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们觉得奇怪,朝之前第一个出价的色老翁问道:“李老爷不是挺中意这丫头的吗?你再出个价就带回去吧。”

  原本想教训逃跑的丫头,将她推入火坑卖给老鸨让众人蹂躏的,可这会见有人来闹场,他们只想赶快成交,省得夜长梦多。

  哪知那老头怯怯地瞄了台上的雷青堂一眼后,马上摇头。“这丫头我不要了。”

  人牙贩子脸一黑。“怎不要了呢?那……那刘嬷嬷瞧瞧,这丫头可是个好货,将来绝对能为你赚进不少钱的,要不,你带回去?”他们转而向老鸨推销,有人肯买就好,管她是谁。

  那本来意气风发的老鸨,立刻扬扇掮风的别过脸。“不了,不了,我再瞧瞧其他人好了。”她边说着也偷觑向面无表情的雷青堂,不安的抹汗。

  水玉兰见这怪现象,着实不解。这些人好似十分忌讳二少爷,这是为什么?

  本来的抢手货,因雷青堂的出现,忽然间变成没人要的烫手货了,那两个人牙贩子不禁肝火上升,朝雷青堂怒道:“可恶的家伙,你敢防碍老子们做生意,是不想活了,想让老子们活活打死吗”

  台下的人听见这话,纷纷倒抽一口气,替这两人捏上一把冷汗。

  “我也是买主,难道不能出价吗?”雷青堂缓缓开口,也不见怒气。

  这两人一听,嘴脸马上变了。“你真要买?那好,你愿意出多少钱?”刀疤脸问。

  “六十两。”雷青堂锬声说。

  “六十两刚才李老爷与刘嬷嬷开价都超过一百两了,你好意思六十两就将人带走?你果然是来闹场的,既然如此,老子也不用跟你客气了,今日不打死你,老子的姓就倒过来写!”说着两人卷起袖子要动粗了。

  那老鸨见状大惊失色。“你们俩别蠢了,快住手,这人不是你们碰得的!”

  这话令两人愣住。“刘嬷嬷这什么话,咱们兄弟怎就碰不得他了”瞧那人样子虽矜贵,但也顶多是有钱的草包,光凭他们兄弟二人,一人一拳也打得他满地找牙了,难道怕他不成两人心下这样想,可却见台下的脸孔个个如刘嬷嬷一般惊慌,不由得怔了怔。他们两个是外地来的,而且是最近才开始做起人牙生意的,对这行的人还不是挺熟悉,可人牙这行多得是黑市,以及不能惹也惹不起的人,他们不会不小心惹错人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不免不安起来,那刀疤脸赶紧示意另一个下去打听一下,他动作可快得很,马上跳下台去随便抓了个人问,片刻后,那人脸色发青的回来。

  “如何?”刀疤脸紧张的问。

  那人朝他附耳说了些话,刀疤脸表情愕然,猛地吞了几口的口水。

  “这……这位爷说六十两就六十两……还……还是这丫头就免费送给您,咱们不收分毫,不收分毫了!”刀疤脸态度丕变,转身面对雷青堂竟是连钱也不要了,免费奉送。

  台下的水玉兰感到万分吃惊。这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牙贩子前一刻还张牙舞爪的,这会竟就变了个样?

  她见雷青堂顺利将人带下台,其他人见到他均自动让路,像是对他极为恭敬。

  “咱们可以走了。”他来到她面前说。

  “呃……好的。”她想说什么,可见大家都瞧着他们看,便不再多问,况且跟在他身后的那姑娘身上还有伤,她得先想办法为那姑娘找郎中疗伤才可以。

  在人牙市场救下人后,他们在城里找了个郎中替那姑娘包紮被人牙贩子打伤的伤口,幸亏都只是外伤,伤势不重,没真打出什么大问题来。

  处理好她的伤势后,那姑娘跪在雷青堂与水玉兰面前,感激得重重磕头。“两位是小乔的再生父母,小乔有生之年必会报答两位的恩情,将视两位为小乔终生的主子!”

  小乔姓方,比水玉兰小上一岁,今年十四,通州人氏,母亲早逝,父亲原是在通州做吃食的小生意,后遇上恶霸欺凌,生意做不成还被打残了腿,只得离乡背井来到苏州另谋生路,哪知到了苏州父亲忽然重病不起,父女俩身上仅剩的盘缠用尽,最后父亲病死异乡,她为了替父亲张罗后事,只得卖身葬父,可怎知道会遇到无良的人牙贩子,逼得她走投无路。

  水玉兰扶她起来。“不必客气,咱们救你不是要图你报答的,只是路见不平,见不得你被这样欺凌对待!”

  方小乔红了眼眶。“我卖身只为葬父,却没想到遇到恶人欺负,所幸遇见恩人夫妇俩解围,要不我真要万劫不复了,所以我是说真的,将来打算跟着你们,一辈子服侍两位。”

  “可是我们不需要人服侍,尤其是我……”水玉兰尴尬极了,她与二少爷根本不是夫妇,自己也只是个丫鬟而已,哪里有资格让人服侍,她想回绝,又不知如何说才好。

  “你们若不肯收留我,我举目无亲,是真的无处可去,呜呜……”方小乔以为水玉兰不愿意接受她,忍不住嘤嘤哭泣。

  水玉兰见了不知该怎么办,赶紧瞧向雷青堂让他拿主意。她可没权力收留人的,要二少爷点头才行。

  “这问我做什么?你想要就留下,不想要就送走,不就你一句话,哪来好犹豫不决的?”雷青堂说。

  她愕然,这说得像她真是女主子似的,可以说了算。“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