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小霸王的洋娃娃 >
三十


  武绝伦当然知道他要面对的处境有点复杂,但他管不了那么多,周脉脉是到目前为止他最想要的女人,那种心情,与以往“玩玩就算”不同,他想将她私藏在他身边,独占她,不让别人有任何觊觎的机会。

  所以,即使会因此杠上滕霁,他也不在乎。

  狂攫着她的双唇,他搂着她回到床上,再次用火一般的热情征服她,让她像昨晚一样为他融化,为他献出所有……

  交迭的身影,相融的汗水,激烈的喘息,爱情让一切都脱序而狂乱,他们沉浸在剎那的极乐之中,再无任何事能干扰他们,除了彼此,一切仿佛都不再重要……

  许久之后,他们渐渐从激情中平息,周脉脉软绵绵地蜷偎在他臂弯里,他抚摸着她白瓷般的胴体,纤细的四肢,以及凌散的长发,心里莫名地兴起了一份难以言喻的充实感。

  她是他专属的娃娃,只属于他一个人……

  正思潮迭起,外头起居室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周脉脉睁开眼,惊弹而起,慌慌张张地道:“有人来了……”

  他一把将她拉回怀里,重重地吻了她一下,才啐笑道:“笨蛋,有什么好紧张的?”

  “万一被发现了……”她仰头看着他,满脸着急。

  “发现就发现,我可不怕。”他冷哼。大不了和滕霁来场决斗。

  “但我好怕……”她缩着身子。

  “别怕,有我在。我先出去,你把衣服穿上。”他又吻了吻她,起身套上长裤,走出卧室,来到起居室。

  “是谁?”他大声问。

  “少爷!我是黑亮。”门外,黑亮的声音听来有点焦急。

  “进来吧!”他上前打开门。

  黑亮走进来,盯着他凌乱狂野的模样,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大变。

  “少爷,你……在周小姐房里待了一夜?”黑亮劈头就问。

  “是啊!”他倒了杯水,斜倚在藤制沙发上,嘴角一勾,还故意强调:“一整夜都和她在一起。”

  “你该不会和她……”

  “对。”他不等黑亮问完,直接承认。

  “老天!你应该知道她的身分,怎么可以麒麟王前脚刚走你就……”黑亮倒抽一口气,怒声斥责。全世界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他偏要找上周脉脉?

  “你别一副天快塌了的样子好不好?脉脉根本不爱滕霁,她爱的是我。”他哼道。

  “重点不在她爱谁,而是整个婚事已成定局……”黑亮急道。

  “谁说已成定局?”他拉下俊脸,霍地站起,愤怒地走到黑亮面前,喝道:“我偏要坏了这个局,滕霁他要让也罢,不让也罢,总之,我要定周脉脉了。”

  黑亮诧异地瞪大眼睛,他跟在武绝伦身边将近十年,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执着一个女人,没错,他是热情如火、狂傲不羁,但他对女人向来只有三分钟热度,可是,看看他现在的神情,好像不顾一切非把周脉脉抢到手不可……

  “你……这么爱她?”黑亮怔怔地问。

  “爱?”武绝伦楞住了,他能确定他要得到周脉脉,但这种感情就是爱吗?他不知道,因为他虽是情场战将,却从没真正爱过一个女人。

  “爱她爱到不惜触怒麒麟王?不惜让祥和会馆丢脸?她值得你这样做吗?值得吗?”黑亮追问。

  黑亮咄咄逼人的问题和语气同时激怒了他,他浓眉一耸,眼睛危险地眯起。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黑亮?”他瞪视着黑亮,避开了问题的核心,转守为攻。

  “不敢,我只是怕你因冲动误了事……”黑亮恭敬地低下头,只是脸色堆满忧心和自责。

  为什么他没早点发现呢?武绝伦对周脉脉的态度早就露出端倪,尤其是滕霁来看周脉脉时,武绝伦更是情绪恶劣得毫无道理,种种迹象都在说明武绝伦喜欢上周脉脉,而他居然笨到没看出来,居然来不及阻止……

  “够了,这件事你别管,由我来处理。”武绝伦怒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现在,祥和会馆所有人都在上海筹画这次的婚礼,只等着新娘到达,如今,你却把新娘拐走,你叫麒麟王面子往哪里放?”黑亮不得不点醒他,他这次的任性将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左一句祥和会馆,又一句麒麟王,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人?”武绝伦怒火中烧,扬声怒问。

  “你又是哪一边的人呢?少爷?”黑亮严肃地反问。

  武绝伦被问住了,他脸色一凛,直瞪着黑亮。

  “我的角色我向来分得很清楚,倒是你,你弄得清楚你的角色吗?你是幽冥会的‘城隍’?还是祥和会馆的‘火麒麟’?”黑亮直指重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