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宁馨 > 添财农家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这倒是给了谢全机会,方才他就瞧着这个大女儿好奇至极。

  记得当初他刚走的时候,这丫头还一副没几日好活的样子,瘦得风吹都能刮走。几年不见,不但嫁人了,瞧着这锦缎的衣裙、头上的金簪、手上的龙凤镯,还有通身的气派,倒是同他在外面见到的那些贵夫人没什么两样。

  难道她的婆家是个富贵的?但方才何氏说了啊,嫁的是村里人家。

  谢娇娘低头喝着茶,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虽然有血缘,但谢全投在她身上的目光还是让她百般不自在。

  谷雨瞧谢全眼神有些诡异,赶紧上前替谢娇娘披了披风,替她挡住那恼人的目光,小声道:“夫人,还是有些寒凉,要不要奴婢去烧个炭盆?”

  “不用。”谢娇娘摇头,伸手拢了拢狐皮披风,心里微微舒坦一些,好似夫君就在身旁一般。

  谢全是个识货的,只扫了一眼就双眸发亮,嚷道:“哟,这披风是狐皮的?毛色这么艳,怕是花了不少银子买的吧?”

  谢娇娘淡淡一笑,应道:“是我家夫君上山猎回来的狐皮,找绣庄做了这披风,没用什么银钱。”

  谢全显然不相信,伸手想要摸摸,却被谢娇娘借着喝茶躲了过去。

  谷雨赶紧帮腔道:“是啊,我们老爷最厉害了,不说之前猎了一只老虎给夫人做聘礼,就说年后狼群下山,被我们老爷全射死了,足足三十几只,一只都没剩!”

  果然,谢全吓到了,立刻收回手,眼珠子乱转,还想再打探几句。

  谢娇娘不耐烦再应酬他,起身道:“爹刚回来,想必一定累了,早些歇息吧,我先回去了。”说着,她走了出去,根本不给谢全留人的机会。

  何氏端了托盘过来,两人正好在院子撞个正着,她便问:“娇娘,你不陪你爹吃个饭再走啊?”

  “不了,娘……”谢娇娘还要嘱咐几句,但眼见何氏即便站在她面前,仍不时扭头去望堂屋,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一个女人同夫君分离七八年,才得重逢,这个时侯她说什么,怕是娘也听不进去吧。

  “娘,有事就让丽娘去喊我。”

  “好、好。面要凉了,我先伺候你爹吃饭,以后咱俩再说。”何氏的响应敷衍又含糊,端着托盘迅速进屋。

  谢娇娘暗暗叹气,一路沉着脸回了自家。

  王三婶和张嫂子还没回去,但活让已经做完了,见谢娇娘回来,两人都赶紧上前。

  张嫂子仗着平时同谢娇娘一直相处不错,小声道:“娇娘,你以后还是少回娘家吧,你爹……怎么说呢,当初我刚嫁来,知道的也不多,就是记得你爹好像想要把你卖给人家做丫鬟,你娘不同意,还被他打了。后来听说他出去做买卖了,一走多年,现在突然回来……嗯……”

  这话有些含糊,但谢娇娘还是听懂了,人人家就差明说她爹不是好东西,要提防了。

  “好,嫂子放心,我心里有数。”

  “你也别太担心,毕竟都嫁人了,当爹的不管如何,都没有管到出嫁女头上的。”王三婶也劝了一句,末了又说了几句话,两人就下工了。

  谢娇娘吃了晩饭,怎么想怎么心烦,到底还是给赵建硕写了一封厚厚的信,她的思念、她的艰难、她的烦躁,一点不落的都写了。

  都说女子要懂事,但有句话叫会闹的孩子有糖吃,不让男人知道你的辛苦,男人怎么会更心疼你?

  第二日早起,山间的雾气还没散去,太阳才刚刚升到东山顶,赵家大院却已忙碌多时。张嫂子、王三婶连同谷雨、清明,熟练的把锅里煮好的各色熟食往大木盆里装,过会儿抬上马车,送进城里,早晨的活计就算做好了大半。

  谢娇娘拿着信出来,正准备让清明跑一趟陈家庄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客人。

  不,严格来说不算客人,是亲人,但这亲人实在让人不喜欢。

  谢丽娘噘着嘴引谢全进来,小脸上满是不耐烦。

  见谢娇娘站在台阶上望过来,她小跑到跟前,急切的低声道:“大姊,爹非要来你这里,娘让我带路,我……”

  谢娇娘拍拍小妹的后背,安抚了小头,也阻拦她继续说下去。这是个“孝”字压死人的时代,她可不想传出妹妹不孝顺的闲话。

  谢全这会儿背着手,慢悠悠地往院子里走,眼珠子恨不得转得飞起来。

  虽然昨晚他在何氏那里问到了很多,但如今亲眼所见,还是有些惊讶。

  大女儿看着不显山露水,居然还有这样的好福气,这大院子起码要几百两才能买下来,更别提外边那二十亩良田了。

  可惜这份产业都是赵家的,他只能看,没有动手的机会。

  眼见谷雨和清明抬着装满猪头肉的木盆从灶间出来,他的眼睛发出精光。

  听说这食铺的买卖相当不错,大女儿提供秘方,二女儿打理铺子,他这做爹的若是再捞不到什么好处,可就白活了几十年。

  “呵呵,娇娘啊,早晨的风凉,你怎么不在屋里坐着?”谢全努力装出一副慈父的模样,笑着同闺女打招呼。

  谢娇娘行了一礼,淡淡应道:“家里有活计,我不盯着,倒是怕谁动了什么坏心思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