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啧,又来了。最近事情真多。”东方绝世低咒一声,转身就走。

  唉!难得才平静一点,又有得忙了……

  小九也蹙着眉,大步跟上。

  中国 河南

  小九跟在东方绝世身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饭店,叹了一口好长好长的气。

  算一算,有将近快两年没这样如影随形地跟着东方绝世一起出门了,坦白说,她一个人真的比较轻松自在,起码,不会太引人注目。

  眼珠子瞄向周围那仿佛快要滴出蜜来的睽睽众目,她比谁都清楚,是谁让所有往来的人都瞠目惊艳。

  这种场面,她从小就见识过了,只要东方绝世一出现,周围就会形成一股磁场,而他,就是磁力的中心,强烈吸引着方圆百里的视线。

  她当然明白,他讨厌被人看,所以出门必定变装,只是,他再怎么变也没有用,不论是像以前在脸上画了图腾(更抢眼),或者戴着奇怪的面具(更奇怪),还是像现在这样戴着大黑墨镜,黑毛线帽,用一身黑衣黑靴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风,人们还是一眼就看出他的独特。

  白皙的肤色,红艳的双唇,高姚修长的身形,东方家的孩子,天生就有股近乎妖魔的绝美,即使是背影,也充满了魅力,让人忍不住盯着他打转。

  “靠!烦死了,看什么看?”东方绝世边大步走边低咒着。

  “大太阳的,你穿成这样,人家不看才怪。”她翻个白眼。

  天气晴朗,太阳高挂,冬季已过,初春的气温柔暖,他一八○的身高,却裹得一身浓厚的黑,任谁都会多看一眼。

  何况,又是在内地河南巩县这种纯朴的地方。

  “哼。”他重重哼一声,坐进东方狼四十租来的车内。

  小九看了立在驾驶座旁,满脸惊慌的四十一眼,叹道:“我们走吧,公主陵寝应该还有一大段路……”

  上了车,四十小心谨慎地开着车,她则很无奈地望着车窗外,回想起前晚被大哥东方风华叫回主屋谈的事。

  她和东方绝世匆匆回到主屋,就听大哥说,河南宋陵一带疑似有人蓄意破坏。

  “蓄意破坏?”东方绝世愕然。

  “是的,倾国之前就提到,闻知来找到公主陵寝的瞬间,崩塌了一个大洞,虽然陵寝并未真正曝光,但我还是担心一些盗墓者会蜂拥而至。”东方风华坐在东方居宽敞的客厅里,俊脸写满忧虑。

  “中国的管理单位都在干什么?防止盗墓该是他们的工作吧?”东方绝世冷斥。

  “防不胜防啦!那么大的一片地区,还有许多陵墓埋在地底,盗墓者熟门熟路,真要盗,公安也抓不到。再说,管理单位似乎只聘雇少数人在看管。”她轻哼。

  “问题是,这次的入侵者似乎不是盗墓者,他们在陵寝附近大肆破坏,四十传来消息,有一批人总是趁深夜在各个陵寝间游荡,随机捣毁遗迹,一星期内,就有三处陵墓遭侵袭。”东方风华又道。

  “这事听来不太寻常,我去探探情况好了。虽然公主陵寝位置隐密,但仍得小心,万一被闯入就糟了。”她蹙眉。

  宋朝公主的陵寝深入地底,她之前在河南宋陵那一带找了许久始终没有收获,不料那位“先知”闻知来一下子就找到了。

  天眼,还真不是盖的呢!

  不过,由于后来赶着回台湾,她至今还未曾亲自确认陵寝的地点与位置。

  “嗯,最好是去看一下。绝世,你和小九一起去。”东方风华道。

  她和东方绝世同时一呆。

  “为什么我得和她一起去?”东方绝世不悦。

  “那座陵寝攸关我们东方家诅咒的完结,可是我们却没有任何人真正进去看过。倾国当时急着救闻知来,也只记住了正确地点,四十则一直在远处监控,我希望这次你能替我们东方家详细记录陵寝的内外情况,日后也好进行解咒的仪式。”东方风华解释。

  “那我一个人去就好了,小九不必去了。”东方绝世拧着眉。

  “那里只有四十一个人,如果出了状况,小九可以帮你。”

  “我还需要她帮吗?”他啐道。

  “大哥,我看还是我去就好了,我一个人比较好办事,有绝世在只会更麻烦。”小九一脸忧虑烦恼。

  让东方绝世跟她一起出门,那等于抱个炸弹在身上,她只会更提心吊胆。

  “你说什么?你去才奇怪,这是我们东方家的事,牵系我们东方家子孙的生死,根本与你无关!”东方绝世怒声大喝。

  她脸色微变。

  “绝世!”东方风华急斥。

  与她无关是吗……

  也对,因为美人咒诅咒的是东方家的血缘,而她,终究只是个外人。

  即使,她叫做“东方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