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六


  “这都是同我家六爷一起从战场下来的兄弟,今日也要进城选个铺子,指望我帮忙看几眼呢。”

  谢娇娘没多解释,扶何氏和两个妹妹上车。

  谢全迟疑了一瞬,到底钻了进去。

  夏天来临,田野满是绿意,远望很有几分开阔之意。

  何氏难得出来走走,眉眼间显见多了几分喜色,谢丽娘年纪小也是欢喜,唯独谢娇娘满腹心事,偏偏要装平和,不愿意打破娘亲难得的好心情。

  路再长,终有走完的时候,进了城门后,车外的清明高声问道:“夫人,可是要分路了?”

  这是昨晚约定的暗语,谢娇娘扭了手里的帕子,到底还是应道:“分路,一切就拜托兄弟们了。”

  “嫂子放心。”

  “夫人放心。”

  车外众人纷纷应了,转而提起缰绳奔向不同之处。

  清明也是一甩鞭子,直奔府衙而去。

  谢全作贼心虚,这会儿也觉出有些不对了,慌忙道:“这是要去哪里?”

  “马上你就知道了。”谢娇娘只应了一句,不肯再说话。

  谢全急了,要跳下车,又害怕摔断手脚,迟疑的功夫,马车就到了府衙门外。

  谢蕙娘带江婶子母女和庞大山都在台阶下等,见此纷纷涌上来,扶谢娇娘几人下车。

  谢全跳下来,只扫了一眼府衙的门霉就想逃走,却被庞大山直接扭了膀子。

  “掷架了,来人啊,救命啊!”

  本来就是清晨,府衙门前来往办事的人很多,突然听得这般喊叫都望了过来。

  何氏有些慌张,颤着声音问道:“娇娘,这是怎么了……”

  谢娇娘重重抱了娘亲一下,低声道,“娘,一会儿别伤心,你还有我们姊妹三个。”说罢,她拉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谢蕙娘,极力挺直着脊背,敲响了府衙门前立着的红色大鼓。

  “咚!咚!咚!”

  鸣冤鼓,非大事、非伸冤,不得敲响。

  庆安城是个小地方,民风淳朴,平日有些小事,基本村里的族老和里正就解决了,所以这鸣冤鼓虽然立了,但几乎不曾被敲响。

  不想今日,如此好的天气,居然有人来告状。

  鼓声落地,谢娇娘深深吸了一口气,高声说道:“小王庄谢家三女,今状告生父蓄意谋害亲母性命,求大人做主。”

  “什么?!”

  闻言,府衙前就炸开了锅。

  何氏瞪着眼睛,极度不愿意相信的望向一旁的谢全,而谢全则直接软了腿,脸色白得像鬼一般。

  “这真是……从来没听说过啊。”

  “是啊,闺女状告亲爹。”

  “而且还是亲爹要杀亲娘,这一家子是怎么过日子的?”

  府衙附近的众人都忍耐不住,议论纷纷,然后事情也不办了,都围过来想看个究竟。

  谢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迅速逃走,无奈被抓得死死的。

  他不知道,这一时刻,分散开的陈家庄兄弟,已经到各大茶楼和市集街头一声声高喊着——

  “赵家食铺老板娘状告亲爹谋杀生母,正在府衙开审,远走他乡八年的丈夫为什么要杀害发妻,嫁女入火坑?看官们千万不能错过!”

  日子平静安宁,不免有些无趣,如此爆炸性的新闻,简直给整个庆安城浇了一瓢热油,众人顿时讨论开了。

  “哎呀,还有这样的事,可得去看看啊。”

  “对啊,若是真的,这样的畜生可是不能放过。”

  府衙里,原本值班的衙役们如同往日一般懒散的喝着茶水、熬着时间,突然听得鸣冤鼓响,有些反应不过来。

  待得醒过神,都赶紧整理穿戴,有人回后衙请府尹老爷,有人去前边带人,各自忙碌起来。

  很快,谢家人就都被带进公堂之上。

  门外赶来旁听的百姓越聚越多,大有把府衙围得水泄不通的架势。

  衙役见此,赶紧又去后边报信。

  庆安的府尹是个酒囊饭袋,靠着岳丈一家做了这小小府城的父母官,捞不到太多油水,但也没什么灾祸,就等着混个几年,得个优良的考评,往上升一升。

  昨晩正妻开恩,准许他在小妾房里睡一晚,正唱着小曲回忆着昨晚美好的时候,突然听得前衙来报,倒也没恼,反倒有种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得意。

  换了官服到了前堂,见到堂下跪着的一家人,他还没觉得如何,但是一扫门外的众多百姓,他倒是吃了一惊。

  有衙役上前,小声嘀咕了几句。

  府尹干咳两声,一拍惊堂木,“堂下何人?禀告上来。”

  谢娇娘早有准备,双手捧上昨晩写好的状纸,连同那一陶碗的药渣。

  这可真是准备齐全,府尹忍不住挑眉,待得看状纸,问道:“谢全,你对于三个女儿状告你蓄意杀妻之事,可有话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