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闻言笑着瞧向了闲坐的雷二爷。

  雷青堂表情有些讶异,没想到她会想到他,还想替他挑东西?

  “有有有,来人开铁树房!”刘定东一喊,左边的暗门被开启了,送了几个玉盘出来,上头有男子头饰、腰饰、玉扇、印章、文房四宝等等,件件皆是精品。

  她一眼瞧中了一枝狼毫笔。“我就要这个,这多少银子?”水玉兰喜问。

  刘定东再瞧了眼雷青堂,见他嘴角隐隐含笑,这是也满意这样东西了。

  “没多少。”刘定东朝她比个五。

  五两啊……这么贵……她犹豫了。

  刘定东见状,立即又说:“这枝笔产于东北,品质上品,笔杆挺拔、毛锋尖齐圆健,难得您喜欢,我也半卖半相送,就给您这个数字吧。”他随即比了个三,既是要送给雷青堂的,他乐做这个好人,也趁机讨好雷青堂。

  她见了数字,露出笑脸。“那请将这狼毫笔包起来。”她捡了便宜,买得也爽快了。

  水玉兰这又东捡西捡买了几件小东西才踏出刘定东的铺子,拎着礼物,她笑开怀,内心也盘算着,今日总共花掉她二十两左右的银子,约莫她两个多月的月俸,尽管心疼自己的荷包扁了一大块去,可也买得心满意足,最重要的是,回雷府该给大家的礼物都有了。

  雷青堂见她手上拎了不少东西,主动要帮她提过去。

  “这些奴婢来就好,怎能让二少爷提,况且,这可都是奴婢自己的东西,哪好劳烦到二少爷。”她不敢让他帮忙。

  雷青堂难得笑脸,瞧上去心情不错。“谁说这里头没我的东西,这其中的狼毫笔不就是要给我的吗?”他笑问。

  她眉一挑。“二少爷是不是误会了,这枝狼毫笔奴婢是打算送四少爷的。”

  他脸色一僵。“送四弟的”不是给他的“奴婢今日挑的,除了那两颗小米粒珠子是给自己的外,其余的都是要给雷府大家的礼物,尤其那最贵的金镯子是要给四少奶奶的。”她告诉他。

  他听了脸庞瞬间僵了泰半。自己花了大笔银子宠她,而她居然买的都是旁人的东西,就连那狼毫笔也不是给他的!

  “你——”他气得想骂人了。

  “雷二爷,雷二爷,请留步!”一名小伙计在街上追着他们喊。

  水玉兰闻声回头,瞧见是刘定东的伙计,方才他还帮着替她打包东西,直拎到铺门口才交给她自己提。

  “怎么了?是咱们落了什么,还是少算了什么?”她问那伙计。

  伙计赶紧摇头。“您没落了什么,也不是少算,是多算了,我家东主说雷二爷给的银票数字多了,明白这是雷二爷有意打赏,但我家东主说,能做雷二爷的生意已经十分荣幸,怎好再拿雷二爷的赏银,这钱还是请雷二爷拿回去。”伙计掏出银票本要交给雷青堂的,但因为问话的是水玉兰,便直接将银票交给她,心想两人是夫妻,银票还给谁都是一样的。

  她接过银票,瞧了上头的数字,蹙了眉。“这……没错啊,我买的东西差不多是这个数字。”哪来的赏银在里头,是不是搞错了?

  “这不是您的买金,您的买金是两百两银子,这只是雷二爷一成的赏银而已。”小伙计说。

  水玉兰吓了一大跳。“你说什么?我买的东西不是二十两,是两百两”她大惊。

  “咦?咱们东主比的价您都瞧清楚才买的不是吗?”

  “难……难不成,他……他比一不是一两,是十两……”

  “欸,没错啊,这是行话,好比您刚买的两颗珠子,那可是养了十五年才得的小东珠,市价三十两,我家东主仅算您一半价,十五两而已。”

  她听了差点厥过去,自己这两颗小东珠居然要十五两,那么自己买给四少奶奶的就是四十两,是她认知的十倍价钱,她青了脸,这下就算把自己全部家当缴出来,再把自己给卖了,也凑不出两百两……

  “这银票拿回去给你家主子,说我不想他损失太大,这些东西价值多少我清楚,这是补偿他的。”雷青堂取走她手里的银票,再交回到小伙计手中。刘定东为笼络他,将价格都压低许多,他不想占人便宜,这才多给二十两。

  “可是我家东主交代——”

  “做生意将本求利,赔本生意没人做,我不会让人白吃亏的,你这样回去跟刘老板说,他会懂得我的意思,将来我与他生意上还有得是机会合作。”

  小伙计一听就明白了,他知道雷二爷是牙商中的一把好手,经过他引介的买卖,少有不能赚大钱的,自家主子也是想趁机讨好眼前的这人,盼他得了便宜,将来介绍更多好生意上门,既然这人明了主子的心意,那他就不再多说了,拿回银票便告辞回去。

  小伙计走后,水玉兰还杵在原地不动,连他取过她手中大包小包的东西也没反应。

  “走吧,咱们该回船上了。”他提醒她。

  “二……二少爷……”她仍旧站着,脸上表情难以形容。

  “怎么了?”

  “奴婢想,这些东西是不是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