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水玉兰抿紧唇,久久说不出话来。她后悔至极,后悔当初没问仔细就瞎买,这会想拿回去退货,都说不出口,且这一退,不是又丢了二少爷的脸面,因此这退货两字是说不出口了,她只得咬牙道:“这钱……两百两……加上您给出去的二十两赏银,共两百二十两……奴婢想……想……”

  “你想将钱给我?”

  “奴婢原是这样打算的……”她快哭了。

  “那现在呢?”

  水玉兰抹抹脸,厚起脸皮。“能否……能否“能否不还钱?”

  “不……不是的,能否给宽些还钱的期限?”她脸皮还没厚到想赖帐,打算今后努力工作,将每一分月俸都存下,分月还给二少爷,这一算,她至少得两年多才还得清这笔钱了。

  只是,那刘老板的铺子看起来不怎么样,怎么卖的东西很怎样,狠狠让她破产了。

  “不行!”雷青堂拒绝。

  水玉兰一愣,眼泪己在眼眶中打转了。以为他当初说要送她的,而今她不收要还钱,他该会多些宽容的,怎知一口就回绝了!“那……奴婢一时还不出钱来。”不是她要耍赖,是真没钱还。

  他眯眼瞧她盈盈的泪光,没有心软,反而带着狠劲。“你帮四弟夫妇挑礼物时不小气,雷府上下谁都考虎到了,可偏没有我!你既然花得下钱买东西给他们,那我又何必替你担忧还不出钱的事,照你所说只有那两颗东珠是你自己要的,这样东西的钱尽管算我的,至于其他的,你得付清!”

  她张大嘴。二少爷这是气恼自己没买礼物给他吗?可他们是一起出门的,这还需要她买礼物?她不能理解他在气什么。

  “哼,若马上还不出钱来,你得做件事还债!”

  “做什……什么事?”她可真见识到了,雷家少爷果然都是生意人,一点都不吃亏“你得要——小心!”雷青堂正要说,忽然由巷子口跑出一名穿着破烂的小姑娘,眼见她跑得急,就要撞上水玉兰了,他立即伸臂揽过水玉兰,免去她被撞上的危险。

  水玉兰被揽进他怀里,却还搞不清发生什么事,忽然听见一声声刺耳的尖叫,扭首去瞧后,大吃一惊,只见两个大汉正毫不留情的将小姑娘摔在地上,还起脚踹人——

  §第二章 去人牙市场救人

  “你们住手!”水玉兰惊见有人受欺负,哪里忍得住,她推开抱着自己的雷青堂后,冲上前去喝止两个大汉的恶行。

  这两人闻声扭头去瞪她。

  “你是谁,敢叫大爷们住手?”这两人生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开口问她话的人脸上更是有一道丑陋的刀疤。

  她也不知哪来的胆子,一点也不怕的挺起胸膛。“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当街欺负良民,无法无天!”

  两人听了大笑。“这人是贱婢,咱们手上有她的身契,但她竟不知死活的敢在咱们将她卖掉前逃跑,大爷们逮回人教训也是应当的,谁也管不着!”原来他们是人牙贩子。

  水玉兰脸色一变,现下的律法奴仆贱役可以买卖,握有身契的主人更可以随意对待买来的奴仆,尤其若是遇到逃跑的,就是打死了主人也不会有罪。

  “就算她是逃跑的奴婢……你们也不能如此粗暴的待人!”他们若握有身契,旁人确实没有权力多管,但她还是看不过去的理论。

  水玉兰走向那被打到缩在地上的小姑娘身边,那小姑娘怯怯地朝她抬起脸庞来,约莫十四、十五岁的年纪,皮肤细致,五官漂亮,只可惜一张娟秀白晳的脸庞被打得青了好几块,嘴角也破皮流血了,水玉兰是极富正义感之人,见她如此惨状,异常气愤。

  “你这女人是想找死吗——呃,她是大爷的人,要怎么对待是大爷们自己的事,我劝您别多管闲事了。”刀疤汉子原本恶声恶气,忽然留意到她穿着不俗,尤其身后又站了位气质冷峻不凡的男子,态度马上收敛,不敢太嚣张了。

  她仍是不满,仰起脖子来,双眸冒着两把火苗。“我就想多管闲事,如何”

  那受伤的婢女见水玉兰肯为自己说话,当下感激的落下泪来,水玉兰见了更不舍。

  两个人牙贩子冷笑起来。“这丫头的身契在我手中,你若真想管,也管不来吧”

  “没错,兰儿,这事咱们插不上手的。”雷青堂也上前提醒她别多事了,他向来不做无谓的事。

  “这……”她心下难过自己真救不了人。

  “请您救我,我卖身葬父,但卖给牙子的身契中言明是可以自己挑选主子的,他们当时也答应,事后却反悔,竟要将我卖给一名六十岁的老翁,成为他的第十八房妾,我不想成为别人屋里的玩物,这才逃走的!”那婢女忽然抱住她的腿哭道。

  水玉兰心一揪,想起自己当年家中发生巨变,爹娘相继身亡后,自己无依无靠地北上依亲,却被无良亲戚卖给牙婆,那期间吃尽了苦头,动辄遭人打骂,也差点被卖入青楼为妓,后来辗转才进到雷家做丫鬟,认识四少奶奶后,因四少奶奶在雷家十分得老夫人宠爱,在府里说得上话,自己这些年全靠她帮忙,才开始有好日子过。

  而这落难的姑娘遭遇与自己相近,让她起了恻隐之心,然而自己也只是雷家的婢女,身分地位高不了多少,又有什么能力帮助人?

  就在水玉兰怔忡间,那姑娘被两个人牙贩子自她脚边强行拉走。

  “贱丫头,你天生贱命,还敢求人相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等着好了,别说嫁给六十老翁当妾你不肯,大爷们决定将你送上牙市,安排老鸨将你买了去,将来做个人尽可夫的娼妓!”说着一人粗鲁的揪起她的头发拉了就走,另一人沿路对她痩弱的身子不断拳打脚踢。

  水玉兰见了不忍,起脚要追过去,可身子才动,雷青堂拦住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