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三十八


  小九转头看他,脸色刷白。

  是,她想起来了,她不能让薄少君死,他死了,整个东方家就没救了,所以,她得回到他身边,得回去……

  “够了,别想再威胁小九,区区一个鬼符,你还真以为我们怕了吗?”东方绝世扣紧小九,烦怒大喝。

  “你们真的不怕吗?被诅咒缠了将近百年的东方家,最想要的就是解除咒语吧?只是,眼看就要解咒了,偏偏那陵寝的怨恨之气被我的鬼符压制,只要鬼符一日不除,你们恐怕就要一步步走向灭绝,这样,还是不怕吗?”薄少君恻恻一笑。

  “你真啰嗦。”东方倾国艳眸闪闪,食指扫向扳机。

  闻知来轻轻将手覆在枪上,向东方倾国摇摇头,叹道:“不能杀他,倾国,今日这个果,是千年前种下的因,是当年工匠欠了薄家一份情,所以今日才得还了这个债。”

  怎么事情又扯到了工匠?

  东方倾国和东方绝世同时一凛。

  “当年工匠以身殉葬,教他在美人瓷上下咒的,就是薄姓咒术师。”闻知来拧着眉心,宋朝的薄家,以咒术闻名,没想到这一族血脉竞绵延了千年,流传至今。

  东方家的人都呆住了,尤其是小九,完全没想到双方会有这一层因缘。

  薄少君也有些惊异,对于千年前的过去,他无法窥知,不过公主陵寝内那股熟悉的咒气,却和他身上的力量产生共鸣倒是事实。

  “知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东方倾国丽眉微攒。

  “薄家在宋朝就是民间阴阳古术家族,他们向来和宫廷国师水火不容,也拥有强大的法力,工匠一介草民,能求助的也只有民间术师,薄姓术师帮工匠完成了心愿,助他以美人咒求得和公主魂魄相依。”闻知来侃侃地道。

  “那也是工匠欠薄家人情,为什么要我们偿还?”东方绝世怒道。

  “千年之后,工匠的后代成了东方家即将出世的子孙,薄家却面临香火断绝之虑,这债,当然由东方家来偿。”闻知来很无奈。生命中的因果循环,常是人力无法抗拒更改的。

  “香火断绝?”东方倾国微怔。

  “意思就是姓薄的快死了。”东方绝世冷哼。

  “薄家的除厄师都是用阳命帮人除厄,结果被阴邪反噬,因此逃不过个个早夭的命运,真要说起来,薄家与东方家都有着相同的困扰。”闻知来望着薄少君,感慨不已。

  薄少君暗暗心惊,闻知来果然非泛泛之辈,她的卜算能力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真行哪,闻知来,你一下子就看出我们薄家的症结,不过,薄家还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要找到了驱煞旺福的妻子,阴阳相补,我们就能长命百岁。”他说着,目光直盯住小九。

  “这驱煞旺福的女子,可遇不可求,小九阴中带阳,命中天福镇恶,的确是个百年难得的吉旺之人,只可惜,她与你无缘。”闻知来正色道。

  “无缘?哼,无缘我可以求缘。”薄少君冷笑。

  “强求来的缘,不是缘,而是孽,身为阴阳古术师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啊!”闻知来轻叹。

  “我就有本事化孽为缘……”薄少君说着突然双手大开,以自己鲜血在空中结印,顿时,东方倾国和东方绝世都脸色骤变,痛苦地揪住胸口。

  “绝世!”小九惊呼。

  “倾国……”闻知来焦急地立刻画符抵挡,但她自重伤后体力和法力都已大减,根本挡不住薄少君凌厉的恶咒。

  “哼,闻知来,你以为你来了就能解决问题吗?太天真了,如果美人咒咒术真是渊源于我薄家,那么,除了我,谁也救不了你们东方家。”薄少君得意地道。

  闻知来满脸焦灼,正因为心中的惶惶不安,她才和东方倾国赶来此处,现在,得知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她其实心里已很清楚即将会发生什么事。

  她和东方倾国未来都还有十年的寿命,假设这是个不变的事实,那么,东方家的这个难关,势必会有人出面解决。

  因此,她看着小九。

  果然,小九站起身,盯着薄少君,朗声大喊:“住手,薄少君,我愿意当你的妻子,你就放过东方家吧!”

  “小九!”东方绝世惊斥。

  “你从头到尾想要的,只有我而已,不是吗?”小九冷冷地道。

  “没错,我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只要你成为我的妻子,为我生养后代,我承诺,薄家和东方家的瓜葛就到此结束。”薄少君微笑道。

  “好,你要说话算话。”小九说着轻轻挣开东方绝世因疼痛而虚弱的手,走向薄少君。

  “不行!我不准!小九,你给我回来!回来!”东方绝世喘着气,伸长着手,绝艳的脸孔因气恨而扭曲着。他为什么就是不能留住她?该死的为什么不能?

  小九站定,回过头,神情平静而认命地看着他。

  “绝世,东方狼第三条法则,不能感情用事,一切大局为重,你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去他妈的大局为重,我什么都不记得!”他狂吼着,转头朝东方狼们暴暍:“你们杵着发什么呆?把小九抓住,快啊!”

  东方狼们正要出手,小九就严厉喝道:“谁也不准拦我,拦我等于要狼王们死,你们不懂吗?”

  “别听她的,我叫你们抓住她!”东方绝世嘶哑地大喊。

  东方狼们个个静立不动,因为东方狼的第一法则,就是誓死守护狼王,因此,他们不能阻止小九,于公,于私,都不能。

  眼看小九一步步走向堆满胜利微笑的薄少君,东方绝世转向东方倾国,怒道:

  “三哥,难道你也不拦小九吗?难道你也要眼睁睁看她离开我们吗?”

  东方倾国痛得蜷在闻知来身旁,看着身陷情瘴的弟弟,也只能低声点醒他:“绝世,你就当……你的‘姊姊’……出嫁了……”

  这句话如雷电劈进了东方绝世的心头,堵住了他的呐喊,也堵住了他的呼吸。

  姊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