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刘定东这才留意到他带了个女子在身边,而这可是稀奇的事。认识雷青堂三、四年了,每次见他总是自己一个人,要不就带着总管朱名孝,何时见过他身边有女人的着实令人起了好奇心。“这位是……”

  “她是兰儿,我娘子。”雷青堂自然的介绍。

  刘定东讶然之后露出喜色。“我就说雷二爷从不带女人出门,今日身边怎会出现俏佳人,正纳闷呢,原来是带二少奶奶上我这挑东西,好好好,既是二少奶奶大驾光临,您要什么说一声,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也给您摘下来!”他对着水玉兰说。

  水玉兰尴尬极了。扮二少奶奶这件事本就令她无措,况且这人明显识得二少爷,偏二少爷还是这样介绍,自己只能配合,但除了干笑也不知怎么应对了。

  刘定东见她客气,索性转向雷青堂问道:“雷二爷想挑什么给二少奶奶呢?”他请拿主意的人说。

  “都好,发饰、衣饰、坠饰,什么都行,她喜欢就好。”他语气播播,可明了他的人自然已经充分听出他的宠溺之意了。刘定东马上笑着点头。“知道了,只要二少奶奶满意就好。来人,先将梨花房的货带上来给二少奶奶瞧。”

  他转身击掌高呼。下一瞬,原本空荡荡没人的铺子,突然在角落开了一道门,那处原来看不出有门的地方,这一开才知有玄机,再往门上瞧,有块小匾,写着“梨花房”三个字,而若再仔细将铺子瞧上一圈,会发现原来这铺里的暗门不只一道,顺着梨花房过去是一排的小匾,匾上刻着“茶花房”、“櫻花房”、“牡丹房”、“芍花房”、“梅花房”等等,共有十几个暗房。

  梨花房里出来了五个人,每人手上皆托着一个玉盘,盘上躺着珠簪、玉环、金坠、银饰等物,东西送到了水玉兰跟前摆成一排,登时她眼睛都瞧花了。

  这眼前的东西件件精美别致,她没想到这样不起眼的地方,能有这么好的货色?

  “这个……相公,其实我没想挑什么,不如今日先回去了,下次再来买……”她赧然的朝向己然坐定喝香茗的二少爷说。

  雷青堂放下就口的香茗,轻瞥她问:“这些也不满意吗?”

  “不是不是,这些东西都极好,只是我……”她不好意思说自己阮囊羞涩啊!

  他哪瞧不出她担心什么,轻笑一声说:“方才你不肯进金花珠饰,嫌那门面太气派了,可在这里你大可放心的挑,刘老板是我的老相识,价格会算实在的,不会像那街头小贩乱开价。”他告诉她。

  “是啊是啊,二爷是行家,就算我想乱开价也不敢的。”刘定东也接口,心想,原来他们去过金花珠饰了,那里卖的东西固然不错,但与自己相比……

  虽然雷青堂都这么说了,水玉兰脸上仍很是为难。“可是我这……”她月俸有限,不想乱花钱啊!

  雷青堂见她仍犹豫,自是晓得她节俭的心思,撇嘴道:“你挑吧,挑中的帐单刘老板会与我算的。”他本就打算送她,这才带她过来的。

  “这怎么可以,我怎能花您的钱——”

  “怎么不可以,你是我雷青堂的妻子!”这“妻子”两字说得特别重,让她立时闭上嘴巴。

  可不是,他连对这姓刘的东家也这样介绍,自己能驳他的话吗?且若再推辞下去,只会又让他受外人笑话,算了,大不了自己挑件小东西,事后再将钱还给他便罢,至少在外人面前不会失了他的面子。

  硬着头皮将目光调向玉盘里的东西,但刻意避开玉品,是因为自己对玉石颇有眼光,晓得玉盘上的玉品不俗,价钱也不会便宜。

  仔细巡视一轮后,她终于选了两颗小小米粒大的珠子,盘算这做成耳环挺高雅的,重点是,小东西应该要不了多少钱。

  “这不贵吧?”为求保险起见,她不敢马上就打包,先试探的问向刘定东。

  “不贵不贵,才这样而已!”他比了个一后,再比五。

  这是一两五的意思,她松口气,勉强她还负担得起,脸上不禁带笑了,这里卖的东西,果然实在。

  “那我就要这两颗珠子!”她决定买了。

  “二少奶奶果然好眼光,这在外头可是有钱买不到的,若非瞧在二爷面上,这我是不会拿出来卖的。”刘定东笑说。

  她当是生意人吹嘘自己的东西,只是笑笑,就当自己捡到便宜吧!

  “你若觉得其他东西还可以,不妨多挑选几件。”雷青堂喝着香茗,闲适的鼓励她。

  水玉兰侧着头去瞧玉盘上的东西,想起了一个人。若这里的东西不贵,倒是可以多挑件给她,回去雷家时也可当个礼物。

  “嗯嗯,那我就多瞧瞧了。”她起了兴致,没了方才的推托,主动又瞧中了一只金手镯,问了价,刘定东比了个四。

  四两银,虽贵了点,但送给四少奶奶的话,她会喜欢的……还有这个用银丝线缝的小荷包也不错。

  一问,一两银。

  “行,也要了!请问还有其他吗?”她居然买上瘾了,欲罢不能,还主动问起要别的。

  刘定东马上点头。“您还想要买哪方面的?”

  “这……有合适男子用的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