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还没有,等与名孝讨论过后再说吧。”

  朱名孝她未曾见过,是二少爷在南方的心腹,帮着处理不少事,听说朱名孝的妻子也在别府工作,是别府的女总管,她心理有了准备,之后自己到了那,想必也得听这位女总管的吩咐。

  “嗯,我明白了。”她颔首回道。希望他真能为自己的母舅家平反,如此,才能慰毛姨娘在天之灵。

  之后他静默没再说话了,似乎又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她瞧着他专注思考的侧脸,心房悄悄紧了起来,但他忽然间转过脸来朝她一笑,瞬间她脸火辣辣的烧起来。

  他见她莫名困窘的样子,不解,盯着她问:“怎么了?”

  “奴婢……呃……是有个疑问想问您的。”偷瞧人家自己还脸红心跳,这等丢脸的事哪里能提,她偷偷吸了两口气后说。

  “想问什么呢?”他瞧她两颊嫣红,但语气琢磨,轻笑着问。

  “这个……奴婢知晓咱们雷家在浙江、苏州一带都有生意往来,您也认识不少人,只是奴婢不解,您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寻常生意人,为何那刘老板与人牙市场上的人会对您如此恭敬,甚至忌讳?”她忍了很久,老早想问起这件事,可一直找不到时间与机会,这会四下无人,便藉机问个明白,又能解去自己方才失态的窘状。

  雷青堂眼神颇有深意。“你既已注定得跟我,这事我也不同你隐瞒,我在南方不只是个殷实的药材商,我还是个领有官帖的牙商!”

  “牙商”她惊讶了,虽然自己已经隐约猜出他另有事业,可也没想过他是位为人仲介的牙商。

  听说牙商这行牵扯利益庞大,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若没有根底的人,根本在这行混不下去,让人黑吃黑或横死街头的多得是,而二少爷竟有实力能吃得下这门买卖,而且还是个领有官帖的牙商,这就更不容易了,这表示他不仅在黑道能施展,连白道也吃得开……

  “可是吃惊了?这行我暗中布局了几年,但真正坐大是近几年的事,那刘定东因为曾与我合作过,赚了不少银子,希望我能再引介他发财,自然对我客气有加,至于人牙市场上的那些人——”他忽地一阵冷笑。“那苏州的牙市是我在经营的,那些人知道我是谁,自是不敢与我抢人,倒是那两个初入牙市不长眼的小牙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没让人扭了他们的脖子,他们该庆幸了!”

  这么说来,那两个人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活该找死了,可这会,这似乎不是重点,重点是,原来自家二少爷是黑市头子二少爷竟混得这么大,难怪那些人会惧怕他!

  见到她万分惊愕的表情,他一只手掌搭上她的肩,力道温暖而厚实。“牙商这行虽复杂了点,但你只要相信我,就没什么好惊忧的。”本想过将这事瞒着她的,但若她就是自己想要的人,那唯有两人知情知底才可能同心同意,互相扶持的走下去,因此该告诉她的,他一件也不会保留。

  水玉兰由震惊中回神,望进雷青堂令人信赖与温柔的目光。

  他应该从未对雷家任何人说过这些事,包括四少爷,而他却毫无保留的对她吐露,这份信任意味着什么,她不会不知,心情更加起伏——

  尤其他们扮夫妻,一路几乎假戏真做,他无一刻不将她当成真正的妻子对待:在刘老板那,他为她豪爽掷金:低调的他,因为她一句话,出面救下小乔,并且让小乔成为她的贴身丫鬟。他的心意如此昭然若揭,她张口想说些什么,可开了口却吐不出半字来,她不知自己能回应什么?

  他是二少爷,雷家的主子之一,自己随他南下,是受四少爷与四少奶奶请托跟来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仅此而己,仅此而已,什么都不该多想,也不该妄想……

  雷青堂注视着她千变万化的表情,放在她肩上的手紧缩。他对她极有耐性,一旦锁定,便会逐渐收网,绝不让她逃走!

  “哎呀,可让我找到你们了——”谢晋元走上甲板,大剌剌的话说声,忽然到一半就卡在半空中了。

  谢晋元见到雷青堂的手亲昵的搭着水玉兰,两人甚至深情相望,这气氛透着紧张与暧昧,让他一开口就后悔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真是不长眼,这下应该坏了雷家老二的好事了。

  “呃……你们……你们继续……继续……我不打搅,不打搅!”说完他转身要快闪,免得让雷青堂的冷箭射死。

  “谢……谢公子,您别走,您……您别误会了,奴婢只是和二少爷谈事,没……没什么的!”水玉兰赶紧缩了肩,不再让雷青堂的手搭着自己,结结巴巴的将谢晋元喊住。这人与四少爷是拜把兄弟,若将这事回去说给四少爷与四少奶奶听,那大家可就误会了,自己可没意思让雷府里的人多想,所以这事还是对谢公子说清楚的好,省得乱传了话。

  谢晋元见到雷青堂脸色一瞬间下沉,暗暗叫苦,他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什么时候不来,这时候来说事!马上亡羊补牢,半开玩笑的说:“你与青堂是夫妻,做什么都正常,我可没误会什么。”他故意说。

  水玉兰立即涨红了脸庞。“谢公子,奴婢与二少爷的身分您是最清楚的,您这是故意消遣奴婢了!”她顿谢晋元笑得促狭道:“我清楚什么?我可什么都不清楚,只清楚这一路你就是雷家二少奶奶,青堂的妻子,就是问船上的任何人,也都会这么回答的不是吗?”他有意让她难为情到底,她越是难为情越是明白雷家老二的用心。

  “您!”她跳脚。这会又后悔将他叫住了,早知道该让他消失,就不会惹得自己这么无地自容了。“哼,谢公子找的应该是二少爷,那你们聊,奴婢先走了。”辩不过谢晋元,她待不下去,干脆自己先离开,不愿留下继续被作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