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那就好,咱们在船上时发生了些意外,她身上有伤,名孝,找个可靠高明的郎中过来帮她再瞧瞧。”他随即又再吩咐,那船医的医术毕竟普通,还是找过杭州的名医再瞧一遍才能教他放心。

  “好的,小的这就命人去请——”朱名孝话说到一半,这时有人匆匆过来对他附耳说了些话,他脸色微变,立即靠向雷青堂低声道:“主子,不好了……”

  雷青堂蓦然脸一沉。“追!”他当机立断的说。

  “可您才刚回来,这又要马上出门?”朱名孝问。

  “无妨,正事要紧!”

  “是。”朱名孝得令马上去准备了。

  “您这是急着要上哪去?”水玉兰见似乎发生什么紧急的事,讶然问。

  他一脸凝重。“这事等我回来会对你说仔细的,不过,我这一走不知几时能回来,最不放心的是你的伤势,晚些若郎中过来,你可得配合着点,哪里不舒服尽管对郎中说,别逞强不说,另外有任何需要就对胡姑姑提,她会帮你的,而我处理完这事会立即赶回来。”

  他素知她的个性,痛也只忍着不肯叫苦,他本该在一旁盯着她的,可这事容不得他拖延,得立刻出门去,她这头就暂时顾不了了,眼下只能仔细叮咛了。

  “奴婢的事自己会自理,您不用担心,倒是出门在外——”

  “倒是出门在外,二爷一切得小心,重要的是,要惦记着秋香在别府等您回来。”厅上两个美人之一的秋香,打断水玉兰的话走上前来,自己盛装来迎,他却瞧也没瞧她一眼就要走,这让她哪里甘心。

  另一位也赶忙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往雷青堂身前一站,出声道:“是啊,雪玉盼着您回来,道盼啊盼的才总算将您盼回来,可您一回来就又要——”

  雪玉话还没说完,雷青堂向刚备好马回来请人的朱名孝使了个眼色,朱名孝立刻将两个女人隔开,笑着说:“两位姑娘盼二爷回来的心情,二爷自是明白的,但二爷有要事待办,有话回头再说吧!”

  朱名孝拨开人后,雷青堂只朝着水玉兰点头道:“我在外会留心的,你乖乖等我回来。”嘱咐完便转身离开,对两位美人连一句话都没交代。

  两个美人气歪了鼻子,恼恨的怒视挡人的朱名孝,他假装没见到她们的怒气,干笑两声就自己追主子去了。

  这两个美人没办法,只能一个跺脚,一个甩袖,可回头,两人有志一同,全怒火中烧的瞭向水玉兰。

  水玉兰心惊。这两人从自己一踏进门就对她敌视了,这是与她有仇吗?

  还有,先前二少爷并未对她提过这两人,她们是谁,又怎会住在别府的?!

  另外,这位胡姑姑瞧来也不友善,这会一张脸什么笑容也没有,二少爷将自己交给她,这对还是不对?她忍不住不安起来。

  在郎中检查过她的伤势,确定只是皮外伤,并未伤及内腑,且伤口照顾得宜的情况下,水玉兰没管雷青堂要她在床上疗养的嘱咐,马上就去方小乔的屋里探望了。

  方小乔伤势比她严重些,郎中也一并检视了,所幸同样己无碍,让她放心不少。

  “二少奶奶身上也有伤,还是快回自己屋里歇息吧。”方小乔道,怕累着了她,自己担待不起。

  水玉兰微笑。“我哪里这么脆弱,是二少爷太多事了,瞧,我现在好得很,待会还想下厨做点心让你尝尝呢。”

  水玉兰喜欢吃,对厨艺也极有兴趣,尤其她在四少奶奶身边学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点心做法,像是果冻、松饼、派、蛋糕等等,每道点心的美味程度都可口到令人不可思议,而这些听说都是四少奶奶自己独门研究出来的,可有时她禁不住想,这些式样新奇的玩意,可不像是这年头做得出来的东西,真怀疑四少奶奶是不是来自未来,才能做出这么奇特的东西来?

  她甩甩头,这是想远了,哪有人来自未来的,思绪又绕回做点心这件事上,之前因为在船上少了些设备与材料,不方便自己做点心来尝,可这会来到了别府,她便迫不及待想亲手做些好吃又特别的来解馋了,也顺道让没尝过鲜的小乔品尝看看。

  方小乔见水玉兰关心自己的伤势,又想着给她做好吃的,忍不住红了眼眶,有些哽咽了。

  “二少奶奶真是奴婢的再世恩人,不仅从牙市救下奴婢,又在船上舍命救奴婢的命,若不是您,奴婢这条小命老早没了,这辈子奴婢都难以报答您的恩惠,唯有尽心尽力伺候您一辈子了。”她抹泪道。

  水玉兰笑着替她将眼泪擦去。“说这些做什么呢?咱们相遇就是有缘,还有,我之前提起要做姐妹也是真的,我没把你当下人看的。”她认真的告诉她。

  “这怎么成,您是主子,而奴婢怎敢将您——”

  “唉,之前在外是二少爷坚持才没说破,这会回到别府,就不好再假装了,告诉你吧,我其实与二少爷还未成亲,而我也只是二少爷的婢女而已,身分是跟你一样的,你唤我一声姐姐其实并没有不恰当。”水玉兰告诉她实情。

  小乔伤势较重,一进门就被送进屋里的床上躺着,所以之前大家在厅上说的话,小乔并没有听见,因此也不知她真正的身分。

  这会听了她所说,方小乔不免大为吃惊。“您与二少爷不是夫妻?!”怎么可能,这一路上自己可是瞧二少爷对她呵护备至,哪可能不是夫妻?!

  “还不是,不过,二少爷允诺我,将来定娶我为正房妻子。”说着这话时,水玉兰脸庞播播地泛红了。

  方小乔这才恍然明白,难怪在船上时两人要分房睡,原来是这个道理,而自己不知情还拚命想将两人送到同房,若真同房了那姑娘的清誊不就毁了,她不禁吓出汗来。

  “二少奶奶,都是奴婢不好,不知您和二少爷还未成亲,就赶您到二少爷的舱房里去,奴婢真是……真是……对不住了。”

  “不知者无罪,况且是咱们主动瞒你的,你不用抱歉的。”水玉兰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