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三十九


  所以……就算小九留在东方家,他和小九也不可能有结果?

  三哥是要提醒他这个吗?是吗?提醒他和小九在法律上的身分是姊弟?

  小九的脸色没变,只是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只有一下,又继续往前。

  “姊姊……哈哈……好好笑……哈哈哈……”他陡地大声狂笑,笑得好像东方倾国说了个多么好笑的笑话。

  他笑得愈狂,每个东方家的人心就愈沉重,小九的心,也就愈痛。

  最后,他笑倒在东方倾国身旁,看似疯狂无度,但就在这时,他突然从东方倾国手中夺下手枪,起身瞄准薄少君,扣下扳机——

  “砰!”

  子弹从小九的身边擦过,笔直地射入薄少君的心脏!

  这一变化,让所有的人都呆掉了。

  不仅薄家的护卫猝不及防,就连东方狼们也来不及阻止,就这么看着薄少君身子一震,看着血从他白衣的胸口以惊人的速度渲染开来。

  薄少君惊瞪着双眼,嘴角的笑容瞬间冻结。

  他万万没想到,他会死在东方绝世手上。

  没想到……他真的熬不过今年的春天……

  “宗主!”薄家的护卫们抱住薄少君,齐声惊吼,全都慌了手脚。

  小九瞠目呆立,只感到心中一阵阵冰寒。

  闻知来则脸色苍白,骇然得说不出话来。

  东方绝世这一击,不但灭绝了薄家,也可能灭绝了东方家!

  薄少君倒下,恶咒暂除,身体的疼痛消失,东方绝世立刻冲上前,抓住小九的手腕,冷傲愤恨地睨着薄少君。

  他受够了,从小就在“死亡阴影”下长大,现在连心爱的女人都留不住,还得被迫看一个病鬼的脸色,这种人生,不要也罢,这种该死的威胁,根本就该彻底捣毁!

  与其小心翼翼地苟活,他宁可率性痛快地死去。

  “我早就说过,小九是我的,谁敢打她主意,谁就得死。”

  薄少君抽搐地望着他,心中的怨,心中的恨,心中的遗憾与不甘,全都化为一抹凄厉的冷笑。

  “你……会后悔的!后悔……杀了我……”他的脸白得异常狰狞。

  “我做事从来不后悔。”东方绝世冷绝着一张狂艳丽容。

  “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得到小久吗?不,你没办法碰薄家的新娘的……她生是薄家的人,死是薄家的鬼……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小久……永远别想……”薄少君话里的执着令人毛骨悚然。

  “哼,真可笑,小九自始至终都是东方家的人,从来就不是你的。”东方绝世厌恶地瞪着他。

  “你……等着瞧!你们……已大难临头……我死了……你们东方家……全部……都得陪葬!”他阴狠的话有如诅咒。

  闻知来、东方倾国以及小九都闻言色变,唯有东方绝世一脸轻蔑不屑,懒得再听他说下去,举枪又对准他。

  “你话太多了,薄少君,早点下地狱去吧!”

  “绝世!住手!”东方倾国急喝。

  “绝世!不要!”小九惊骇地反架住东方绝世的手,阻止他开枪。

  “杀了东方绝世!杀光东方家所有人,替宗主报仇——”薄家护卫们早已气愤填膺,全部部众一拥而上,杀向东方绝世。

  东方狼见状,立刻出手护主,双方再次交锋,刀枪火拚,场面陷入混乱。

  东方绝世却懒得再战,他射杀了数名挡路者之后,拉着小九,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

  “绝世!回来,绝世——”东方倾国守着闻知来,怒声急喊。

  但东方绝世不回头,就这么带着小九消失在浓雾之中。

  消失在薄少君渐渐昏茫的视线里。

  薄少君恨恨地瞪着,望着,最后喷出一大口血,断了气。

  断了气,仍瞪睁着双眼,至死都不愿瞑目。

  夜风吹动,浓雾轻掩,阴气骤生,在这一片厮杀声中,闻知来盯着薄少君死白的脸庞,不禁打了一记寒颤。

  薄少君一死,鬼符变死符,就要开始索命了,他的遗言从这一刻起生效,而东方家,将在劫难逃……

  在一间隐密的古老民居里,东方绝世洗掉一身血水,裸着上身坐在床沿,一直盯着小九。

  她正在帮他上药,嘴里却不断地念着,骂着,而声音,抖着。

  “你是笨蛋吗?呆子吗?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这样率性地杀了薄少君,等于害了所有东方家的人,到时,美人咒解不了,东方家的子孙,甚至连黑靖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很可能都会死,你们,很可能全都会死……”

  “你才是笨蛋!是谁教你帮我挡那一刀的?我那时一直在想,如果你死了怎么办?如果你就这样消失了怎么办?如果再也不能听你在我耳边啰嗦怎么办?所以我决定,如果你敢死,我就追去地狱找你,不论你跑到哪里去,我都一定要找到你,然后,把你紧紧锁在我身边,永远不放。”

  他语气狂怒,可是字字句句里的浓烈情感却让小九听得无法喘息,心悸震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