身价与这种人相提并论,这传出去要丢咱们脸的,走吧,走吧!”两人对她品头论足、贬得一文不值后便打算走人。

  水玉兰柳眉倒竖。“你们给我站住!”她不是没脾气的人,气冲冲的将人叫住。

  “喂,你们什么意思?能对人这么说话吗?一点礼貌也没有!”她教训她们。

  两人像是很讶异她敢骂人。“你一个丫鬟需要人对你礼貌吗?”秋香回以冷笑的问。

  “是啊,凭你的出身,这礼貌两字你写得出来吗?还有,这说的都是事实,咱们怎不能这么说了,你该检讨的是自己的德性,居然还好意思来质问咱们?!真是笑话!”雪玉别过脸的哼笑。

  “你们!”水玉兰气得不轻。

  “秋香姐姐,你瞧,这丫鬟一生气瞧起来就更丑了,是不?我可是瞧惯美丽东西的人,眼前的这个越瞧越令人不舒服,咱们还是快走吧。”

  “走走走,免得污了咱们的眼!”秋香表情嫌恶,与雪玉两人夸张的掩鼻走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