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说来也许好笑,她觉得绝世最漂亮的时候就是生气的时候,所以从小到大常常惹他生气,就只为看他蹙眉发飙。

  这是什么见鬼的犯贱心态?小九在心里自嘲。

  “姊姊?你还真以为你是东方家的人?”他森然讥讽。

  “嗯,就算不是,好歹也是你的‘同命人’啊!”她更不要命地往禁区冲撞。

  气吧!气吧!爆发吧!

  “你够了没?别再用什么‘同命人’想和我牵扯在一起,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根本不同命!”他勃然怒喝,伸手揪住她的领口,两颗眼珠子像火琉璃般烧着红焰,衬着玉肌如雪,明艳逼人。

  太美了……

  她屏息地眯起眼,胸口悸动着。

  东方家的男人个个美得不像话,大哥东方风华美得出尘,二哥东方天骄美得俊昂,三哥东方倾国美得冶魅,而他……

  他则美得野性而猖狂!

  就像只稀有珍兽,披着人皮混入了人间,那双黑钻般的眼瞳,时时闪着杀戮的光芒,以及噬血的渴望。

  美丽而危险,就是她对他下的注解。

  只可惜,这只野兽讨厌自己的美丽,甚至到了想毁了容貌的地步。

  所以,如果想彻底激怒他,只要说这句话——

  “你真的好美啊!绝世,愈生气愈美。”她很心机地说完,然后等着美人飙怒。

  如她所料,东方绝世娇容瞬间变色,从美人化为食人魑魅,恨不得将她撕碎。

  他揪住她的领口,厉喝声从森然白牙中进出:“你找死!”

  “呵……”她眼睛弯起,不但不怕,反而笑了。“你还是老样子。”

  认识他十六年了,他都没变呢!真有趣……

  有那么一瞬,东方绝世真的好想朝她那可恶的脸上揍一拳,把她那带点恶意的挑衅笑脸打碎。

  可是,当他的视线瞥过她从右眼下方划到耳际的那道弯月形疤痕,胸口的怒气陡地化为一团累累的纠结,梗磨着他的心。

  那道疤是把刀,自从九年前出现在她脸上,就成了她对付他的最佳武器。

  她不须出手,只要秀出疤痕,她就赢了。

  拧着俊眉,他暗咒一声,愤然推开她,冷声斥道:“离我远一点,免得我不小心失手打死你。”

  小九退了一步,噗哧一笑:“这句话你从小说到大,不腻啊?”

  他臭着脸,死瞪着她。

  全世界只有她敢在他面前乱笑,shit!

  “真想打我就打啊!一直只说不动,我也等得很辛苦呢!”她说着反而凑近,扬起头,伸长脖子,道:“来吧!打死我啊!快啊!”

  “你……”气结地瞪着这张看了十六年的脸蛋,他真纳闷,自己怎能忍这么久而没把她打死?

  “怎么不动手?快啊!”她恶劣一笑,更加催促着。

  “你还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他咬牙,手已伸入口袋握住了蝴蝶刀。

  “是啊,你根本不会杀我,因为你始终以为你欠我一条命。”她挪揄。

  “你……”他再次气结。

  这混帐明知他的想法,还一直逗弄挑衅,她的劣根性早晚会替她惹来杀身之祸。

  当然,第一个要杀她的肯定是他。

  “其实你真的不须在意,那年我替你挡一刀,本来就是我该做的,这就是‘替死鬼’的责任啊!”她在笑,但说出的话字字绑了利刃。

  他丽容微沉,眼眸阴鸶。

  大家都以为小九个性开朗活泼,忠心耿耿,但这其实只是她的面具,只有他知道,她一直恨着东方家,也恨着他。

  明明恨着,却又阴险地扮着笑脸,那种伪善,比暗箭还要伤人。

  “少自以为是了,你有什么资格当我的替死鬼?”他冷冷地道。

  “哎,真过分耶,你看看我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她拉高两手衣袖,指着手肘、手腕,还有脖子上好几处的小疤嚷着:“看到没?这都是为你受的伤!这是九岁时为了救你跌进水沟。这是十岁时为你到树上摘果子摔下来。这是十一岁时帮你和人打架。这是十二岁……”

  “够了,烦不烦哪?那些烂疤有什么好看的?”他蹙着眉心,转身走开,才懒得看她那一身的伤。

  一身……为他受的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