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


  谢蕙娘第一个急了,开口就掀开谢全的老底,“别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没人知道,就算律法惩治不了你,还有老天爷呢,你要被天打雷劈!”

  谢蕙娘当真恨得厉害,想起这些年母女几人吃的苦,再加上如今这场无妄之灾,她恨不得生吃了亲爹。

  谢全吓得魂都没了,根本没想到这样隐秘的事会被知道。

  他原本出去闯荡,也是存了远走高飞、扔了家里妻女这些累赘的心思,刚好运气不错,救了一个布庄的老姑娘,入赘做了上门女婿,打理铺子,日子也算不错。

  但某一日泼辣妻子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闲话,好像是哪家的女子嫁了外地男人,结果那男人在老家有妻儿,于是开始整日逼问他的过往,他害怕之下就扯了个进货的借口回了小王庄,本意是卖了田产和妻女,拿银子回去养儿子。

  没想到不光大女儿嫁得好,就是家里的日子也是红红火火,贪心之下,他绞尽脑汁琢磨着要把发妻毒死,把女儿订亲“卖”了,骗走大女儿的秘方,最后带着大笔金银回去同老婆儿子过日子,谁也不会知道他的过往,还给儿子攒了一份产业。

  这谋划是好的,算盘也拨得震山响,无奈居然泄了底子。

  “不,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家室……”

  府尹在上边看谢全脸色白得跟鬼一样,心里鄙夷,完全忘了自己在发妻跟前也直不起腰,否则也不会昧着良心,重新“审理”这个案子了。

  “肃静!”惊堂木一拍,府尹冷着脸问道:“谢娇娘,谢全在外就算有家室,也不能说明就有毒杀何氏的心思。倒是你赶紧交代,何氏用药期间,你是不是回去过娘家,是不是动了药材?从实招来,否则别怪本官大刑伺候!”

  什么都没问出来就要动刑?若是再猜不出来背后有猫腻,就真是傻子了。

  门外陈家庄的几个兄弟立刻恼了,正巧很多人听了消息赶来看热闹,他们也没客气,几句话向众人解释明白,而后指着公堂大声道:“这真是颠倒黑白,停妻再娶的男人没有杀妻动机,反倒是大着肚子的闺女要杀亲娘,这还有没有王法了,简直是胡说八道!”

  其余百姓虽然不敢像他这般大声指责,但还是忍耐不住低声议论,“我还以为要判那个当爹的,怎么几日功夫就翻案了呢?”

  “还能有啥,肯定是有人……咳咳,动了手脚呗。”

  “也是,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没办法啊,咱们老百姓什么时候能不受欺负?还不是人家想捏就捏。”

  门外这般动静,坐在大堂上的府尹自然听见了,他脸色黑得真是能刮下二两墨来,不解明明临时选了个日子开审,怎么还是招了这么多闲人围观?

  他扫了一眼堂下的谢家人,打定主意要速战速决,不说妻弟拿了铺子,发妻会少念叨他,就是白家送来的那些银子也够他再买个小妾进门了。

  至于谢家,不过是孤儿寡母,即便有些冤枉,众人说几口就过去了,她们再恨,难道还能把他这全府尹如何?若是再心狠些,判个流放之刑,路上随便动些手脚就干干净净送她们一家子去地府团聚了。

  这般想着,他拿了令签扔到地上,“来人!谢娇娘顽抗不招,赏二十大板!”

  二十大板,一个壮汉都要皮开肉绽,更何况谢娇娘是个怀孕的女子,这明摆着是要屈打成招,或者杀鸡儆猴了。

  堂上堂下一时间都静了来,很难相信府尹会这般狠毒。

  何氏终于从谢全在外另有家室的茫然中回过神来,第一个扑到谢娇娘跟前,“不,要打就打我,不要动我闺女,她还怀着身孕啊!”

  “不,不能打我大姊!”

  谢蕙娘和谢丽娘也疯了一样扑到跟前,母女三人把谢娇娘团团护在中间。

  两个衙役捡了令签,有些迟疑。他们平日虽然常在城里耀武扬威,占百姓一些便宜,但是棒打孕妇这事太缺德了,两人也有些下不去手。

  倒是谢全幸灾乐祸的嚷着,“青天大老爷英明,这贱丫头心眼最多,不打她肯定不招……”

  闻言,何氏恨得红了眼睛。早知道谢全如此,她当日死也不会提出和离,以至于给他机会惹出今日这样的祸患。

  “畜生,我跟你拚了!”

  何氏虽常年咳疾体弱,这一年却将养得很是不错,几乎是眨眼间就扑到谢全跟前。

  谢全使手想要推开她,可他低估了一个母亲保护孩儿的决心。

  何氏的手一把扯住他的头发,张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啊,疼死我了,快救命啊,扯开她,扯开她!”谢全如杀猪一样叫了起来,手忙脚乱想要推开何氏,无奈何氏任凭他怎么踢打也不放手。

  这般变故简直惊呆了所有人。

  谢蕙娘见状也扑上去,谢丽娘亦同,姊妹俩一左一右死死咬住谢全的胳臂。

  眨眼间,谢全的青色衣袖就被染红了。

  “荒唐,胡闹!”府尹也吓到了,把惊堂木拍得啪啪乱响。

  几个衙役也不敢再怠慢,上前抓住何氏母女三人就要拉开,无奈何氏太恨谢全,衙役怎么扯,她也不肯放开。

  眼见谢全的耳朵就要被咬下来,两个衙役也急了,抬脚就要踹上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