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浅草茉莉 > 荣恩商贾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瞧她鼻子都撞红了,虽心疼可面上仍无表情。“你不跟牢,人丢了,我能不回头找吗?”

  他这一说,水玉兰可没话说了,自己贪看东西而忘了主子,实在是离谱,她马上弯了腰的要认错。“奴——”

  他立刻瞪视她。“咱们是夫妻,哪需计较这些,还不拉直腰将你要说的话收回去!”

  他这一警告马上让她想起自己的身分,她扮他的妻,哪有妻子弯腰自称奴婢的,连忙站直身,嘴巴也闭上,少说少错。

  他见她“长记性”了,晓得自己是谁后,这才板着脸的转向小贩。

  小贩没见过浑身气质这么冷漠的人,原本带着的职业笑容霎时挂不住,身子不由得还打了个冷颤。

  “你再说一次这支簪子多少银两?”雷青堂冷声问。

  小贩面对他莫名一阵紧张,张口道:“四……”

  “三……二……一两银。”在雷青堂犀利目光下,小贩自动一减再减,最后竟喊出成本价,一毛也不敢多赚。

  “成,东西交给我娘子吧。”他丢下一两银给小贩。

  小贩收下后赶紧将簪子双手要奉给水玉兰,可水玉兰讶然,四两的东西居然一两就能成交,可见这小贩多不老实,不禁升起一团火气来。“你怎么做生意的?我买就是四两,我家二少……相公开口一两就得,这中间差了三两,你这是黑心暴利,还是见我女人家好欺”小贩一脸的尴尬。“这……小嫂子,对不住了,我也是一时???…记错价钱了,不是有意诓您的。”小贩说,垂目偷瞄向她身旁的雷青堂,不敢说自己是被她身旁男人吓老实的。

  不过说也奇怪,这男人就寒着一张脸,其实也没说什么,怎么自己就心虚的吐实了“哼,相公,咱们这一两拿回来吧,现在这簪子再便宜我也不想要了!”她生气的朝雷青堂说。

  “确定不买?”雷青堂问,以为她喜欢的。

  “我才不向骗子买东西,确定不要了!”

  “也好,我瞧这簪子材质普通,不买也罢,再走几步前头刚好有家珠饰铺子,到那挑去吧!”因为雷青堂经常行走各处做生意,苏州这里自然也来过好几回,他对这条闹街熟,晓得领她去哪里买好货。

  “好,咱们就去那铺子买,想必那里的东家该比这路边小贩老实多了。”她不满的狠狠瞪那满脸通红的小贩。

  小贩揩了揩额上的汗,知晓雷青堂说的珠饰铺子是哪家。能去那挑货的还能是普通人家吗?自己是有眼不识泰山,诓错人了,便乖乖奉回一两银还给人家。

  雷青堂取回银子后,不再看小贩一眼,牵起水玉兰的手领她往前方去。“咱们走。”

  她的手忽然被他温暖的握住,愣了愣。这……二少爷怎能牵她的手?这不合体统啊!

  当她回神过来要挣开时,他己道:“就是这里了。”

  她闻声,先抬头往面前望去,这一望,连手都忘了挣脱,还险些停了呼吸。“这……这是哪儿?”

  “瞧不出来吗?珠饰铺子啊。”

  她咽了咽口水,眼儿瞪得大大的。“珠……珠饰铺子,怎么瞧起来像座行宫?”眼前这气派的外观,豪华得就像皇帝行宫,这么个锦绣门面,里头卖的东西还能便宜吗?

  自己方才是气那小贩做生意不实在,才故意说要到别处买,其实不买也行的,尤其这处……她不敢进去了,因为里头的东西她恐怕一件也买不起。

  “进去吧。”他拉着她要往里走。

  “等等,这里……这里没有适合我的!”她连忙阻止的说。

  “不适合?你还没见过里头的东西,怎就知不适合了?”他问她。

  “就……”她眼看“行宫”里的人,正要客气出来迎他们进去,她拉着他就跑。

  “你做什么”他扯住拉着自己跑开的人,有些恼怒了。

  “我……”水玉兰回头见铺子的伙计出来了,瞧他们拔腿就跑的模样,表情错愕,又见雷青堂那张阴沉的脸,登时明白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她让主子丢脸了,竟然在人家的铺子前逃走,明摆着寒酸不敢进门,堂堂雷家二少爷,怎会买不起,这教人得知,让他脸往哪摆?自己真是糊涂透了!

  “二少爷,对不起,奴婢……不该……不该……”她咬唇不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才好。

  他盯着她无措的神态,蓦然一想,就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举动了,轻叹了一声。“来,跟我来!”

  雷青堂再次拉起她的手,离开大街,往小巷里去,不久进到一间外观陈旧不起眼的杂货铺子内。

  他们踏进铺子后,一名中年男子迎了上来,这人衣饰朴素,看起来面容和善,见到雷青堂后露出惊喜表情。

  “哎呀,稀客稀客,雷二爷来到苏州,怎么有空到我这来呢?莫不是有大买卖要报与我知”这人高兴的问,显然与雷青堂是旧识。

  雷青堂表面上是雷家在外接头的药材商,但其实私底下他另有自己的牙商事业,所谓牙商,即是居中仲介各种商品的买卖,这方面他做得有声有色,规模与势力遍及南方,但他为人低调,真正知晓他牙商生意有多大的人并不多,而这名中年人叫刘定东,是少数知晓他底细的人。

  雷青堂为人虽冷漠,但做起生意来却是极为可靠稳妥,因此才能在短短几年内将牙商生意发展起来,这门生意利润丰厚,并不输雷家卖药材的收入,所以他不争雷家家主之位也是有原因的,靠着这个,也能有自己的一片天,没必要非与兄弟争家产不可。

  雷青堂含笑。“今日是来找你买东西的,至于大买卖日后有得是机会。”

  “喔?雷二爷想买什么?”

  他瞧了眼身旁的水玉兰。“买适合她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