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严文羽讶然。“是雷二少奶奶让的?我以为他们夫妻同房,让房的人该是你,原来——”他说到一半发现不该谈及雷青堂夫妻间之事,立即住了口。

  可方小乔毕竟年轻,这方面尚未长心眼,没多想便接口道:“二少奶奶与奴婢挤一房太委屈了,不如回二少爷那里去吧,二少爷那间房是整艘船最宽敞舒适的了。”

  “我……这个……”水玉兰张口说不出话了。

  谢晋元见了水玉兰的糗样,不断地掩嘴偷笑。方小乔搞不清状况,却说得真正好啊!“是啊,夫妻本就该同房的,你就回青堂那去睡吧,别再跟个丫鬟挤床了。”他忍不住推波助澜一下。

  “谢公子!”水玉兰面红耳赤的朝谢晋元瞪视。这人又故意作弄她了!

  唐雄为人直接,见她似有难言之隐,便好奇的朝雷青堂问:“莫非雷二爷习惯独眠,所以才与二少奶奶分房睡的?”

  雷青堂听了不仅面色未变,嘴角甚至隐隐上扬。“不,我没有独眠的习惯,这点兰儿清楚。”

  这话一落,水玉兰的大眼愕然瞠视着雷青堂。二少爷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我怎会清楚您怎么睡的——”

  “咱们向来同榻而眠,只是这回在船上,你夜里经常晕船,忧心因此扰了我的睡眠,便坚持挪出去另外睡一处,可这会不只晋元与小乔说话了,就连严爷的人也关心,我瞧你若再不回房与我同睡,可就真要传出你我夫妻不恩爱的事了。”他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些话。

  “您……您……”她边听边倒抽气。

  “为夫不怕你扰梦,这还不肯回房吗?”他笑问,那眼神坏得教人切齿。

  这令一旁知情的谢晋元都有点同情水玉兰了。虽说自己刚才也参一脚闹过,但早该想到雷家老二不是头吃素的老虎,相反的,他是头山中虎,逮到机会,对垂涎己久的小兔子还能轻易放过吗?

  如今见雷家老二一副认真要与水玉兰同房的样子,难怪水玉兰会紧张,因为两人若真同睡一房,将来不管水玉兰愿不愿意都得跟着雷家老二了。

  而这虽是自己乐见的好事,但他并不想真的去勉强水玉兰,毕竟事关终身幸福,姑娘家自己的意愿还是最要紧的。

  且他担心的是,水玉兰与春实实是好姐妹,若水玉兰回去向春实实哭诉告状,道他联合雷家老二欺负了她,这可让他百口莫辩,无法向春实实交代了,他顿时后悔刚才不该玩笑过了头,这下不知该如何收拾了?

  “二少奶奶,既然二少爷都要求了,奴婢待会就替您将东西收拾好送到二少爷和您的房间里去了。”方小乔不晓得两人不是夫妻,积极的要替两夫妻加温感情。

  “这……这……”水玉兰惊慌的瞧向雷青堂。他不会真要她去他房里睡吧?

  哪知,雷青堂起身后,揽过她的身子,对着众人道:“时候也不早了,大伙这就都早些歇息了吧。小乔,回头记得将二少奶奶的东西送过来,一件都别落了。”他揽着水玉兰僵硬的身子,转身往外走去。

  水玉兰惨白了脸庞,谢晋元见状起身试着“抢救”。“这个……我说青堂……”

  他才开口,雷青堂的冷眼往他脸上一扫,他心中一寒,立刻搔头摸耳,想说的话也自然吞回去了。

  这雷家老二的冷冽也不是寻常人受得住的,唉!这下他要对不住水玉兰了,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水玉兰咬唇,着实恼起雷青堂来。二少爷是不是玩得太过分了?

  一走出众人的视线,来到甲板上,她立即甩开他揽着自己的手,双手叉腰的怒视他,一副准备与他理论的模样。“二少爷!”

  “如何?”他双臂环胸睇着她,依然笑容满面,似乎没有感受到危机。

  她己然气得全身紧绷,直问:“您晓得咱们不能同房的,为何还要在众人面前故意作弄奴婢”

  “我不是正人君子,且若真的是正直之人,又如何干得出什么大事业来,而我这不叫作弄,叫,势在必得!”

  “您!”水玉兰愕然。他这是耍无赖吗?

  雷青堂富饶兴味的瞅着她。“你不肯与我同房?”

  “当然,咱们又不是真夫妻!”

  “那就做真夫妻不就好了,你做我雷青堂的女人吧!”他直截了当的要求。

  她面容一瞬间酡红了,瞪着他一时间竟回不了话。

  他漾着笑,眸子闪过猎人般的犀利。“你可以考虎,但不能拒绝。”

  这什么话?既不能拒绝,那还说给她考虎?

  这会她已经完全不怀疑,这人真是黑市头子,难怪能在牙商中呼风唤雨!

  这人根本不是好人!

  四少爷与四少奶奶都被他沉默寡言的外在给骗了,这才让她跟着他南下,这会自己分明是羊入虎口、误上贼船了!

  “哼,奴婢不用考虎了,这就能回答二少爷的话,奴婢拒绝!”她秀眉倒竖,双目几乎喷出火来。

  雷青堂愣了一下,倒没料到她敢当面就拒绝。

  就在他愣着的同时,她已经愤然转身,要她与他同房,不可能,她还是往与方小乔同睡的房间方向走去。

  下一刻,船身突然用力摇晃了起来,水玉兰脚步不稳,险些跌跤,幸亏让赶上的雷青堂扶住,可两人还来不及说什么话,船又是一阵剧晃。

  “咱们的船撞上了什么吗?”她心惊的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