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是咱们太冲动,思虎欠周,幸亏严爷阻止了,要不然反而坏事了!”唐雄汗颜的说。严文羽点头。“这事不怪你们冲动,难得遇到水春山的后人,这可是条重要线索,想当年咱们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水春山的死,认为他的死定与王兴业脱不了关系,只是苦无证据,若能证明他是王兴业害死的,就能将那姓王的泯灭人性的作为摊在阳光下了,让那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你们也是等待己久才有线索出现,当然想把握!”他理解的说。

  “没错,咱们可不想轻易放弃!所以,严爷,那雷二少奶奶的这条线索,真就这么算了吗?”赵英不甘心的问。

  “不,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打算到了杭州后择日就去拜访雷青堂夫妻,找机会私下与雷二少奶奶谈,瞧能不能问出一点事来。”严文羽早有盘算的回应。

  “嗯,就这么办!不过,有件事不知严爷发现没有?雷家这对夫妇既不同房,那雷二爷还不晓得自己妻子的身世,这不奇怪吗?”赵英为人较细心,瞧出端愧来。

  “你也怀疑他们有问题?”严文羽笑得像是早就察觉异常了。

  “是啊,难道他们不是夫妻?”

  “也许真不是,但我能确定的是,雷青堂对这位‘妻子’是很费心呵护的,那眼底的真情,我不会看错的,所以将来不管咱们希望从水玉兰身上得到什么,都得小心忌讳这个人,若是真的伤害了她,雷青堂不会放过咱们的!”

  船终于抵达杭州,水玉兰此刻正让雷青堂扶着站在甲板上瞧着岸上熟悉的风光。

  她离开杭州六年了,多年未归,如今回来,不免有份近乡情怯的情怀,其实当二少爷找她南下时,她起初不答应,犹豫的就是自己是否有勇气再踏上故乡,在这里曾经让她享了天伦,也让她有了悲惨的经历,对这个地方,她有非常多复杂的感触。

  然而,这会见到故乡后,她却庆幸自己回来了,原来自己是极为思念这里的。

  雷青堂自晓得她的身世后,明白她再踏上杭州心情定是起伏不定的,他不舍的拥她在身侧,若能够,他想永远这般将她护在怀里,让她永远不再想起过去。

  船终于停泊靠岸了,雷青堂不让她带伤走路,索性当众抱起她,她被抱起的刹那,吓得挣扎了起来,他立刻警告她,“别再乱动,若不乖乖让我抱着,回头伤口有了变化,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听了这话后,她没敢再挣扎,不过却委屈地噘高了嘴,嘴里还咕咕哝哝的不晓得在嘀咕些什么,他听见只是笑,不理会她不成句的抗议。

  她乖乖地让他抱着下船,而朱名孝早候在岸上接人。

  朱名孝一见到雷青堂居然抱着女人,大吃一惊,以为自己看错了,忙揉起眼睛。主子对人向来冷淡,在这般众目睽睽下抱人,还真是前所未见,以致他一时惊愕得忘记迎上前去,竟让主子自己走过来。

  见他呆立瞠目,雷青堂皱起眉来。“马车备好了吗?”他问。

  “呃……呃……马、马车就……就在前方了。”朱名孝指着不远处几辆挂有雷府徽样的马车,结结巴巴地道,一双眼还不时回过头来瞄他怀里的水玉兰几眼。

  水玉兰见他吃惊的表现,脸也不由得红了。这人八成不曾见过二少爷抱人,难怪会有这种反应,而这二少爷也真可恶,那么凶的威胁她就范,这是想让谁丢脸,她还是他自己?

  至于眼前这瞠目结舌的人,不用人介绍,她猜都猜得出是二少爷的得力助手朱名孝,这人年纪二十有三,身材微胖,长相端正,听说跟了二少爷有三年了,一直在外帮着二少爷打理私业,也就是牙商的生意,因此极少接触祁州雷家其他的人,所以雷家见过他的人不多,自己这也是头一回见到他。

  “嗯。”雷青堂瞧向了马车。

  “二爷,敢问您怀中的这位是……”朱名孝恢复镇定后,忍不住问,想确定她的身分。

  之前二爷曾来信,告知这趟回别府会由雷家带个人回来,自己只知这人是四少奶奶身边的丫鬟,是四少奶奶见二爷远在南方没人贴身照应,刻意挑了个得力的人跟来,他心想也不过是在别府里多安置个人而已,大不了就让妻子在生活上多些关照即可,因此对这事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而这人该不会就是四少奶奶的丫鬟吧?若真的是,瞧她让二爷亲自抱着,那可就不是一般的丫鬟了……

  “她是——”雷青堂正要介绍时,严文羽主仆过来辞行了。

  “雷二爷,严某这就告辞了,多谢你与二少奶奶的相助,让咱们三个能顺利抵达杭州,等严某处理了失火铺子的损失后,会择日去府上拜访,亲自答谢你夫妇二人的。”严文羽对着雷青堂与水玉兰两人感谢的道。

  一旁的朱名孝惊得瞠大了眼珠子。这…………二少奶奶?!夫妇二人?!听错了吗?自己听错了吗?!

  “不过是顺搭一程,严爷不用客气,再说,这回在船上要不是受你们相助,咱们夫妇就有危难了,这救命之恩咱们还未言谢,之后请严爷务必到府上坐坐,让我与兰儿一表感激之意。”雷青堂说。

  朱名孝脑袋炸开了。二爷这话表示……怀里的丫鬟真是自己的女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