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三十三


  很气。

  她冷笑,正想再补一掌,突然感到自己的掌心微湿,低头一看,脸色整个煞白。

  血!

  这是……他的血……

  顿时,她身体里的血液莫名地躁动,心脏急远收缩,好像极力要冲破什么重重黑幕,却又无法挣脱。

  “小九?”他发觉她有异,伸出手。

  “别碰我!”她向后闪开,揪住胸口。

  好痛……好痛……

  “怎么了?”他一个跨步,用力抓住她。

  她瞪着他近在咫尺的绝丽容颜,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他的名字,可是,却喊不出来……

  一个挤在喉咙,很想叫出的名字,一个很美很美的名字,为什么她就是想不起来?

  “走开!你走开……我看到你心就好痛,头也好痛……”她痛苦地闭上眼,疲惫地低喊。

  东方绝世拧着眉,心里暗忖,之前小九看到他的血时,也是这样充满了困扰,难道,他的血可以唤醒她吗?

  不,似乎没那么简单,如果是这样,小九早就清醒了。

  要解开薄少君加诸在小九身上的咒术,可能还是得靠闻知来。

  他没办法……该死的就是没办法……

  “你以为只有你会头痛、心痛?我看你这样,全身都痛!”他气闷地道。

  小九缓缓抬头,怔怔地看着他,思绪仍然凌乱且晦蒙不清。

  这个男人理应是她的敌人,但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已经认识他很久很久的感觉?为什么他会用那种好像很爱很爱她的眼神看她?

  “你……到底把我当成了谁?”她喃喃地问。

  “你认为你是谁?”他问。

  “我是公孙久……”

  “不对,你是东方九!复姓东方,单名一个九,个位数的最大数,九,那就是你的名字。”他抓住她的肩膀,喝道。

  东方……九?

  她浑身一震,心灵上那层厚重的黑幕,似乎被掀开了一点,她可以感觉,在那黑幕里头,有个人,一个重要的人……

  公孙久,你将成为我薄少君的妻子,为我生,为我死,忠贞不二……

  薄少君的声音倏地如阴魂切入了她的脑中,她眼中红焰乍闪,立即挣开他,怒喊:“不,我姓公孙,名字叫久,长久的久,我是薄少君的妻子!”

  “你……”东方绝世气得真想一拳打醒她。

  这时,十六和十七敲了门进来,手上拎着餐食,一看到他们互相对峙着,气氛诡谲紧绷,十六不禁问道:“你们……还好吧?”

  “你说呢?”东方绝世甩过来一记白眼。

  十七连忙扯了十六一下。

  真是的,十六这个瞎子,这种时候千万别多嘴,不然四少爷的怒火包准立刻烧过来。

  可是十六不只瞎,还心直口快,瞥见东方绝世胸口渗出了血,又是一阵惊呼:“怎么回事?伤口怎么又流血了?你们打架啦?”

  “关你屁事!”东方绝世骂道。

  “真是的……外面风声紧,追兵多到爆,听说薄少君为了抢回小九,下了格杀令,连机场都布满了薄家的盯哨,你们怎么还有心情打架?闻小姐再三叮咛我们得在三天内带你们两个回台湾,可现在这情形连出门都有问题,怎么离开北京?闻小姐给的镇符只能镇三天,三天过后,四少爷的邪又要发作,小九又变得怪里怪气,我都快急死了,你们却还这样……”十六着急地叨念一大串。

  东方绝世的艳瞳已经窜起火苗了,十七急斥:“十六,闭嘴。”

  十六声音戛止,这才惊恐地掩住嘴巴,求援地望着十七。

  他刚刚在说什么?没有吧?他只是在心里想,没说出口吧?对吧?

  十七给他一个“呆子,你死定了!”的懊怒表情,很快地将他推开,机伶地转移话题。

  “四少爷,我帮你换药吧!这伤得赶快治好才行,我们今晚还得赶路。”拿出十一给的伤药,他小心翼翼地看着东方绝世。

  东方绝世臭着脸,心里也明白十六的顾虑。

  他太低估了薄少君,没想到他竟能策动这么多人马,难怪敢直接卯上东方家,甚至下令格杀他。

  啧!一个死符就搞得他们四兄弟七荤八素,黑靖肚子里的胎儿更是岌岌可危,就连小九他都想抢……

  妈的!他怎能让那只病猫得逞?偏偏情况对他们相当不利,小九的回魂得靠闻知来,而他身上的邪符未解,闻知来的镇符只能再撑两天,他如果不能在两天内离开中国,一旦发作了,十六他们要带他和小九回去的机会就更低了。

  所以,他忍下对十六的怒气,忿忿地褪下上衣,让十七帮他上药。

  光裸着结实精瘦的上身,右胸上方明显地裂着一道伤口,小九盯着那个她的杰作一眼,心又猛抽了好几下,不自觉地别开头,总觉得,自己右胸上的同一个地方,也在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