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芃羽 > 同命绝 >
二十八


  “该走了,飞机不等人的。”说着,她向饭店经理交代一声,接着,不再看东方绝世,毫不迟疑地转身迈出饭店。

  “小九!回来!”他气得大声厉喊,撑起身想追,却连一步也跨不出去,整个人无力地摔仆倒地。

  “先生!”饭店经理和服务员连忙冲过去扶他。

  小九心拧结着,差点就回头,但,不行,要救他,她现在就不能心软,她必须走。

  “小九!站住!小九——”

  背后传来东方绝世气急的嘶吼,但小九脸上面无表情,脚步不停,走得决然,走得坚毅干脆。

  只是,没有人看见,她的心,正在流泪。

  别了,美丽得要命的小男孩。

  别了,我的初恋,我唯一的爱恋。

  永别了……

  薄宅,张灯结彩,可是,张的却是白灯,结的也是白彩。

  明明是喜事,却好像在办丧事似的。

  小九瞪着镜中的自己,身穿纯白的中式宽袍,头戴白亮的银饰,怎么看都像是鬼嫁。

  这薄家的人真的有够诡异,薄少君更是十足十的怪眙。

  她双手擦腰,在心里暗斥一声,拚命压下心里的疙瘩和怒气。

  两天前,她回到薄宅,才发现薄宅被东方绝世轰掉的地方已清除干净,并且在赶工修复,而未受波及的大厅,则已开始婚礼的布置。

  显然,薄少君早就算准了她会回来。

  “把你下在公王陵寝的死符撤掉。”她面对薄少君,冷冷地提出要求。

  “我说过,等我们结了婚,你成为我的妻子,我就撤。”薄少君笑着道。

  “不,我信不过你,你先撤。”她瞪着他。

  “唉,小久,你对我猜疑这么深,让我很难过。”薄少君叹道。

  “哼,我倒看不出你很难过。”

  “东方家只不过养了你十六年,可我才是你的亲人哪!”

  “你不是,你姓薄,而我姓公孙。”她冷讥。

  “但你从满月起就已注定是我薄家的人。”

  “注定?谁注定?谁又答应?帮一个才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订下婚事,又强迫她得遵守,这真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了。”她狂笑。

  薄少君沉下脸,轻喝:“这件事很神圣,一点也不可笑。”

  “神圣?我看是邪恶吧!你要的不是一个妻子,而是个挡煞辟邪的活人,怎么,该不会你快挂了,才急着娶我来冲喜吧?”她讽刺地瞄着他一脸病容。

  薄少君眯起眼,坦承:“你猜对了,我病得不轻,而且还真的快死了。”

  她呆住了。

  竟被绝世说中,她一嫁进薄家,立刻变成寡妇?

  她心头猛地抽痛,但这份痛却不是因为得知薄少君将死,而是想到了绝世,想到他最后看她的眼神……

  “薄家宗主都该在二十五岁前完婚,因为除厄而反扑的阴气会损耗阳寿,唯有娶得福妻才能延命,我一直找不到你,所以身体愈来愈差……”薄少君解释着。

  “哦?那么,如果你一直找不到我,不就必死无疑?”她冷漠地问。

  “大概吧!”

  “你死了,你下的符咒会如何?”她突然问。

  薄少君愣了一秒,笑了。

  “你希望我死吗?那可要让你失望了,小久,要是我死了,符咒不但永远难除,甚至会变本加厉,可能会比千年的美人咒更可怕哦。”

  她脸色微白。

  “所以,我不能死,对不对?你不能,也不会让我死,对吧?”薄少君邪恶地看着她。

  一股冷颤窜上她的背脊,这家伙是在吓阻她,他故意让她知道,为了东方家,为了绝世,她就得好好守在他身边,绝对不能离弃。

  “放心,我会让你忘了东方绝世的,夫妻同心,薄家才会壮大,婚礼一过,我保证,你的心就只会放在我一个人身上。”

  那场对话,就在他笃定的预告中结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