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三十


  十一把枪眼看就要将东方绝世打成蜂窝,倏地,大家只感到眼前一花,一阵窒人气势瞬间在大厅震荡开来,接着薄家那十名护卫手中的枪纷纷落地,江石的手甚至被人反扭住,并且缴了械。

  这一变化,让所有薄家老少全都吓呆了,就连薄少君也难得地变了脸色。

  五名黑衣男子矗立在大厅内,轻而易举就完全压制住场面。

  不用猜,他也知道他们是谁。跟着狼王现身的,理所当然就是东方家的东方狼。

  看来,东方绝世的援军到了。

  “东方绝世,就算你带来了全部的东方狼,你也杀不了我。”他挑衅地道。

  “我不是要杀你,我是要砍你几刀泄愤。”东方绝世冷笑,脚步没停。

  闻知来千叮万嘱说绝不能杀了薄少君,说是死符操纵在他手中,他死了,死符必成鬼符,将更难解。

  既然不能杀,那砍几刀总行吧?只要留给他一口气,别让他挂了就好,这点,他会好奸拿捏的。

  “你以为你伤得了我?”他说着勾起嘴角。

  “当然。”东方绝世艳瞳杀机乍闪,一个箭步,指间的蝴蝶刀已飘向薄少君的颈子。

  就在这一瞬,一直立在薄少君身旁,动也不动的小九陡地挥出白袍宽袖,卷住那把蝴蝶刀,一个回身侧踢,扫向东方绝世门面,厉暍:“不准伤我夫婿!”

  东方绝世大惊,向后急跃,定在三步之外,瞪着双眼。

  小九!她……对他出手?

  “竟敢来破坏我的婚礼,你们真是胆大包天!”小九说着纵身窜向他,全身充斥着敌意,握拳猛打。

  “小九!”东方狼都骇然急叱。

  东方绝世错愕又愤怒,一一化解她的恶拳,猛地扣住她的手腕,火气暴冲。

  “喂!你在干什么?”她是怎么了?为什么护着薄少君?为什么与他对抗?

  他熬了两天,躲过薄家的眼线,才等到十六他们带来闻知来的解咒印,暂时压下了薄少君的死符,就为了来带她回去,没想到,她却这样对他……

  “大胆狂徒,找死!”小九轻易扭转手腕,滑身挣开他的擒扫,紧接着长腿踹向他的侧腰。

  他微怔,小九使出的都是她最擅长的狠招,这是她专门用来对付敌人……

  敌人?她……竟把他当敌人?

  “四少爷!”十六见他呆愣,冲上来接下小九的侧踢,并以一记虎拳逼退她,急喊:“小九,你疯了吗?”

  小九瞪着十六,冷哼:“疯的是你们,快滚出去,否则我不客气了。”

  “你……”十六呆了呆,眼前的小九,简直成了陌生人!

  看着小九护薄少君,看她用敌对的姿态面对东方狼,东方绝世已凛然明白,薄少君一定对小九施了妖法!

  “你对小九做了什么?”他狂怒地盯住薄少君。

  薄少君得意地站到小九身后,轻揽着她,笑道:“她已成了我的妻子,从现在起,她的眼中、心里,都不再有东方绝世这号人物,甚至,有关东方家的一切她都不记得了,她将永远只爱我一个人,也只会守护我一个人,她……已完完全全成为我的。”

  东方绝世脸色森然乍变,整颗心被浓烈护火狂烧着。

  原以为,不会再有比十三岁那次的痛更痛的事了,但接连两天,他却一次比一次更心痛,一次比一次更明白小九对他的意义。

  小时候,他常常嘴上轻蔑地说把小九当空气,但母亲就曾笑他,空气对一个人有多重要,等他失去时就会懂了。

  是,他终于懂了,没有了空气,他根本无法呼吸,小九从饭店离开时,他整个人几乎窒息。

  现在,看着她站在另一个男人身边,守护着另一个人,他的心脏就像被利爪紧紧捏住,每跳一次,都比十三岁那年,更痛上好几倍。

  “真可怜,你也只能用这种可笑的方式得到小九的爱。”他阴沉地讥讽着薄少君,目光,却定在小九脸上。

  那张脸,没有他熟悉的俏皮与灵黠,没有他习惯的信任与跟随,那张脸,正用一种嫌恶和戒备的表情,瞪着他。

  可恶……

  薄少君竟把他的小九变成这样!

  “不管用什么方式,结果我还是得到了她,这就够了。”薄少君邪恶地笑着。

  “得到她?哼,还早得很。”东方绝世脸孔瞬间变得妖狞,如鬼般袭向薄少君。

  小九几乎是立刻回击,两人对上了手,他火上心头,手劲愈打愈重,她则一径狂攻,毫不手软,可两人一阵激战,却因以前默契太好,谁也赢不了谁。

  十六和十七等人看自己人互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薄少君则趁着他们分心之际,缓缓蹲下,掌心贴地,嘴里念起了咒文。

  顿时,薄家护卫们像是接收了什么神秘力量,变得勇猛暴虐,挣开了十六他们的掌控,再度反击。

  十六和十七都惊诧不已,使劲对抗。

  原本和小九打得难分难解的东方绝世也发现小九的力量暴增,惊怒之余,一掌架开小九,乘隙朝薄少君射出银刀。

  只要除掉薄少君,一切混乱就会终止了。

  “小心!”小九急呼,脚尖点地,窜过去拦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