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三十二


  “小九,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他不甘心,又问了一次。

  “哼,我当然知道,你是我丈夫的仇家,我告诉你,你出不了中国的,我丈夫已布下天罗地网,我劝你最好快点让我回去。”小九冷冷地瞪着他。

  他也瞪着她,美眸中的怒火几乎要将整个世界烧融。

  “你、丈、夫?”他没听错吧?她竞把“我丈夫”三个字说得这么顺口?这么……刺耳?

  “是,少君他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她冷哼。

  少君?喊得这么亲热?那是谁啊?谁啊?

  “你没有丈夫,你如果想要个男人,那男人也只能是我。”他森然霸道地说着。

  “你?为什么只能是你?我又不喜欢你。”小九蹙着眉,完全无视他的卓奇艳色。

  他脸一沉,手轻按着被她刺伤的伤口。

  这句话,比她捅的一刀还利。

  薄少君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昨晚见血那一瞬,他还以为她已经清醒,可是,现在的她,显然仍未恢复记忆,显然……眼中、心里,都没有他。

  “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你都只能喜欢我。”他咬牙,才不管自己的话有多么不合逻辑。

  “你这人真是狂妄,我为什么只能喜欢你?”她不悦地问。

  “因为你是我的,从头到脚,从一根头发到呼出的一口气,都是我的。”他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说的话字字充满了独占欲。

  她愣了一下,心莫名地狂跳。“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已经嫁人了……”

  “那不算。”他断然否定。

  不算?这个人以为他是谁?他说不算就不算吗?

  “你这家伙有毛病啊?怎么一直对我说这种无礼的话?你是太喜欢我了是不是?”她站起身,擦着腰呛问。

  “是。”

  她又愣住了,这回,心紧紧地揪成团。

  “就是太喜欢了,才会这么不爽。”他怒火中烧,低咒一声,狂步欺近她。

  “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伸出手扫住她的后颈,猛地将她拉过来,低头就是一阵狂吻。

  原来他心里那份老是磨梗着他的感觉,就是喜欢,那股从十三岁就横亘在胸口,动不动就刺扎着他的,就是爱情的芽。

  爱情的芽,青涩,带着毛边,搔着,割着,慢慢地长大,从左心房穿进了右心室,扰乱他的心跳,阻碍了他的血流,堵塞了他的呼吸。

  那种不舒服,让他痛恶,他想抗拒它,压抑它,但愈是如此,它长得愈快,愈大,最后,缠包住他的整颗心!

  只是,心懂了,意志却仍混沌,直到薄少君的出现,那把熊熊妒火才将他的脑袋烧得清明。

  正因为从没想过会失去,所以从不去在意,他以为,小九会一直跟在他身边,烦地,吵他,念他,骂他,跟随他,配合他,也许恨他,也许爱他……

  就是不会离开他。

  可是,薄少君却把她带走,把她心里的他抽掉,抽得一点都不剩。

  那浑帐,居然用这种烂妖术,从他身边夺走了小九。

  该死的!

  他要怎么唤醒她?要怎样才能叫回那个原来的小九?

  愈想愈气,他的吻也愈激烈,这吻,带着泄愤的心情,以及对她遗忘的惩罚。

  小九僵呆着,浑身微颤,这个男人灼热的气息,狂霸地,嚣张地,不容拒绝地,就这么侵占了她的嘴。

  她惊诧了几秒,才回过神,气愤地曲起膝盖撞向他的腹部。

  他警觉地放开她,侧身闪避,退向一旁。

  “你……你……你怎么可以吻我?”她急喘,捂住唇,怒瞪着他。

  “这是盖章,标记了你是我的女人,懂吗?以后,谁敢随便吻你,就是找死。”他恶声恶气地宣称。

  “谁是你的女人?你这个疯子,看我饶不饶你!”她气炸了,冲向他,拳头直接挥向他的脸。

  他也展开身手对抗,她打得急,他防得快,无论她如何出手,他都守得恰到好处,那样子,简直下像在打架,倒像在练拳。

  小九愈打愈惊,无论她出什么招,这美得不像话的男人都能一一化解,好像……好像他早就对她的功夫了如指掌……

  “要打就打快点,我很累了,下一招要踢腿了吗?还是勾拳?”他不耐烦地催促。

  她心头一凛,眼中狠光一闪,不踢腿,反而扫向身边的茶几,将茶几踢翻,再趁他挡避之际,飞身扑前,重掌结结实实地打向他的胸膛。

  他可以避开,但他不想,使性子似地,乾脆任由她得手。

  她的拳不轻,才刚包扎好的伤口又裂了,但他动也不动,就只是瞪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