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五


  果然老大夫的笑容亲近了三分,“那今日怎么又上门,家里还有人不舒坦?”

  谢娇娘听得好笑,这老大夫也是个心直口快的,若是碰到一个爱计较的人,听了这话怕是要恼了。好好的日子不过,谁盼着家里人整日有病啊。

  “不是的,大夫,我娘先前咳疾本来要痊愈了,可最近突然又变严重。上次是我爹进城来抓药,我怕他一时疏忽抓错了,或者煎熬方法不才,所以今日带了药渣,请大夫帮我看看可有哪里不对。”说完,谢娇娘示意谢蕙娘把手里的包裹打开,露出里面一个装了药渣的大陶碗。

  老大夫没推辞,毕竟何氏如今算是他的病人,多了解一下先前的病史总是没有坏处的。他抬手捏了药渣,仔细分拣,突然皱了眉头,“这……这胖头生是谁放进去的,简直是胡闹!”

  谢娇娘眼里精光一闪,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夫,胖头生有何不妥?”

  “也不是不妥,这胖头生是个好东西,有平肝益气的功效,但是不能放在这副药里啊。你娘是陈年咳疾,气重自然咳得越厉害,怪不得昨日吐血得那般厉害,这药若是再吃几日,怕是就要吐血而亡了。”老大夫也是气恼,这抓药之人太过粗心,如此简直是草菅人命,“这药是哪家铺子抓出来的,实在是败类!”

  谢娇娘冷笑,“恐怕这还怪不得人家药铺……”

  “那怪谁?”

  老大夫顺口一问,谢娇娘也不应声,示意满脸铁青的谢蕙娘将药渣重新放入陶碗,然后放下二两银子算是谢礼。

  老大夫不肯收,无奈谢娇娘一定要给,他只好重复叮嘱几句孕妇应注意的事,把姊妹俩送到门口。

  谢蕙娘如同一个填了太多火药的爆竹,几乎是一进自家铺子后院就爆炸了,“大姊,爹要害死娘,对不对!”

  谢娇娘也神色不好,她原本以为谢全不过是贪心一些,对何氏就算没有什么恩爱之情,起码也有夫妻之意,如今看来,他哪里是贪心,明摆着是心狠手辣。

  卖了院子和良田,用她的方子和谢丽娘换白家两百两的聘礼,然后害死何氏这个发妻……这简直是要让她们母女四个都不能活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般,难道他不要家了?还是说……

  “蕙娘,咱们明日就去府衙告状,告亲爹蓄谋害亲娘……”

  “大姊,真的要去吗?”

  谢蕙娘在城里的这些日子也算开了眼界,不再是做事不瞻前顾后的泼辣小丫头了。这事只要坐实了证据,谢全就是杀人未遂,最少要被判个流放。

  可他即便再不好,总是她们的亲爹,而且亲爹要杀亲娘,家人反目的事若是传出去,她们以后如何抬头做人?陈三爷还会同意她进门吗?丽娘的亲事怎么办……

  谢娇娘怎么会想不到这些,但如今“孝”字压在头上,若是不下狠手,就只能看着谢全把谢丽娘推进火坑,看着何氏被他害死。

  “告,一定要告。你不知道,爹给丽娘定了亲,就是那个白家地痞……”

  “什么?!”不等谢娇娘说完,谢蕙娘已经气疯了。

  当初大姊被逼迫跳河,声名尽毁,她每晚都要躲在被窝里掉眼泪,就怕大姊再寻死、怕大姊被官配给光棍残疾。好不容易大姊寻了好归宿,如今又轮到妹妹吗?

  “那日他来铺子要抓钱匣子,我没让;要伸手捞肉吃,我也没让;他就是恼了也该拿我撒气啊,怎么会害丽娘,丽娘才几岁!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方才还把谢全这个禽兽当亲爹,这会儿知道真相,谢蕙娘的恨意爆发得更彻底,“告,一定要告到他坐牢流放!我宁可坏了名声嫁不出去,也不能让他这个……呜呜,大姊,咱们怎么这么命苦啊?”她想骂亲爹禽兽畜生,到底出不了口,所有委屈都化作了眼泪。

  庞大山本来在外边急得团团转,听到动静忍不住推门进来,开口就是,“蕙娘,不管什么情况,我都娶你!”

  谢蕙娘听得愣怔,转而抹了眼泪,嗔怪道:“谁让你进来的,我才不嫁你呢,赶紧去干活儿!”

  庞大山挠挠后脑杓,不明白自己的真心话怎么就遭了嫌弃。

  谢娇娘见此,脸上总算有了笑,“蕙娘跟你玩笑呢,陈三爷回来就该订亲了,她不嫁你嫁谁去?”

  “啊,好,好。”庞大山放了心,笑呵呵的赶紧跑掉了。

  被他这么一打岔,姊妹俩的心情倒是都好了很多。两人商量了几句,就各自忙碌去了。

  小王庄的夜晩一直是安宁静谧的,温暖的让人沉醉,草丛偶尔有小兽出没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打扰了这样美丽的夜色。

  但这晚却隐约有些不安静,南山脚下的赵家大院,院门开开关关,直到清晨到来,太阳爬上了东山坡,才又重新打开,恢复平静。

  何氏经历了前日之事,好似有些清醒了,早起如同往日一般只熬了苞谷粥,热了两盒面饼,切一盘子芥菜疙瘩,再不若谢全刚回来时丰盛。

  谢全被伺候习惯了,哪里吃得顺口,正骂骂咧咧的时候,突然见谢娇娘来请,要全家进城去逛逛。

  他以为抓了小女儿的亲事做把柄,大女儿终于妥协了,于是拿着架子嚷着早饭吃不好。

  何氏皱眉头,谢娇娘却立刻让谷雨切一块猪头肉送到桌子上。

  谢全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喜孜孜的吃了早饭,又好好拾掇了一番才出门,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马车后跟着七八个壮汉,让他有些忐忑。

  “这些都是什么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